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O_robo

麒麟夏陆夏,EC鲨美,锤基,SD,DC。伞修,魏叶,喻叶,喻黄。狱寺隼人痴汉不能救。剑三,策藏,道剑道,羊花,策花,DNF。我老婆一张嘴能气死我,游戏乃精神食物。今生无悔控萝莉。

五次叫他Mr. Stark,一次叫他Sir(9)

yoooooooooo

cotton2cotton:

1、向那些以为第二章老贾就会出现,结果一直撑到这章还没有弃文的老伙计们致敬;


2、我不是队长黑,我是队长苏和盾冬盾西皮粉;


3、这篇不是灵异文。


9


托尼被史蒂夫带到露台一角,推到墙上。


“我知道你已经好几天没进行挨男朋友揍这个让你上瘾的运动了,这没什么不好意思的因为谁没点特殊的小癖好呢,但是你想通过强吻我来唤起他揍你的欲望会不会有点太自私,这实在不像美国道德楷模该干的事。如果实在没人愿意配合,我可以帮你叫来刚才那个想找我玩的维密天使,她应该还没走到停车场——”


“闭嘴!”史蒂夫一拳砸在他耳边的墙壁上,“托尼,你是我最好的朋友!当年我遇到你父亲时——”


“直接说‘但是’后面的部分!”托尼戳了戳他的胸口。


“‘但是’因为巴基,”史蒂夫吸了一口气。


托尼翻了个白眼,他就知道。


“听着,你有权力找任何你信得过的人关心、关怀、关爱他的手臂。我不介意,我承认我们以前从没进过这种人体与金属直接嫁接的技术,但是我还没有手贱到对任何技术都要像对脱衣舞娘那样摸上一把屁股。还有,”托尼想了想,决定坦白,“我的确怀疑过他会召来九头蛇,我道歉。看来九头蛇也已经为你们的折服了,这是爱情的力量,他们也许只当嫁出去了一个女儿,也许他们还为此感到骄傲,‘美国队长是我们的女婿’——”


“别说了,托尼,是我该道歉,我不该在你焦虑症复发的时候强迫你收留他。”史蒂夫轻声说,“但是我找不到第二个让我放心的地方。”


“该死的希尔。迟早炒掉她。”托尼说。


“不是她,全美国的报纸都登过了,《钢铁侠疑似焦虑症复发,红金机甲将何时重现美利坚上空?》说实话,我将要遇到的压力比九头蛇更大。我不太确定要不要把你卷进来,我的朋友。”


史蒂夫揉揉托尼的胳膊,转身坐上扶栏,俯瞰着脚下一整个纽约城。


“嘿,别这样,纽约五年前就通过了同性恋婚姻法案。”托尼拍拍他的肩膀,“房贷的压力,我介绍你认识的银行,让你不受贷款年龄的限制,他们会允许你还到130岁。”


“可是我还没有能力付首付,”史蒂夫略有些羞惭的说,“我找了几家中介,没有一家首付能低于20%——不,见鬼的,我要说的不是这个!虽然我的确要在11月底带他搬出去。”


托尼感觉到心地一丝凉意,他果然悄悄去看房了,“为什么是11月?”


“弗瑞的最后期限,把他藏到总统大选之后,为了尽可能的不让他成为两党的政策砝码。他必将曝光,我必将面对争议,我们必将一起面对清算,还有民众的愤怒。我身边所有的人都将不得不选择一个立场,复仇者将面对解散或者撤换领袖的局面。托尼,我不想你觉得被我们的友情绑架了选择的权利。”


托尼没有马上接话,他靠着栏杆,和史蒂夫背对着背。


他的答案几乎就要脱口而出,如果他不考虑到整个史塔克工业的董事会,还有佩帕这些年的辛苦经营。


没有任何一个经济模型能模拟出即将到来的注定会在全美掀起风暴的“冬兵事件”会对超级英雄界和政界、军界、商界有什么影响,如果有,那一定是颠覆性的。就算Javis在,也没法计算史塔克工业将为托尼的立场买多大的单。


但他只是淡淡的说,“你知道我的选择。那天我见到他就说过他是个昂贵的美人儿。”


史蒂夫哈哈笑了一声,跳下栏杆,“我们下去吧,可能还来得及领到分好的蛋糕。”


“我回实验室。生日蛋糕的蜡烛太熏人了。”


他们在天台分手,走出几步,史蒂夫回头说:“别再叫我独裁者了,真的很难听。”


“好的,不过我要告诉你一件事,”托尼双手插兜倒退着走,“他在你出任务的时候上网搜别的男人,比你有钱,比你聪明,比你英俊的男人,可能还比你更有影响力。不信我可以给你看大厦服务器上的上网记录。”


史蒂夫头也没回继续走向楼梯,“托尼,别想太多了,他对你没兴趣,也许他只是想查下中介对纽约房东的评价。你没戏的!死心吧!”


托尼耸耸肩,“真是好心没好报。”他消失在露台另一侧。


史蒂夫走近楼梯入口的时候,透过透明天花板,看到巴基站在在楼梯角,显然在他离开之后他没有离开过一步,一直在原地等着他回来,这让他加快了脚步。暮色四起,他忽略了在他头顶还有两个人。


在刚才史蒂夫拉着托尼出来谈谈之后,幻视带着旺达出来透气,他们飞到大厦最顶上尖塔状的部分,坐在合金做的横梁上吃完蛋糕,远远的看着史蒂夫和托尼,他们背靠着背说话,然后队长从他们脚下经过。


非常凑巧,也非常不凑巧,他们听到了史蒂夫说的最后几个字。


旺达像一个刚看完一本爱情小说的小姑娘那样叹了口气,“听到了吗?他叫他死心。”


“他说他没戏。”幻视点点头。


“史塔克失恋了,队长有了巴基。有钱也不能事事称心。”旺达说。她对史塔克的报仇彻底失效了,但是他遇到一点感情挫折,对象还是他们的队长,这让她以这个年纪的女孩特有的残忍感觉到了有趣。“你知道我对史塔克第一次用幻象,他看到什么吗?所有人死了,但是他第一个奔向他。”


幻视记得在长老会医院,他也见过队长激动的抱着史塔克的样子。


但他总觉得哪里不对,不过他在地球上学到的新知识之一,就是永远不要和女人争辩。


“现在他会怎么做?”旺达抬头看他,眼睛一闪一闪。


“哪个他?你指三角恋里的哪一个?”幻视用他特有的看透一切的语调说。


“都不是。那个他,或者它,只有你能感觉到的那个。据说他是世界上唯一不舍得史塔克难过的‘人’。”


幻视看向远方暗下来的天空。他失恋了,你想安慰他吗?还有,谢谢你一年前的今天给我的生命,你是我身上最好的部分。


当Friday和Dummy来到实验室,一边一个站到托尼旁边,他才发现他已经下来工作了好几个小时。


“都走了?”他摘下护目镜。


“嗯,都恢复原样了。我给你留了瓶酒。”Friday说,她也变回了粉球,这相当于她的素颜。


Dummy把酒放在桌上,要倒在杯子里,洒出来好几滴。托尼破天荒没有数落他,“谢谢,有人要搬走了,要没有你们相依为命,Daddy就只剩下钱了。”


“不,我还有娜塔莎。”Friday说。


“我接下来就打算校正你对黑寡妇不正常的迷恋。当初指令下的不精确,留下bug了。”


Friday不满的轻哼了一声,“怎样算‘不正常的迷恋’?”她抬杠似的问。


“首先,你是个AI,而娜塔莎是——”托尼说,然后他被自己的话击中了心中某个部分。


他楞了楞,拿起Dummy倒好的酒一口都喝光了,喝下去他才发现是黑方。


他喝的时候,Dummy一直摆动着他的摇臂,想要劝阻他。


“空腹不要喝烈酒,他说过很多次,你那么小的内存居然记住了。”托尼把空掉的酒杯递给Dummy,“我知道,你也很想他。”


Friday和Dummy不知道什么离开,托尼醺醺然的继续工作,直到视线模糊。他闭上眼睛揉了揉,再睁开,眼前还是黑的。


我用眼过度,变瞎了,他想,再闭一次眼,发现还有几盏角落的的冷光灯亮着,显示屏上运行的程序还在跑,只是照明系统失灵了。


史塔克的电力系统会故障就像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给史蒂夫算错了房贷月供一样不可能。


他凝神听了一会儿大厦里的声响,现在这层只剩他一个人。


“Friday!”他召唤AI,没有回应,他从操控台下面悄无声息的摸出手枪,心里默算奔去盔甲的最短路线。


“她暂时当机了,这里所有的智能暂时我接管,我没有切换照明控制。”显示屏不断跳动的数字发出的斑驳幽光中,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他身后的一个声音说。


托尼的枪掉在地上,响声显得特别大。


我在做梦,不然就是红女巫又调皮了,他想,没有意识到已经说了出来。


“恐怕不是,Sir。”那个熟悉的声音说。


托尼一动不敢动,甚至不敢回头,他依然不相信,他怕一动他就醒了。


他肯定在做梦,因为真正的Jarvis也无法想现在这样走到他身后,蹲下捡起枪。


他侧头后看,看到一头金发下面白肤碧眼的男人的脸,他垂着眼睛,单膝跪在地上,正把枪栓重新拉回去。如此简单的姿势,却如此好看。


他更坚定了他在做梦,这张Jarvis的脸只在他梦里出现过。他从来没有向任何人,包括J自己,描述过这隐秘的幻想。


但是他控制不住自己把手轻轻按在那头金发上。


TBC



评论

热度(182)

  1. MIO_robocotton2cotton 转载了此文字
    yooooooooo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