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O_robo

麒麟夏陆夏,EC鲨美,锤基,SD,DC。伞修,魏叶,喻叶,喻黄。狱寺隼人痴汉不能救。剑三,策藏,道剑道,羊花,策花,DNF。我老婆一张嘴能气死我,游戏乃精神食物。今生无悔控萝莉。

山高水长【一】

虽然是个喻黄喻,但喜欢叶修。

短见的少妇:


  • 警匪PARO


  • 叶喻ONLY,其他CP可能有


  • OOC一定有


  • 工科小学生的处女作,狗血准备就绪


  • 自己动手丰衣足食系列


  • 强行HE【舍不得虐我文州


  • 自我流警署系统注意





买完票和水上车以后,喻文州靠着车窗重重地呼了口气,好友的嘴炮技能在这种时候连他都招架不住。




搞什么啊,他只是去趟H市而已,虽说时间长短不定。




旁边刚坐下一位乘客,身上的烟味让他皱起了眉,伸手揉揉眉心,却感觉又有一阵薄荷味袭来,他鼻腔被抚慰,转头去嗅来源,捕捉到一张写满慵懒和疲惫的笑脸。




对方冲他一笑:“抱歉啊,我烟瘾太大。”




说完作势又要喷手中的清新剂,喻文州下意识去拦他的手:“这样挺好,合适。”




对方低声笑了笑收回手,喻文州怔了怔不好意思地转头回去,嘴里念叨着“车怎么还不开”。




身边的男人抬手看看腕表,正准备回答他,一位中年男士走过来,看看手中的票,又看着喻文州,“咦”了一声。




喻文州转头微笑:“先生不好意思,能麻烦您跟我换下位置吗?”




“可以啊……你位置在哪儿?” 




“在那儿。”手指了指一个稍远些的座位,喻文州拉开安全带站起身,将人带过去坐下,道了声谢就往回走,刚坐回去车就开了。




他头靠着窗看着窗外,不远处蓝雨警署的标志在阳光下发出耀目的蓝。




他勾勾嘴唇,在心底描绘那个标志一遍又一遍,缓慢的,郑重的,像那天他在前辈面前接过那个任务时一样的认真。




但很快头昏脑涨起来,手忙脚乱在包中翻找晕车药,才想起跟好友聊太久忘在柜台忘记拿,咬牙靠回椅背,胃部喉咙都不舒坦,他闭上眼试图入睡。




“晕车?”快要入睡、五脏六腑都要得到拯救的那刻旁边突然有声音传来,喻文州皱皱眉头,依然闭眼用鼻音答了一个“嗯”,明显的不想搭理。




对方又是一笑,接着没了声音,喻文州迷迷糊糊困着觉,突然感到太阳穴间一片清凉,他舒服地哼了哼,费力睁开眼睛:“……怎么?”




男人眨着眼睛点他太阳穴:“晕车贴。”




“……”不好意思+1。




男人不以为意,问他:“去H市?”




……不废话吗。喻文州点点头。




“很少坐车?这么大了还晕?”




……算嘲讽吗。喻文州再点点头。




“去H市干什么?”




……要你管。喻文州还是点点头。




反应过来的时候对方一双眼笑得促狭,他忙开口:“被公司炒啦,去找工作。”




“哦。”




接着又没了声音,沉默间喻文州想着应该道谢,刚要开口却感觉旁边的人低着头肩膀不住地抖动,显然是在憋笑。




”……喂。“有这么好笑吗?喻文州语气不悦。




对方抬起头,一脸真诚:”……?“




他突然忘了刚才要说什么。




”哦哦,刚才我在看我妹妹给我的书。有点好笑。“对方却好像懂了他的不悦来源,忙不迭解释。




他侧头看了看男人手边,是当红女作家苏沐橙写的《荣耀》。这本书他听说过,是苏沐橙到处搜罗的小段子,都是荣耀警署各顶尖警员们的日常。




是挺好笑。喻文州不好意思+2。红着脸不说话。




”你和我妹妹挺像。“男人看他尴尬便找起话题。




”……?“他回男人一个同样真诚的问号。




”为什么要换位置?“男人抿抿嘴却不答他,反倒问起他来。




”从小就喜欢坐这儿。“喻文州坐的是最后一排最右靠窗的位置,票是好友帮他买的,自己买的话他会说座位号,就不会这么麻烦。




”晕车坐后面会更恼火。“




”喜欢,没办法。“




”我妹妹每次也这么说,“顿了顿,男人笑起来,”她也丢三落四。“




”我哪有……“




”下次记得带上晕车药。“




……喻文州不好意思+MAX。




跟男人东扯西扯,中途又睡了几觉,车终于到达H市。




喻文州下车后男人已经没了踪影,他打了的士到了提前租好的公寓才想起,还没有跟那人道谢。







另:


别问我为何叶神这般苏,作者亲儿子!好吧其实是妹控情结作祟hhhh


广州到杭州显然一般人都不会选择十几个小时的汽车……但为了这俩谈恋爱假定四五个小时


这章文州性格太过OOC,但一个人晕车的话有多恐怖我相信有人懂

评论(1)

热度(32)

  1. MIO_robo短见的少妇 转载了此文字
    虽然是个喻黄喻,但喜欢叶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