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O_robo

麒麟夏陆夏,EC鲨美,锤基,SD,DC。伞修,魏叶,喻叶,喻黄。狱寺隼人痴汉不能救。剑三,策藏,道剑道,羊花,策花,DNF。我老婆一张嘴能气死我,游戏乃精神食物。今生无悔控萝莉。

新坑,私设颇多的策藏文《绝枪》

村雨:

【写在正文前】


本文真的是私设颇多,在和基友商量取名的时候就这么觉得了,但是我还是坚定不移的要写李叶。所以,文中的策藏被我重新定义了一番。背景是现代,天策是一支雇佣兵团,藏剑乃私人军火制造企业,因此这是一对雇佣兵X军火商的故事。所以这个设定下,没有游戏背景知识也完全可以看懂全文。啊喂……你们不觉得放在现代,这个设定的逻辑还是很符合策藏的风格嘛?毕竟剑三侠士人手一把山庄特制武器呐!并且,开篇照样死汪这个优良传统一直未变,策藏还是那个味儿!


哦不,你们要相信我从良了!没有BE!没有BE!没有BE!重要的事情说三遍!老夫我毕竟上了年纪见不得虐了,所以我怎么会写BE呢?


哦对,关于文中人物名字,算是一大槽点。不要喷我的取名艺术,我会解释名字的梗的。


好了回归正题,以上设定,一旦接受,你会发现其实很带感的对吧?对吧?那么下面开始放正文?


TAG:年下  强强  腹黑忠犬攻X女王受




【正文】


第一章 


叶染打开房门时,嘴里叼着的万宝路一下子掉到了地上,烟头微弱的红光窜动了两下,被他一脚捻灭了,他上前走了两步,确定了来者是个活体。


擦……是活人就吱个声呀!叶染暗骂了一句,扬起下巴打量着台阶下那人,“大半夜的来敲老子家门做什么!你夜游呢?”


“你是叶老二吗?玛蒙旦那让我来找你。”来人戴着兜帽,半个身子几乎都淹没在夜色里,说话急匆匆的,听声音似乎挺年轻。


叶染听见玛蒙这字眼,立马皱起了眉头,撇了撇嘴,“先进来再说吧。”


来人抬起手想要摘帽子,犹豫了一下,却把手放了下来。叶染注意到他手臂上缠着绷带,绷带上黑乎乎的,然而夜色中他并未来得及细看。


待那人从叶染扶着门框的手臂下面钻过去的时候,叶染才反应过来这家伙到底有多矮,这身板……恐怕只有七八岁的样子吧?


玛蒙还真是丢了个大麻烦过来,这笔账叶染已经记下,改日一定要当着这个老家伙的面问个清楚。


来人进了里屋,径直走到客厅,站到沙发旁望向他——叶染能够感觉到这小家伙隐藏在兜帽下面的视线,然而他似乎始终不打算摘下兜帽,也不打算坐下。


“你先坐下吧……”叶染道。如果他再这么站着叶染觉得自己会忍不住塞给他一把巨大镰刀,然后问他打算什么时候取走自己的项上人头?这年头死神的工作也不好干啊居然让这么小的小豆丁跑业务,唉唉……


叶染掏了根烟点上,视线始终打量着这个小豆丁。两人就这样一言不发对望着……沉默持续了大约两分钟,率先打破沉默的毫无意外是叶染。


“可乐,喝吗?”他指了指放在茶几上酒架里的罐装可乐。


小豆丁摇了摇头。


“你这身行头不热吗兄弟?”


小豆丁习惯性摇头,突然像是反应过来一般,解开了披风上的胸针,摘下了兜帽,叶染这才发现这家伙身上绷带不下五六处,绷带上带着不少朱墨色血迹。


“你叫什么名字?”叶染强行把“小屁孩”这个称呼给吞回了肚子里。


“俱利伽罗?”


“啥……聚力?加……骡?”叶染的眉头挤在了一起,他发现这小男孩脸色似乎不太好,“喂……你伤口上过双氧水没有?还需要处理吗?”


小男孩抬起头,眨了眨眼睛,眼神中带着不解。叶染估计他压根不知道伤口需要消毒这回事,于是皱起眉“啧”了一声,上前一把抓住那男孩的手臂,替他解开绑带。


小孩子的皮肤天生细腻嫩滑,摸着别提多舒服。


那男孩轻声吸了口气,半眯起双眼,手臂往回缩了缩。


“痛就说呗,你又不是哑巴,我下手可不会管你疼不疼。”叶染叼着烟嚷道。


小男孩用另一手捂住了口鼻,琥珀色瞳孔带着怨念看向他嘴里的烟。


叶染识相掐灭了烟,轻哼了一声,咧嘴笑笑,转身离开客厅,没过多久便提着急救箱回到了客厅,在那男孩身边蹲下,一言不发地用酒精棉给伤口消毒,又拧开云南白药对着他膝盖上的肿块喷了几下。


那男孩双眸低垂,静静地看着叶染的动作,脸上没有丝毫表情。


叶染收起药罐,打量了一下那张木偶般没有生气的脸,此刻这张脸的主人正像尊佛像一般端坐在沙发上。叶染估计自己等不到那句“谢谢”了,在心中唏嘘了一把,将药箱收走了。


“喂,把桌上的消炎药吃了。”身后突然传来的声音显然把小男孩吓了一跳,他扭过头,发现是叶染之后,眼中的警惕才慢慢敛去。


“吃完我有事要问你。”叶染一屁股坐在沙发里,顺手掏出烟盒,在发觉那男孩亮的灼人的视线之后,默默将烟盒收了回去,皱着眉打开了一罐可乐,猛喝了两口。


“喂,你吃饭了没有?”


男孩摇头。


叶染感觉自己的眉毛都快拧下来了,这不禁让他想起了上个月pub里遇见的那个怎么也撬不开嘴的美人,然而那个美人的身体比嘴老实多了……


他不禁对着那男孩“啧”了一声,眼中带着诡异的神色,至少在小男孩眼里那眼神十分诡异。


当然面对这个面瘫正太,叶染的脑回路比他本人还直,所以那种毫无意义地联想不过是一瞬间的事,他起身走向冰箱,取出两个鸡蛋,往碗里麻溜地一敲,紧接着厨房里传来一阵香味。


这是叶染人生中为数不多的几次下厨经历里的一次,叶染以后每每回忆起来,都忍不住想抹一把泪,然而那时候再怎样哀嚎“悔不该当初”也已经晚了。


他不该开门迎接这尊“大佛”,更不该对这位“活佛”进行投喂。


想要在小男孩那里驳得一句感谢的话语似乎是不可能了,这个面瘫正太明明比自己矮了半截,看人的眼神却总是那么居高临下。叶染觉得自己就算倒贴上去给他提鞋他可能也会在脸上表现出“庶民退散”的神态。


“喂,吃饱了的话,就回答我的问题,首先,你是天策的人吗?”


男孩愣了一下,吞下嘴里的食物,点了点头。


叶染脸上闪过一丝讶异,随即追问道,“那么,你知不知道天策军和我有笔交易,按照原定计划,前天晚上就该有人和我接头完成交易,为什么这两天里没有任何动静?你又怎么会找到我这里来?这个地方只有我和天策的那几个联络人知道。”


小男孩的眼神突然变了,惊恐一闪而过,随即几行眼泪便滚下来了,他抿着唇,从裤兜里掏出了几个铁牌子,颤颤巍巍地递到叶染面前。


叶染嗅到了一股令人厌烦的味道,那三枚血迹斑斑的铁牌是天策雇佣军的身份标识,他扫了一眼铁牌上的名字,突然愣住了。心脏像是骤停一般,瞳孔猛地收缩,莫约呆滞了两三秒。


“大狗子……谁干的!”他突然怒吼了一声,站起了身子,“他妈的谁干的!老子要去弄死他!”


小男孩眼眶泛红,一言不发地看着他。


叶染瞥到那男孩带着惊恐的眼神,心中的怒气压下去了一些,重新坐回了沙发里,却仍旧痛苦难言,哽咽了半晌,沉声问道,“能把事情的经过好好和我说说吗?”


那男孩语言组织能力有些弱,费了大半天的口舌才把事情的经过解释清楚,末了补充道,“爸爸……让我来找你,说你会收留我的。”


“等会儿……谁是你爸?”叶染此时早已平静了下来,认真听完了男孩的讲述,开始在脑海中分析情况,却突然捕捉到了小男孩说出的奇怪字眼。


“李艾。”


叶染强忍住心中震惊,盯着那男孩打量了好一阵子,咧了咧嘴,“你们两个长得一点都不像,而且他那厮不像是会结婚的样子。”


“我是他捡回来的,不是他生的。”


“废话,他又不会生孩子。捡的就捡的吧,你们天策什么垃圾都敢捡吗?”叶染喝了口可乐,倒在沙发中望着天花板。


现在自己所知道的情况便是:李艾一行人原本按照约定在S城与自己进行交易,然而在抵达S城那天晚上遇到了一群身手极好的不明身份者,李艾等天策军与这伙人交火,结果不敌,李艾身受重伤,队友皆亡,唯独这个同行的男孩躲在洗衣机里逃过了一劫,然而这伙人却还不死心,走之前放了把火,李艾见自己生存几率渺茫,便让小男孩自己前往约定地点,结果这小男孩走了两天,终于找到了这里。


叶染仰躺在沙发中,将李艾的牌子举起来,放在灯光下瞧了一会儿,便将它挂在了自己脖子上,将剩下的牌子收好。


“喂,先在这里睡一晚,明天早上我想办法和天策军联络,我这儿不收留你,我没有捡阿猫阿狗的癖好。”叶染站起身,扭头往楼梯走去,不再理会那男孩。


夜风微凉,阳台上微弱的红光忽明忽暗。叶染凝视着自己掌心的铁牌,原本冰冷的牌子被他握得有些温度了。他抬起头,吐出一圈烟雾,月亮被遮得有些朦胧。


“大艾……”他沉声道。



评论

热度(13)

  1. MIO_robo村雨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