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O_robo

麒麟夏陆夏,EC鲨美,锤基,SD,DC。伞修,魏叶,喻叶,喻黄。狱寺隼人痴汉不能救。剑三,策藏,道剑道,羊花,策花,DNF。我老婆一张嘴能气死我,游戏乃精神食物。今生无悔控萝莉。

【韩叶】荒河

清一色无法辨识:

接上半段


荒河上


      




      不得不说叶修穿西装确实让人眼前一亮。


      从叶秋的身上就能看出来,两个人都是活生生的衣服架子,叶修平时也只是舒适闲散惯了,从不穿这种正装而已。


      “穿这种衣服,会憋得我上不来气的。”以前的叶修说过。


      可是现在他却在试衣镜前认认真真的扣好领口的扣子。


      黑色,太纯粹的黑色,这件礼服仿佛不是为参加婚礼而准备的,而是为了某种更加神圣的告别世界的仪式准备的。衣服与叶修的身线完美的契合,一丝不苟,没有一丝褶皱。


      而叶秋却觉得看着自己的哥哥穿着这种衣服,自己都要认不出来他了。


      叶修的神情是与平时不同的平静,嘴角还是弯的,可是从那双弯弯的眼睛里,叶秋却读不出确切的情感。他感觉叶修正在把自己硬生生塞进一个笼子里,僵硬而固执的蜷缩着。


      就像把鹰隼关进了鹦鹉笼子。


      “别买这件。”叶秋不由自主地说。


      “怎么?哥穿这件不好看?”叶修转过来冲向他,张开双臂,投下一片阴影,像是孤鸟最后的展翅。


       “不是。”叶秋别过头去。


       “看我一下子这么正经不适应了?”叶修笑着低下头摆弄袖口的扣子,“你小时候就是个小大人,直到现在还是。”叶秋愤愤的想要回复什么,却见叶修缓缓脱下了西装。


        “因为是重要的日子。正经点也有必要嘛。”


        “交款就交给你啦~”说完这句话,叶修往沙发上一缩,累得仿佛走了一次长征路线,刚才的挺拔不复存在。叶秋攥着衣服的手紧了几分,最终还是无奈的去交了款。


        “也不知道到底谁是小大人。”他嘀咕。




         手拎着西装袋子的叶修走到路口。”你先回去吧,我去把飞机票买了。“叶修嘴里叼着烟,略暗的天穹下,他嘴角隐隐约约闪现的红色火星让叶秋看不清他的表情。


        ”晚上几点回来?“叶秋降下车窗。


        ”放心啊丢不了,我出去走走。“叶修笑着挥了挥手,注意到手里的袋子,顺着车窗就递给了叶秋。”帮我带回去。“看着叶秋消失在视线里,叶修猛地掐下嘴角的烟。


       钝痛,像是盘古开天一样劈头而下,由胸腔蔓延至全身。他的身体不可抑制的颤抖起来,空气被叶修嘶吼着吞进身体里,他拼命的张大嘴,竭尽全力的呼吸。


       而后像是突然停止的一场风暴一样,一切都逐渐回归平静。可是不会改变的是暴风雨后的残迹。叶修颓然的靠在长椅上,汗濡湿了他的上衣。


       这种时候该和谁说。


       能和谁说。


       沐橙肯定不行,自己的弟弟就别更别想了。


       天地之间生出一种默哀般的寂静。




       可是我还不想死。


       只是我不想死。


       还不想死。


tbc


       


       



评论

热度(4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