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O_robo

麒麟夏陆夏,EC鲨美,锤基,SD,DC。伞修,魏叶,喻叶,喻黄。狱寺隼人痴汉不能救。剑三,策藏,道剑道,羊花,策花,DNF。我老婆一张嘴能气死我,游戏乃精神食物。今生无悔控萝莉。

五次叫他Mr. Stark,一次叫他Sir(8)

cotton2cotton:

8


幻视的一周岁庆生在周六下午,托尼很担心自己一出现,即使什么都不做也势必会独占全场的风头,所以特意晚一点来到顶层现场,还徒劳的戴上绯红色墨镜。他们请了不少人来凑热闹,为了满足他“多叫些美女来”的要求,甚至搭了个展台,让来自维多利亚的秘密的天使们走秀。


幻视的脸色让他在人群中很好认,他和旺达、黑寡妇、Friday、希尔在一起。黑寡妇和Friday(的人型)穿成同系列的黑窄裙,娜塔莎是极简单的式样,Friday比她多一根单边肩带,但是光着脚,指甲油和脸上的妆一样是数码打印效果。几天前Friday把晚会物资清单发给他过目的时候问过他能不能送她一条和娜塔莎配套的裙子,品牌款型她已经选好,当她提出物质要求的时候她的称呼不再是Boss而改成了甜蜜蜜的Daddy,好像他天生是那种会在女人(AI)身上扔钱的人。他直接忽略了清单同时回复了“可以,如果拉不上裙子后面的拉链去找Dummy 帮忙”。


有一位天使飘了过来,“嗨,托尼!我一直在期待你出现呢!”


“嗨,我也是!不过我有喜欢的人了。”他心不在焉的说着,看着幻视,“如果你多看点正经杂志就知道我不是个随便的亿万富翁。”


幻视看到了他。


他想,千万不要,不要在过来说“谢谢你,史塔克先生,谢谢你送我这个该死的庆生会。”


希尔说的对,今天他其实应该一个人呆着。


“波茨小姐吗?她今天不在,昨天不在。我注意到她在南美呆了半年多,准备抢滩古巴能源。”天使还在说,“看来跟男朋友比,波茨小姐更关注生意呀。”


托尼终于回头看了眼天使,“哦?你是我见过的第一个关心财经的维秘天使。”


 “机会总是青睐有准备的人。”她的手指轻轻刮了下他的西装下摆,贴近他。


幻视移开了视线。


 “你知道波茨小姐为什么这么专注于工作吗?”他转头勾勾手指,让天使把耳朵凑过来,“她想成为地球上最有权势的女人之一。”


天使咯咯笑起来,“这样的女人不可爱啊,我就不会有这种傻念头。”


“因为这样她才能分分钟让你这样想勾引我的女人永远找不到工作,再没有一个秀场愿意让你这张贪婪乏味的面孔出现。她每天半夜会调看大厦监控,你还有三秒钟的时间从我身边滚开!”


甜腻的天使瞬间变成了一个怨毒的恶魔,她甩手走开,想起来手袋还没拿,又走回来。


托尼看到史蒂夫带着巴基占据了一套沙发,身边有赵海伦和战争机器带来的国防部首席材料技术顾问,首席的意思是仅排在史塔克后面。史蒂夫小心的牵起巴基的手,卷高他黑衬衫的袖子,把金属手给材料专家看。专家掏出眼镜戴上,捧着巴基的手掌,看着机械纹理,很像在给他算命。史蒂夫轻抚他的腰,一边安抚他一边专心听着专家的诊断。


史蒂夫一直没有跟他提过巴基手臂的事情,然而现在看起来这让他困扰,他需要帮助,而托尼不在他的求助名单里。这让托尼感觉有人往他的胃部重重揍了一拳,紧接着他发现这是真正的一拳。是那位天使用抡起她的手袋当武器揍了他。


“有钱了不起吗?混蛋!”她故意大声让周围一圈人听见她暧昧的咒骂,然后踩着高跟鞋昂扬离开。狡猾的女人。


她帮托尼成功吸引到了全场注意力,连史蒂夫都抬头朝他们看,然后他站起来。


“托尼,没事吧?”希尔走过来。幻视他们跟在后面。


“谢谢你。”幻视言简意赅但是真诚的说,“我知道这个特别的日子不属于我一个人。”


没有该死的“史塔克先生”,也没有说感谢你赞助我的庆生,或者感谢你带来了我的降生,用你所能做出的最大的牺牲。


托尼定定的看着他的眼睛,那些美丽的青蓝色环形图案无比精妙,复杂而微小的光斑变换映射着他的情绪。


“啊,生日蛋糕送来了。”Friday突然说,“我做了个装置直接送到这里。”


一个巨大的蛋糕沿着隐形的轨道走出电梯来到幻视面前,层层奶油上面插着一支紫绿相间的胖胖的蜡烛。生日音乐响起来,


“你大概只有吹蜡烛的乐趣了。”旺达用调皮的语调说,“你那份我帮你吃。”她今天扎着马尾,难得的穿着纱裙。


“没关系,吃蛋糕的感觉我可以做成味觉脉冲直接传给你的感官处理器。你被插一下就知道吃蛋糕是什么样的享受了,多方便。”Friday说。


“也谢谢你,Friday,还有娜塔莎和希尔。”幻视俯身用一支健硕的胳膊挽住了同类纤细的腰身。


托尼看着他做出来的两个AI友爱的拥抱在一起。


他们一个懂得给自己设计出没啥实际用处、很低端但是非常养眼的凹凸有致的虚拟实体,还会给自己在时装杂志上订购成衣,一个拥有自己的生日蛋糕和生日蜡烛。许多人过来和幻视拥抱,史蒂夫也朝他们走来。


他觉得自己蠢透了,本来他有很多机会可以为他做的比现在这些更好。他值得更好的,更帅气的配色,更俊美的形体,更华贵的衣服,更巨大的蛋糕,以及,更多的感激……


希尔察觉他的情绪,搂着他的肩膀,柔声说,“他们都是你创造的,托尼,他们也是替他在活着。”


托尼摘掉墨镜,揉揉眼睛,“这蜡烛太熏人了。”


“是你太娇嫩了。这是无烟蜡烛,而且总共只有一支。”史蒂夫来到他对面说,幻视抱他的时间比别人都长。


“哦,当然,可爱极了。不像有些人的生日蛋糕简直是一场火灾。”托尼说。幻视也拥抱了冬兵。


“谢谢。史蒂夫说是其实是你找到了我。”冬兵说,冷冷的战士说起感激的话却有种软软的味道。


“该说谢谢的人是我。”幻视说。


托尼皱皱眉头,幻视这样AI界的哲学家从来不会把自己降低到人类的文明程度来说些客套话,那么他要感谢冬兵什么?确实,追寻定位器,捣毁九头蛇基地,指挥机甲军团,幻视干的很卖力,所以换来一个队长亲自为他庆生的荣誉。人人爱钢铁侠,但是渴望美国队长的肯定。


这真讽刺,托尼想。他没意识到自己笑出了声。


“你笑什么,托尼?”史蒂夫问,“是巴基还是幻视让你觉得很好笑?”


托尼不理他,他朝赵海伦和国防部专家举起香槟杯子,“谢谢光临,如果你们有兴趣,我可以带你们参观下比做义肢的金属更有趣的材料,我打算用来重新设计天花板。”


 “别拿巴基的手臂开玩笑!”史蒂夫压低声音说,“这就是我不愿意你那双不知轻重毛毛糙糙的手碰它的原因。”


“谢谢,你做得很对。我对你男朋友的手臂一点兴趣都没有,史塔克的先进技术不是来做这么掉价的用途的。”


“托尼!”史蒂夫吼了出来。隔着巨大的生日蛋糕,他们之间气氛开始变得诡异。


“你们两个不要在小孩子面前吵架!”红女巫在蛋糕上方发出一阵红色的攻击波,隔开了史蒂夫和托尼,却奇迹般的避开了奶油的雕花造型,“他会以为这都是他的错!今天是他的生日,拜托。”


“我不是小孩子,旺达!”幻视说。


“得了吧,我和一个男孩子一起生活了二十年,”旺达说,“而且我感应了你的脑波,你觉得自己不该多事过这个生日!”


“对不起,和你没关系。”托尼说,他最后看了一眼幻视的眼睛,“是我不该出现在今天。”


他转身要离开,一只手以比正常人快四倍的速度拽住他的胳膊。“我想我们最好现在谈一谈。”


“不,我不想谈。”托尼挣扎,但是史蒂夫牢牢握住他的胳膊,“你这个独裁者!”


“那我就站到展台上去演讲,你想一个人独占整个蛋糕的行为是多么不道德。你知道我演讲的杀伤力,我自己都害怕。”史蒂夫把他拉向通往天台的楼梯。


大家散去,就剩冬兵和幻视还在看着他们消失的方向,直到旺达来拉他的手。


“你说的对,我觉得不该过这个生日。看到他伤心我会难过,当他看着我的眼睛,尽管隔着墨镜,他眼里的孤独让我想为他做一切却又无能为力。这种感觉强到超出我自己的意愿。”


“不,这不是你的错。”旺达轻拍他的手背,“当有人一出现,我就猜到迟早会有这么戏剧性的场面,真可惜皮特罗看不到了——天哪,队长把他收拾的真是清爽宜人。”她的视线越过幻视的肩膀看向冬兵,从队长离开后他的视线就一直盯着他消失的楼梯口。


“来,带我出去透透气。”


TBC

评论

热度(113)

  1. MIO_robocotton2cotton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