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O_robo

麒麟夏陆夏,EC鲨美,锤基,SD,DC。伞修,魏叶,喻叶,喻黄。狱寺隼人痴汉不能救。剑三,策藏,道剑道,羊花,策花,DNF。我老婆一张嘴能气死我,游戏乃精神食物。今生无悔控萝莉。

四次叫他Mr. Stark,一次叫他Sir(1)

cotton2cotton:

剧情跟复联2,标签太简单了,真正西皮是:


1、幻铁/贾尼,但贾其实是幻的一部分;


2、盾冬,盾和铁是纯洁的嘴炮关系;


3、寡五是黑寡妇/Friday,绿寡有提。


1.


在复仇者大厦高层空旷的厅堂,穿着制服的美国队长站在穿着T恤的钢铁侠面前,他看着他身后落地窗外面巨大的A字,那条横线占据了整整一层楼的高度,Jarvis还在的时候有个隐形的智能刷子会随时驱赶在上面歇脚的鸟儿,现在他的四倍视力能看到上面积了一层新鲜的鸟粪。


“托尼,我们付不起你的房租也不打算付,我们可以搬去别的地方。”史蒂夫说,“你可以把那个字母改成‘史塔克国际’或者‘欢迎来到纽约’什么的,既然你已经不是复仇者了,人们会谅解的。”


“得了吧,明天的报纸头条会是‘美国队长和钢铁侠感情破裂,开始分居’,然后佩帕会从南美赶回来问怎么回事。行了,别浪费我的时间了。你还是住你原来的房间,等失踪人口回来了,我再给你换双人房。”


“可是——”


“你看看你带领的幼儿园再拒绝。”托尼指指他身后的新复仇者,他知道他们很想留在这里,不仅当你走进过复仇者大厦,你很难忍受纽约别的住所了,而且,那个A字代表着所有复仇者的归属感。只有从这里飞出去的复仇者才是复仇者,就像只有美国的火鸡才是世界上最正宗的火鸡。


红女巫和猎鹰站在窗边心不在焉的聊天,幻视一如他诞生的那天贴着玻璃俯瞰着整个纽约。金色的披风下摆轻擦过红女巫的裙子,像是有生命一样摆动,抚摸着她光洁的线条优美的小腿。


“他们住在大厦中间的位置。”托尼脱口而出,别在我能看到、听到的地方出现,“我想你不介意走两步下楼去复仇者集结吧。你也不想万一布鲁斯哪天回来了,看到他的房间没有了会很不高兴。”


“当然,我相信楼下的房间也不错,我们也不是需要经常上顶楼BBQ——你们不过来感谢一下托尼吗。”


红女巫、猎鹰和幻视三个转过身。“谢谢你,史塔克先生。”


托尼把视线移开,他都没发觉自己的视线刚才一直停留在那片飘扬的金色上。他努力让自己显出一个亿万富翁特有的傲慢。


Friday飘过来,她是一个粉色的闪烁的球。“罗曼诺夫特工也住她原来的房间吗?”她问。


托尼转身点开一个新的全息窗口,继续他的实验。“好吧,如果只有我和队长两个人单独住一层,媒体就会猜我们什么时候公布婚讯了。”


新复仇者们低声笑起来。猎鹰在叫,不,我不答应。


“那我很荣幸,托尼。”史蒂夫笑着摸摸鼻子,他示意复仇者们先离开,他在实验投影操控台对面的沙发坐下。“说真的,索科维亚回来之后,我就觉得有些事不太对劲。在我今天来之前,你在这个实验室里呆了多久了,几天,还是几周?Friday告诉我你关闭了她提醒你吃饭睡觉的程序。博士不在了,作为老朋友——”


“Cap,很感谢你的好意,”托尼打断他,“如果你想要代替布鲁斯帮忙,你可以先去补习高中物理课,那比较适合你的知识水平。顺便提醒你,我好奇如果有人在俄国人和九头蛇那里在当杀手的业余时间上了文化课,补习了现代社会的高等教育,他发现你的学历配不上他怎么办,你不担心吗?”


复仇者的领袖闭嘴了,他不动声色的看着托尼几秒钟。“这不好笑,托尼。看看你自己的样子。”他站起来下楼。


剩下他一个人,托尼拿起一个实体的传感器,却忘记这是已经通了电了,他惨叫着放开,两个手指已经烫伤了,传感器穿操作板的投影,掉在地上,发出撞击的声响。


“Friday!”他大叫他的AI,但是没有回应。又过了一会儿,女声响起来。


“我在帮罗曼诺夫特工选床单的颜色,Boss,我觉得新的床上用品给给她一个新的心情,顺便我清理掉了她房间里一切带绿色的东西,但是全部换成暖色我觉得和她头发的颜色不太搭配,如果换成蓝色会显得队长的存在感太强…..”


托尼切掉了AI的声音,颓然在地上,后背靠着透明的扶杆,头抵在膝盖上。被电击的手指还在疼,他想,Jarvis完美的治疗程序是哪里来的?他什么时候自学的那些?史蒂夫说的对,我知道哪里不对劲了,我不该选个女AI。女人就是麻烦。


但是另一个声音说,这又有什么意义呢他们也只是AI,一段程序而已。


那么幻视呢?他又想。他想起来那双星空一样深邃的眼睛,那样的眼神搭配着那个声音,说着“谢谢你,史塔克先生”,在今天搬进了他的大厦。


我需要马上开始一段旅行,离开复仇者大厦,他最后决定,借助公共交通或者手动驾驶的工具,没有任何私人智能,没有副驾驶。



评论

热度(140)

  1. MIO_robocotton2cotton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