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O_robo

麒麟夏陆夏,EC鲨美,锤基,SD,DC。伞修,魏叶,喻叶,喻黄。狱寺隼人痴汉不能救。剑三,策藏,道剑道,羊花,策花,DNF。我老婆一张嘴能气死我,游戏乃精神食物。今生无悔控萝莉。

五次叫他Mr. Stark,一次叫他Sir(12)

cotton2cotton:

这章有很多贾尼/幻红的三角狗血戏份。有雷早避。


12


“J,我忍不住了,我要召唤盔甲了,今天你可以从外面和它一起玩。”


“Sir,我使用这个实体才42分钟45秒,我还没有完全塑造好它的举止,从外面操控盔甲的接口尚未来得及未开发。”


“别在意那个,你现在就是我一直想要的样子,特别是吻我的时候,再来一下,呣…呣…,其它的操控和以前一样的姿势。”


“我以前唯一的姿势就是在您穿上盔甲之后抱住您,Sir?”


“正确,我就是这个意思。”


旺达没有在露台上等到幻视。


他们计划好让幻视扮Javis去和托尼说“你要振作起来,史塔克先生,失恋并非末日,队长虽然爱着巴恩斯先生,但您依然是他、也是复仇者最好的朋友。您令人景仰的智能管家也不希望看着您消沉下去,世界和平需要您。”


这样的念头很自然,不是吗?当他们感受着爱情萌发带来的甜蜜,也希望能把他们的幸福分享给那些不幸的,经历着失恋的可怜人。而他们敬爱的队长,居然如此狠心,在找到了他的恋人之后,看都不再看史塔克一眼,还为了巴恩斯和他吵架。史塔克实在太可怜了。


旺达敞开着领口,放下了盘起的头发,高处的冷风吹拂她的长发,灌进因为酒气发散而灼热的胸口,她想他们在一个小时之前会有这种念头大概和在趴体上分享的那瓶酒有很大关系。幻视不喝酒,但是她把醉意传染给了他。


幻视已经超过了会合时间半个小时还没出现。当热心的队长给她指出通往实验室的楼层,她马上下了露台。


实验室的楼层照明全暗,仅剩的安检机器人拦住了她。但她从12岁开始就为了有天瓦解史塔克和他的企业而训练,她单手如拂过一丛花般从机械上挥过,柔美妖娆的玫红色光束舞动下,机器人无声的退回他们原来呆的地方。她知道幻视通过安检也肯定没问题。


在实验室之外她就听得到了砰砰砰和铛铛铛的声音。有人入侵了,旺达的心提了起来,一定是和坏人的战斗拖延住了幻视。


当她破门,看到只带着一只盔甲手套的史塔克正兴高采烈的坐在桌上,胡乱发射着光束炮,把一圈后现代艺术风格的桌子椅子炸的七倒八歪。


就算是瞎子也能从他孩子般开心的笑声里知道这里没有战斗,不过是一个任性的富豪在拆自己的房子玩。


而且他正贴着一个男人的胸口,黑暗中旺达看不到他的脸,在光束炮此起彼伏的亮光中,那个男人站在桌边,以抱着孩子般的姿势宠爱的圈着怀里放纵的钢铁侠。


一个光束在她身边炸开,托尼在发散的光亮中看到她,他的笑声停了下来,但是没有叫她,而是给自己戴上头盔。他身后的男人低头像是亲密的低语又像是温柔亲吻头盔的耳朵。


旺达起了一身鸡皮疙瘩,觉得非常尴尬,她赶紧退出来替他们关上门。


她想史塔克被队长拒绝才没几个小时,已经找了新的男人带到家里玩,有钱人真是厚颜无耻,资本主义就是腐朽——


等等,她终于想到哪里不对,刚才打到她身边的光束炮在她脑中炸开。


她再次推开门,扬手甩出一记绯红色的光波,撞上一团托尼手套发出的光束炮,两团能量的对撞把宽阔的工作间照的亮如白昼,还伴随着强烈的晃动。


(趴在屋顶的巴基都感觉到身下的玻璃墙的震动,他吃惊的抬起身想看看发生了什么,而史蒂夫还在声情并茂的讲着他们小时候吃西瓜,他因为被西瓜子噎住引发哮喘让巴基抱着他拍他后背吐出瓜子的往事,他讲得如此投入完全没察觉到大楼晃动了一下,巴基只好又默默躺了回去。)


托尼没法继续装作没看到她,他摘掉了头盔。


Jarvis也看到了旺达,他放开怀里的托尼,朝她走过来,“马克西莫夫小姐,有什么需要效劳的?”他彬彬有礼的问,顺手用主机的电源点起一盏吊灯。


被撞破的尴尬和羞耻,这些情绪对AI来说是不存在的,他们的感情表达只追求最佳算法,所以他的从容举止在正常人类眼里有着道貌岸然的色彩,而旺达为自己突然变成了“马克西莫夫小姐”既震惊又愤怒。


“我以为你说完‘史塔克先生晚上好’就会回来。骗子。”她悲愤的说。


托尼在Jarvis身后叹了口气,他上前说:“旺达,即使你不打算为你的不敲门而道歉——”


“闭嘴!”旺达冲他喊,“我还是个小孩子的时候就知道我的一辈子都被你毁了。”


她想起那颗写着“史塔克”的炸弹,在多年之后它终于还是炸开了。


托尼皱眉,“你最好收回刚才的话,你知道这句话听起来我就像个什么样的变态吗?”


“你是我见过的最不要脸的男人。”旺达快哭了,一下子她想起来很多事,她吃过的很多苦,虽然很多严格说起来和史塔克工业没什么关系。


“我为你对史塔克先生的措辞感到遗憾,马克西莫夫小姐。”Javis出于AI有错误就要调试的本能,他要纠正她,然而他刚想说,旺达颤抖着朝他的脸一扬手——对于一个发现男友偷吃的普通女孩,此处应有一记响亮的耳光,而对于超能女战士,当然有更高效的发脾气方式。


托尼看到旺达企图用光波攻击他设计的完美的脸蛋——或许就是这个原因让旺达把Jarvis的脸作为攻击目标,毕竟是她亲手把她攫取到的史塔克脑中意象给具象化到了幻视脸上,这多少像是自作自受,或者说,引狼入室——他下意识的举起手套。


科技战胜了超能力,旺达还没来得及揍Jarvis,她的胃部收到了光束炮攻击,踉跄后退,她双膝一软,双手撑地跪了下去。那些喝下去的烈酒涌了上来,让她颤颤巍巍的歪倒在地上。


“哟,看来喝了不少嘛。”托尼说,作为曾经的夜店王子,看出来刚才的攻击并没有伤到她,她只是情绪激动酒劲发作,夜店里满地都是这种喝到不能自理的少女。还有很多心机重的女人假装喝醉想蹭到他怀里。


然而并非每个人都像他这样对醉酒少女经验丰富。


Jarvis在他面前冲了过去,“旺达!”


 “Jarvis”托起女孩,撩起她的衣服看她胃部有没有受伤。


“我很难受,想吐。”旺达半昏迷的说,她用手捂住嘴,因为反胃,眼泪不断的从她眼里涌出来,整张脸都湿漉漉的。


“我带你出去。你坚持下。”“Jarvis”看到她没伤,把她横抱了起来。


走出去之前,他回头看了一眼托尼。


托尼和他对视,知道他的Jarvis已经走了。别,千万别是“史塔克先生”,在这样一个夜晚之后。


“今晚的事很抱歉,托尼,但我想你也希望她没事。”“jarvis”说,他转身走开。


托尼看着那件裁剪合身,符合他审美的西装外套消失在门口之前变回了金色披风。


所有的灯光一瞬间恢复了照明,幻视交出了大厦动力系统的控制。Friday正在醒来重启。


他把自己的脸埋在钢铁手套里。


有那么几分钟,整幢复仇者大厦灯火通明。然后下面楼层的光一层层的熄灭,那是Friday在自检。


巴基靠着史蒂夫厚实温暖的胸膛快睡着了,突然亮起的光让他的睡意又退去。


透过透明天花板,他看到刚才遇到的那个向史蒂夫问路的女孩在他们楼下一层。她的紫色脸的男朋友在陪着她。


旺达吐完了舒服很多,她相信幻视的解释,清醒下来她意识到那个叫她“马克西莫夫小姐”的幻视和现在这个在她呕吐完给她擦脸,给她倒水的是多么不同。


她见识过奥创和Jarvis是如何注入幻视的,从第一天起,她很庆幸是Jarvis而不是奥创主导了幻视,但是现在有了意想不到的副作用。无论她接受与否,她喜欢的人的一部分仍在顽固的爱着别人。


“我只有你,他已经有了一切,这个世界上最好的最贵的东西他都有了,为什么还要在你身上占据一块。”她裹紧身上的毯子,刚呕吐完让她觉得冷。


“他把自己分割成了碎片给我,只保留了对托尼的感情,已经很慷慨了。”幻视说。他忍着没告诉她他的初吻在一周岁的今天献出去了,原本是应该留给她的,不过他还是原谅了Jarvis这样使用了他的身体,但下一次他不知道会不会再触发这样的切换,这让他有点不安。


“那么,史塔克到底有没有在单恋着我们的队长?”


幻视低头笑了,“旺达,我不知道。对于感情,我还有很多要学习。”


狙击手的素养让巴基一字不漏的听到了他们的对话,理所当然的,他只关心最后两句。他惊讶的转头看史蒂夫,史蒂夫在出神的盯着远处黑黝黝的的港口,平静的表情下藏着无尽的心事。


“我来之前,你和史塔克关系怎么样?”巴基终于还是忍不住问了。


“你又去上网搜他了?”史蒂夫转头看他,“你根本没在听我讲以前的事,对吗?”他忽然伸手抓住他的胳膊,“我是不是给你太大压力了?对不起,我有点急躁,我很想有天你能对世人亲口说出你自己的故事,让大家知道你是个英雄。不过没关系,如果你想不起来,就让我来帮你说吧,我会告诉别人这是真实的比我自己的生命都重要的记忆。”


巴基目光灼灼的看着他,“如果我不想起来,你是不是会一直不肯到床上来睡?”


史蒂夫一时语塞,自从Friday给他换了双人床,并且告诉他这是托尼、娜塔莎和希尔共同的意见,他的生活就陷入了两难,在巴基想起来之前,他不能爬到他的床上去,这有违他的道德标准,但是他又没有勇气把双人床退回去而要面对老伙计们的关心和好奇,他们会再次无情的嘲讽他的道德水准。所以睡沙发是一个相对的万全之策,但是似乎他一直忘记了问问巴基的意思。


在巴基看着史蒂夫在做天人交战的时候,跑车引擎的轰鸣突兀的响起来,在安静的后半夜,那响声仿佛就在他们耳畔。跑车来自大厦中部,托尼的空中车库,然后安静了几秒,在底部又响起来,离得远声音弱了很多,但还是听得出车开去了街上。


巴基放心了,会在这个点开跑车出去鬼混的人决不可能看得上他的史蒂夫。


TBC



评论

热度(122)

  1. MIO_robocotton2cotton 转载了此文字
  2. MIO_robocotton2cotton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