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O_robo

麒麟夏陆夏,EC鲨美,锤基,SD,DC。伞修,魏叶,喻叶,喻黄。狱寺隼人痴汉不能救。剑三,策藏,道剑道,羊花,策花,DNF。我老婆一张嘴能气死我,游戏乃精神食物。今生无悔控萝莉。

四次叫他Mr. Stark,一次叫他Sir(3)

cotton2cotton:

是盾冬,不是盾铁!千万别误会了!


3


私人直升机上,托尼看到了史蒂夫那份惨不忍睹的让Friday做出死亡推断的诊断报告,他接通了赵海伦。


“这些伤害看起来很致命,”赵在视频里给了他一个笑脸,“但是以他的自愈能力,大概周末又可以参加他自己的康复趴体了。


“哦,当然。其它复仇者呢?”


“我完全没有收到医疗求助,似乎他们集体去喝下午茶,留下队长独自被揍了个半死,然后回来给队长收尸,有趣。”赵露出一个困惑的笑容。


“我想我大概猜到是怎么回事。下次讲给你听。我们队长浪漫起来胜过你们的任何韩国电视剧男主角。”


赵海伦不相信的挑挑眉毛。幻视一直看着他们通话,等她关掉了视频,他说:“我们并没有去喝下午茶,队长在进入掩体之前要求我们任何情况之下都不能进去找他,然后他就切断了联系。”


托尼扯起脸皮对他笑笑,把自己陷进沙发,闭上眼睛。


“如果你想了解战斗情况,我觉得我是一个比赵博士更适合的询问对象,Friday召唤我来就是为你——”


托尼睁开眼睛:“虽然你似乎无所不知,但我刚才的肢体语言在人类社会的含义是‘我很累,想睡一会儿,麻烦请别出声好吗’。”


他瞪了一会儿幻视,看着他灰绿色的眼睛。他想为什么一个懂得那么多的“人”,只要他愿意,他可以装备上这个星球上所有的知识,却看不出他的眼睛和他的脸色搭配在一起并不好看。


更别提那样的音色,不应该和任何一种浮艳的颜色出现在同一个形体上。


该死的奥创。下次再造一个AI必须先矫正他/她的审美。


他仰靠在椅背上,闭上眼睛。他想不会有下一个了,他本来可以将洛基山的积雪,亚马逊的雨林,长岛的黄昏,加勒比的潮汐糅合在一个形象,创造出最精密的人间绝色。


他错失了一种怎样的乐趣…….


“人体监测的体征显示您脑电波很活跃,我想您并不真的想睡觉。”幻视的声音突然响起。


托尼恼火的说:“见鬼的,我不想睡觉,但希望你闭嘴是千真万确的!”他倔强的闭着眼睛,转身背朝幻视。


幻视几乎算是叹了口气。“人类非理性的思维有时的确让我无法理解。我推断是我设定的声音带给你困扰,让你一直回避我。如果有必要,我可以改写我的声音频率来改善我们的沟通。这非常简单,但是我觉得让你自己选择比较好。”


托尼睁开眼睛。他不知怎么回答。舷窗外天色已经暗了,他们在追着太阳跨时区飞行。


“三秒钟之前美国股市开盘,道指数下跌23.46点,报18,162.15点,跌幅为0.16%;标准普尔500指数下跌1.67点……”幻视突然开始股市播报。托尼坐起来,转身皱着眉看他。


播完了三大股指和史塔克的开盘价,他停了一会儿,然后说“我终于有机会亲口对你播报股价了。每天这个时候我身体里有个程序都会自动接进纽交所,我当然不需要了解股票,我想奥创的那部分程序也不需要,所以那是我的一部分为你在工作,计算着你的资产变动。你很清楚是哪一部分。”


托尼重新躺下,他扒出一块毯子,蜷起身,裹紧了自己。“关掉它吧,不需要了,现在Friday每天做这个工作。”


天色完全暗下来,机舱里的灯都关掉了。“对他好一点,如果你感觉的到他。当然他从来不对任何人提要求。”托尼在黑暗中说。


“不,他有要求,每次我需要调用他带来的程序,他都能让感觉到他的要求。”


“那是什么,要求你分点存储空间给他的碎片吗?”托尼哑着嗓子说。


“他说,对史塔克先生好一点。他很脆弱,需要保护,尽管他永远不会承认。”


托尼咬住了毯子的一角。


“我说很难办到,他的Sir一直回避和我交流,甚至不看我。他就沉默了。但是到了下一次运行,他又会给出同样意思的代码。”


托尼用毯子捂住湿了的眼睛。


飞入美国领空的时候他们终于赶上了太阳。纽约艳阳高照,但是托尼跟着幻视直接下飞机踏入长老会医院的VIP区时,他觉得自己把远东绵绵雨季的潮湿也带了回来。


他愤愤的想,就算是美国队长,国防部的预算也不会让他住在这么昂贵的地方,所以肯定账单写的是史塔克的名字。


那位刚从重伤边缘回来的老人家正愉快的仰在床上翻着报纸,哼着年代久远的歌,喉咙上着被人重重掐过留下的瘀痕随着曲调在起伏。托尼摘下墨镜,靠着病房门框。


“嘿,老伙计。我从来不知道挨打在你身上是一件这么让人神清气爽的美事?这会给你的队员们多么糟糕的示范你知道吗?”


“托尼,老伙计,你回来了?”史蒂夫放下报纸,“听说你进行了一段神秘的东方之旅并且打算出家?”


“是的,但是看到你的医药账单之后我把捐给寺庙的财产都要了回来,还给你点上了一对长明灯保佑你永远能享受幸福的挨揍。”他扳过史蒂夫的脸,看那些皮开肉绽的伤,嘴里发出啧啧的感叹。


史蒂夫抓住他的胳膊,压抑着澎湃的心情说:“托尼,是他,真的是他!我把队员们留在外面,说你揍吧,随便揍,他把我打成这样然后悄悄说——你猜他说什么?”


托尼耸耸肩。


“他说‘九头蛇在监视着我,我只有这样把你往死里揍,他们才不会怀疑,我才有机会逃离。你等我消息。’他叫我等他,你相信吗?哈哈哈,他想起来了!”


托尼郑重的把手按在史蒂夫肩膀上,没有伤的那边,“亲爱的史蒂夫,你放心,我绝不放弃你,就算不动用纳税人的钱,我也会不惜一切代价来医治你的妄想症。但是,首先,你要正视你自己的病状。”


史蒂夫以为他真的不相信,焦急的说:“托尼,相信我。他揍完我要撤离的时候,我控制不住自己,紧紧抱住他,不让他走,就像这样——”史蒂夫激动起来,贴近托尼,圈住他的腰,“他掰我的手,说再不放手掰断我手指,我说除非保证我还能见到他。他骂我笨蛋。然后我才想起来往他手里塞了一个跟踪器,他没有丢掉。幻视每天帮我从网络里跟踪定位器,今天的报告应该也来了——幻视?”他对着某个看不到的通讯设备喊。


只有零点零几秒的间隔,“队长,这是今天的跟踪报告。”幻视出现在病床前。


他困惑的看着还没分开的两人。托尼坐在史蒂夫床上,手放在他肩膀上,而他的队长也充满占有欲的揽着他的腰。


“队长,史塔克先生,我是不是该走开?”幻视问。


史蒂夫和托尼面面相觑,他们想起来幻视其实还没有满一周岁。


TBC

评论

热度(137)

  1. MIO_robocotton2cotton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