MIO_robo

麒麟夏陆夏,EC鲨美,锤基,SD,DC。伞修,魏叶,喻叶,喻黄。狱寺隼人痴汉不能救。剑三,策藏,道剑道,羊花,策花,DNF。我老婆一张嘴能气死我,游戏乃精神食物。今生无悔控萝莉。

【喻叶】一枕黄粱【上】

……噢。

Shadow-离歌:

⊙百日叶受DAY11


⊙我还是放弃了一次性码完。


⊙只是梦罢。


⊙别被标题骗了哦ww


——————————————


【这叫美梦,是与不是?】


喻文州猛然睁开了眼。


投入视线的壁灯幽幽地发出昏黄的光。越过了一定距离,灯光便被一团浓稠的黑暗所吞噬,干净利落。


冷,黑。这是喻文州的第一感觉。


他不适地动了动,自己似乎是躺在一个冰冷的物体之上,凉意透过薄薄的衣料渗透进皮肤,让他不住想逃离。


不应该这么冷。喻文州突然想到。他也不知道为何自己这么肯定。


可这空间似乎真的如他所想般暖和了起来。壁灯里的灯泡突兀地变成了一簇火焰,发出的光和热吸引了黑暗里的飞蛾扑来,脆弱的翅膀划出一道道脆弱的弧线。喻文州转回了视线,背上传来的柔软暖和的触感应该来自一张床。


喻文州不禁想起了叶修,作为伴侣,生活自然是同居,床自然是双人床,两人可以一晚上正经地促膝长谈讨论战术,也可以翻天覆雨缠绵一番。什么事儿这俩人都做了个遍。


等等——


叶修……是谁……?


喻文州揉揉太阳穴。他有些茫然,这个人他似乎并不认识,但大脑却肯定地告诉他叶修是他爱人,是很重要很重要的人,不惜生命也要保护的人。


想到这里,身子不由得颤抖起来,血液回流,指尖冰冷,铺天盖地的都是痛感。


随着疼痛的加深,周围突然地亮了起来。昏黄的灯光似乎哪里都是,又哪里都不是。


喻文州咬破了嘴唇试图使自己保持清醒。血丝渗了出来,染红了唇瓣,远看就像嗜过血一般。


可一切疼痛都随着一双手环上他的腰时消失不见。


“怎么了?”那人的头看着他的胸膛,带着鼻音问道。


喻文州下意识转头——身边是昏黄的光。


不对,应该是那个人,应该是叶修。喻文州想。


于是光中隐隐透出一个人的轮廓,黑发黑眸黑眼圈,白脸白腿白T恤。


那人睡眼惺忪,一脸困意。可他还是很努力地睁大眼,关心地问了句怎么了。


这就是叶修的样子吧?喻文州想到。


“文州?喻文州?”叶修的手在他眼前晃了晃。骨节分明白皙光滑,很美的手。


“没事。”喻文州摇摇头,“睡吧。”


“真没事?”叶修依旧不放心。


“真……没事。”


见喻文州什么都不打算说的样子,叶修无奈地放弃,“晚安。”


“晚安。”


灯灭了。


一片黑暗。




早晨,两人一起做早饭。


喻文州还是有些头疼,好像哪里都对,又好像哪里都错。


阳光洒在系着围裙的叶修身上,他的动作很流利,砧板碗碟他一找就能找到。叶修似乎还哼着歌,眉眼间化不开的是温情。


一对恋人同居日子的一个正常早晨,不是么?


——可空气里溢满了说不出的诡异。


哪里不对?


房间很干净,厨具很崭新,电脑有点脏,都放在自己最熟悉的地方——!!


喻文州闭上双眼,睁开时目光犀利得像出鞘的利刃:“你是谁?”


没有调子的歌戛然而止。



叶修转过头眨眨眼:“傻了?”


“叶修从不听歌更不会无聊得哼歌,厨具很新但你显然不是第一次在这里做菜。”


“因为我昨天早搞过卫生了啊,文州你忘了?”那人一脸无辜诧异。


喻文州保持着一贯的微笑,笑意冰凉:“笔记本电脑上有一层灰。”


这永远不会发生在爱荣耀如命的叶修身上。


“所以,你是谁?”


“叶修”的身形僵了僵,很快又带上漫不经心的笑容:“我就是你。”


“我就在这。”喻文州挑眉。


那人笑着摇摇头。


喻文州感觉自己的手脚有些冰凉。


那人笑容的样子他很熟悉,他经常能在蓝雨队长的照片中看到。


——一模一样。


“我不想和你打哑谜。”他的声音冷静得出奇。


“可我说的是真话。”那人神情无辜, “我就是你。”


“梦魇就是做梦者本身啊。”


他笑得很畅怀,却是冷笑。


喻文州深吸一口凉气,关于叶修的他想起了很多,这让他愈加担心爱人,语气也愈加烦躁:“让我出去。”


梦魇噗嗤一声笑了出来,看着喻文州的目光像是在看一个疯子。


“喻文州,是你把自己困在这里的。”


“这个梦境,可是你自己创造的啊。”


——————————————————————


tbc.


所以开头喻文州想到什么就会出现什么。


只是梦罢。

评论

热度(76)

  1. MIO_robo岚沫玖狐 转载了此文字
    ……噢。
  2. 滋生菌_烦烦烦烦稠环芳香烃岚沫玖狐 转载了此文字
    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