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O_robo

麒麟夏陆夏,EC鲨美,锤基,SD,DC。伞修,魏叶,喻叶,喻黄。狱寺隼人痴汉不能救。剑三,策藏,道剑道,羊花,策花,DNF。我老婆一张嘴能气死我,游戏乃精神食物。今生无悔控萝莉。

【SD】别想为你的亲哥哥清肠

青谷三千:

200集清肠梗衍生,SD小甜饼一发完。


Summary:自从Dean告诉Sam那是清肠戏后,Sam就一直有个心结。


**
到达德州时Dean已经累的不想动弹,Sam告诉旅馆的前台小妞要个双人间,等他拿着钥匙推开房间的门才发现这是一个双人床,天花板上的镜子映出玫红色的床单。


Dean什么都没说,只是把自己扔到床上,Sam整理着他们的衣服。


没人说话。


经过那些话剧之类的事情后,Sam以为Dean至少会向他敞开心扉,比如聊聊该隐血印,但是他没有,如往常一样,Dean最擅长的,逃避。


Sam知道他不能对Dean发火,他看的出来Dean处在极大的压力和自责中,他从没忘了他变成恶魔时的那些杰作。


也许该说说些俏皮话暖场? Sam想,于是他脱口而出,"他们为什么排演我们的清肠戏?"


天啊,Sam发誓他不是真正想说这个,他只是无话可说,这句话就像是从词汇贫瘠的大脑中脱颖而出,Sam无法控制自己的嘴巴。


“Marie是不是觉得我们平时会为彼此清肠?”


Sam觉得他的嘴巴一定是形成了自己的独立人格。他可能抱着这样的疑问度过了一整天,但他绝对不会把这个说出来,还是在Dean的面前。


Dean正从床上坐起来,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他。


好吧,现在他知道这些话有点太俏皮了。


“Sam,是倾肠戏,不是清肠戏。你那脑袋里被谁塞了这些诡异的想法?”


也许是那个女孩临走前给他说了太多的东西,她甚至给Sam普及了wincest,而他觉得这比destiel好太多了。这个想法一直在他的脑海里盘旋不去。


Marie一定在她的脑袋里种下了一颗毒瘤。


Sam放下衣服,坐到Dean的旁边,试图和他靠得更近,在Sam的膝盖抵上他的时,Dean颤抖了一下。


“我不知道。我只是在想,也许我们应该尝试一下?那个,可能有利于身体健康。”


Dean觉得他的弟弟彻底疯了,并且决定不再理他, “你哥的肠道觉得不需要他弟弟的关心。”他把自己裹进颜色鲜艳的被子里,Sam觉得Dean脸红了。


这有点有趣,因为他哥至少有很多年没脸红过了。从Sam成年以来,最后一次看见Dean脸红是被John发现藏在枕头底下的女式内裤那时,Dean解释内裤是隔壁班的Anna留下的,而后来Sam在和Anna聊天的过程中,女孩告诉他有关她让Dean穿女式内裤的事。


Sam承认这件事几乎是他一个学期的笑点,因为实在太尴尬了,而现在,Dean正为他的一句话脸红着。


Sam想多逗逗他哥,于是他俯下身去拍了拍Dean的肩膀:“我说真的,Dean,它也会让你排便更顺畅的。”


Dean没理他,传来的是连续夸张的呼噜声。


Sam大笑着坐起来,他现在需要洗个热水澡,然后躺在床上好好回味Dean吃瘪的样子。


**


第二天醒来时已经是中午,过度睡眠让Sam有点头晕,直到起床时他才发现Dean坐在椅子上看着他,眉头紧缩。


巨大的不安立即袭击了他,Sam摸到了枕下的匕首,他知道血印随时可能发作。


“Dean?”Sam小心翼翼的开口。


“我不知道我能不能做这个。”Dean的声音低沉沙哑。


Sam屏住呼吸,“你可以做任何事,我不会怪你。”


Dean抬起头奇怪的看了他一眼,“我是说,这会不会疼?我不知道肥皂水和清水的比例是多少。”


Dean看起来好像没有Sam想的那么糟糕,只是胡言乱语?


“什么?”


“没事,Sam,快把你的屁股从穿上挪开,我快饿死了。”


Sam听话的从床上爬起来,决定吃午饭和Dean好好谈谈这件事。


**


Dean突然从一盘烤香肠中抬起头来,“我最近有点便秘。”


Sam差点被牛肉呛到,“Dean,你一定要在现在说吗? ”


“我想那个可能有点用。”


“哪个?”


Dean愤愤的捣烂盘中的香肠,“天,你是不是非得让我说出那个词。”


Sam的喉咙发紧,“清肠?”


Dean的耳朵都快涨红,他狠狠往嘴里塞了一根香肠,“吃饭,Sam。”


Sam放下手中的刀叉,盘中的食物多么香脆美味他也无法集中注意力去解决解决他们。因为Dean可能对他提出了一个前所未闻的要求。


这不像Dean的风格,真的。他印象中的Dean是宁可便秘一个月也不愿意在解决肠道问题这件事上向Sam低头的人。何况是清肠。


天啊。清肠。


Sam觉得自己甚至不能继续呼吸。


“Dean,我没想过你真的会——”


“OK,Sam,我知道,我知道你之前在开玩笑。因为我也不是真的在向你提议这个。只是,吃完你的东西,我们早点回去,好吗?”


Sam点点头,低头吃掉了食物。


回旅馆的路上他告诉Dean自己把手机落在餐馆了。


Sam偷偷去买了灌肠管。


**


接下来的几天Sam一直在偷偷观察Dean,他的兄弟依然没有排便。


他们走到俄克拉荷马城时顺手解决了一个鬼魂,Dean的脸色很差,Sam注意到他整个晚上几乎没有吃东西。


“Dean,你想去附近的酒吧吗?”Sam试探性地提问。


“不。”Dean一脸倦意的钻进浴室,Sam觉得他能在浴缸里睡着。


这很糟糕,Dean一个星期没有排便,他也不再吃汉堡和牛排,这让他在工作时甚至不能应付一个简单的鬼魂。


Sam踌躇着拿出灌肠管,敲响了浴室的门。


莲蓬头的水冲刷着,Dean的身形被浴帘阻隔着,Sam清了清嗓子。


“Sam?”


他听到Dean关了水,随着一阵哗啦哗啦的水声,Dean推开浴帘,冒出半张脸。


“要我帮你放水?”Dean朝他眨了眨眼睛。


有时候Sam真是烦死了他兄弟这张不经大脑考虑就乱蹦字眼的嘴巴。


“Dean。”Sam扬了扬手中的灌肠管。


Dean在看见他手中管子的那一刻睁大了眼睛。


“我不需要。”Dean坚定地拉上窗帘。


“你已经一个星期没上厕所了,这对你不好。”Sam试着让自己的声音更加柔和。


浴室里重新响起水声,Sam猜那意味着“滚出去”。


“你不敢吃汉堡。”Sam静静地说。


“你也不敢找女孩儿了。”


“你虚弱到让一个鬼魂掐住了脖子。”


Sam了解Dean的“男子气概”,他绝不会让自己的弟弟嘲笑自己。


Dean大力拉开窗帘,他的脸因为过热的水蒸气变得通红,“住嘴!”


“Dean,就让我试试。”Sam称得上是哀求了。


“别用你的狗狗眼盯着我,Sammy。”Dean抹了一把脸上的水,“我对清肠没意见,只是你,”


Sam看见Dean睫毛上有滴水珠。


“我们是兄弟,”


水珠顺着Dean的挺翘的鼻梁滑上嘴唇。


“这太奇怪了。”


Dean舔了舔嘴唇。水珠在Dean的舌头上,Sam想。


“倾肠可以,清肠就太过了,好吗?”


“Sam?”


Sam努力将自己对那颗水珠的幻想转移到Dean身上,“你没办法自己做这个。”


“天啊我当然可以,清肠,我可以的。”


Dean一条腿跨出浴缸,弄出的水淋湿了地板,他朝Sam伸出湿淋淋的手,“让我自己来,你随便去哪个酒吧,找个妞,回来就能看见你生龙活虎的老哥了。”


他的手指碰触到Sam的时,Sam差点扔掉了灌肠管。


“Dean,我可以帮——”


Dean摆出一个暂停的手势,“Sammy girl,我们就到这里,剩下的事让我自己来。”


Sam只好点点头,自从Dean回来之后他很难对Dean说不,他看着他Dean直到他重新拉上浴帘。浴室里的香味让Sam头晕目眩,他甚至能从这窒息的香味里分辨出Dean的味道。


Sam清楚的记得自己十岁的时候还和Dean一起洗澡,Dean帮他搓背,一双大手在自己的背部,粗糙温暖。Dean头上的肥皂泡会滴到自己的眼睛里,当他帮Sam洗去泡沫时,Sam就能在Dean的胸膛上闻到他的味道。


Dean闻起来并不是枪油或皮革味,至少那时不是。Dean的皮肤只有淡淡的汗味和廉价肥皂的味道。


Sam不能停止去想从前,尤其是在失去过Dean一次后。


Sam也无法停止思考现在,Dean在浴帘后,用着灌肠管。


然而他只是在离开时轻轻关上浴室的门。


**


第二天早餐Dean点了芝士汉堡。


Sam正在电脑上找着附近的工作,Dean在对面发出很大的动静。


“Dean,我知道你自己做到了。”Sam笑着说。


Sam的邮箱里一直有一封未读邮件,他猜是由 Marie发过来的,因为邮件的标题是《Wincest Slash Fic》。他明白Slash是什么意思,离开Marie那儿之后Sam从没试着打开邮件。


Sam抬头看了眼Dean,阳光从窗外斜打在的脸上,Dean的嘴唇上有一粒面包屑。


Sam深吸了口气,将鼠标移到未读邮件上,用力点击下去。

评论

热度(72)

  1. MIO_robo青谷三千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