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O_robo

麒麟夏陆夏,EC鲨美,锤基,SD,DC。伞修,魏叶,喻叶,喻黄。狱寺隼人痴汉不能救。剑三,策藏,道剑道,羊花,策花,DNF。我老婆一张嘴能气死我,游戏乃精神食物。今生无悔控萝莉。

【金色大街】(喻黄喻)12

燕麦泥:

12.




那天晚上黄少天没有回宿舍。




这并不是什么奇怪的事,那天晚上很多人通宵,在学校里,或者跑出去闹。


度过最后一个黑夜,再一起迎来第一个黎明,所谓的跨年才算完整。




喻文州回到宿舍的时候已经接近凌晨四点。


会里有些人还要出去吃宵夜庆祝,喻文州摆摆手拒绝了邀请。


他忙了那么久,只有中间发烧的空当休息两天,今晚又在寒风中吹了十个小时,实在精疲力尽。


郑轩已经睡着了,喻文州洗漱完,扫了一眼对面的空铺,来不及多想,倒在枕头上便睡过去。




这一觉直睡到中午,喻文州懒洋洋的从梦中脱身,卷着被子又赖会床,才慢慢起身。


黄少天不知道几时回来的,现在正在对面沉睡,脸埋在被子里,只露出毛茸茸的黑色头发。


喻文州站在床边看了他一会,很久没有这样看他,心里柔软的像装了几百朵棉花糖。


他觉得自己简直可以什么都不做,就站在这里一直看下去,直到地老天荒。


实在忍不住,他伸出手,悄悄摸了摸黄少天的头发。




光滑的发梢绕过他的指尖,喻文州才猛然回神,意识到自己太过放松了。


无声的叹了一口气,他收起情绪,背起书包准备出门。




食堂虽然开门,提供的东西却朴素的可怜。


跨年已经圆满结束,喻文州的心情轻松了很多,慢悠悠的走出校门觅食。


正巧在快餐店里遇到方锐和吴羽策,“会长会长!”,方锐伸手招呼他。


喻文州端着餐盘坐到他们那桌,笑着打量了一下他们的脸色:“熬到现在?”


吴羽策本来就有些面冷,长的清秀骨头倒硬,难得见到他没什么精神的模样。


“别提了,你也知道昨天多难打车,”方锐说着打了个哈欠,“李迅他们一个车里塞了五个人,笑岔气了都,我俩不想跟着挤,好不容易坐公共汽车回来的。”




喻文州想象一下也觉得好笑,方锐又多说了几件昨晚的热闹。


这些都是喻文州没机会体验的了,想想不免有点可惜,但是大家玩的高兴倒也值得。


喻文州突然想起来,随口问:“少天昨晚跟你们一起吗?”


“没有啊。”方锐摇头。




他们两个人先吃完,赶着回去补觉。


吴羽策起身的时候竟然对喻文州露出个浅笑:“会长,新年快乐。”


“新年快乐。”喻文州笑着和他们告别。




吃完饭,喻文州径自去了图书馆。


新年过去,就是期末将至,无情的考试正在前方等着他们。


喻文州之前一心二用,没怎么专心听过课,现在不得不认真补一补。




新年第一天的图书馆十分冷清,对喻文州来说再好不过。


他在书架中穿绕,一边挑一边读。


他慢慢拣选着,不经意又想起黄少天的事。


不知道他昨晚玩的怎么样,既然没跟方锐他们一起,不知道是干什么去了。




……难道是和那个女孩在一起。




喻文州突然扶住书架,刹那间竟然涌起低血糖般的晕眩。




只是短短一瞬,连喻文州自己也对这种突如其来的虚弱感到不可思议。


他重新握紧手里的书脊,仔细将它放回原位。


黄少天会和那个女孩一起,照理说也没什么好奇怪的。


他们已经约会过,还在楼下拥抱……




喻文州随手又挑了两本书,弯下腰,直接盘腿坐在地板上。


他微微向后倚着,后背依靠着摆满书的书架,心脏依然一下一下的重重抽动。


原来他一直在回避这件事。


他明明看见了,也知道,却从未在心底接受过。


好像这样就可以让那件事销声匿迹,永远不用去面对。




可是昨天,黄少天一夜都没有回来。




喻文州垂着眼睛,什么都看不下去了。


难受的直不起身,他索性向旁边歪斜,慢慢躺下去,拿书盖住自己的脸。




在后来漫长的人生中,每当再遇到觉得自己要过不去的坎,喻文州总会想起那个时刻。


图书管里安安静静,毫无旁人。浮尘悬在半空,冬日午后的阳光从天窗泄露进来,一层一层的顺着书架流淌。


坚硬的低温透过衣服,浸凉了他的后背。


喻文州独自平躺在木地板上,想着黄少天。




那种感觉,就像死过一次一样。




考完试便开始放春假。


黄少天的家在隔壁城市,一年能回去好几次。


过完年,他在家里闲得没事,干脆又拎着行李提早回了学校。




学校里的人气自然单薄极了,黄少天跑去跟叶修混了几天。


叶修家里好像有些底子,他却偏偏选了一个父母非常不喜欢的专业,也不打算继承父业。


自从上大学起就跟家里闹翻,每年春节都不回去。




研究生的宿舍是两人一间,正好黄少天可以睡另外一张床。


叶修的生活习惯简直不能更随便,跟他一起住越发堕落起来,不整理衣服不叠被,饿了就吃泡面或者叫外卖,游戏可以打到半夜三四点。


但是颓废的日子过久了更加空虚,说到底黄少天还是心病难治。


他输了几次PK,推开电脑跳起来:“不打了不打了,我说叶修你能不能少抽点,开窗户要被冻死,不开要被呛死,大过年的还让不让人活了!”




叶修当然没搭理他。


过了一会,叶修往外瞅瞅,看见黄少天抱着罐啤酒趴在阳台上。


白天不是刚下过雪吗,这是有多想不开。


大过年的……叶修叹了口气,踩着拖鞋也走出去。




黄少天见他出来,把啤酒往他面前推了一下:“喝吗。”


叶修看都没看:“你不冷?”


“冷。”难得黄少天言简意赅,但是没过一会他又开始了,“你看,那边有个雪人,这技术也不过关啊,怎么脑袋跟肚子一样大。哎你记不记得当年咱们在广场堆的那个,跟老韩长得特别像,我和文州还给它捏了好几个钱包呢。”


他这句话说得倒是很顺,不过叶修觉得好像凭空冒出个调节音量的开关,在那两个字上突然扭低又很快扭回来。




“文州快过生日了吧,可惜在放假。”叶修突然说,“他最近干什么呢?”


“不知道啊,”黄少天抱着啤酒,面无表情的看着远处的黑暗,“大概和往年一样,走走亲戚之类的。”


“你准备送他什么?”


“没想好。”




虽然知道黄少天其实是个冷静的聪明人,但是突然撕下话唠的面具、露出这么一副薄而锋利的本色,即使是叶修也有点不太适应。


他想了想:“三月要搞校庆,你知道吧。”


黄少天应了一声。


叶修用指甲弹掉烟灰,再开口已经有些认真:“这个事情不容易,你得帮帮文州。”




黄少天没有说话,脸上也没有动静,不知道听进去多少。


叶修却不再继续劝下去,又陪他呆了一会,伸手拉他回屋:“走了走了,别再真弄出病来。”




这一年的春节比较晚,开学也晚,等学生放假回来,过去新鲜劲,满打满算只有三周的时间。


校庆可不比元旦活动,那些都是关起门来让学生自己玩的,随便怎么胡闹。


但是这次是八十周年,校方免不了在面子上下功夫,据说还要邀请各界校友,媒体采访,市领导也会参加。




喻文州又开始转轴似的忙碌起来,忙得他在某一瞬间都开始想自己到底是为了什么。


他也只是个二十一岁的普通年轻人,他也会有怠慢和厌烦的任性。


或许有人天生喜欢工作,但他并不是。


他从未怀抱着巨大的野心,对名利没有渴望,只不过认为有些事情要做就要认真的做好。




认真做好,谈何容易。


走在校道上,经过的同学大多谈论着喜欢的人、喜欢的饭馆、喜欢的电影,或者讨厌的人、讨厌的饭馆、讨厌的电影。


但是喻文州已经很久没有感受过这些私人的情绪,他没有时间,学生会长这个头衔仿佛一个无敌黑洞,不停吞噬他的时间。


他变成了一个【大家的喻文州】,和【学校的喻文州】。


他已经快忘记自己喜欢什么了。




对了,他喜欢黄少天。


他只喜欢这一个,这也是他唯一的求之不得。




无论如何,喻文州不是个软弱的人。


因为他的坚持不懈,才完成了很多了不起的事情,被那么多人尊重和喜欢。


所以,尽管那些负面情绪时不时会窜出来,他依然努力克服着它们,专注在眼前的这些文件和表格上。


星期六的上午九点,很多人都还赖在被窝里。


喻文州挑了一件空教室,独自坐在中央,准备做完这些枯燥而繁琐的工作。




不知道做了多久,他揉了揉眼睛,正准备从书包里拿两支另外颜色的笔。


教室的门突然被推开了。


喻文州抬起头,有些惊讶的看见黄少天走进来。




黄少天的脸上却丝毫没有吃惊。


他就这么自然的走过来,拉开喻文州课桌前那张椅子,反跨着坐下去。




“……你怎么来了?”


“哦,”黄少天抱着椅背,胳膊肘搭在课桌上,含糊的说,“来看看你。”











评论

热度(6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