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O_robo

麒麟夏陆夏,EC鲨美,锤基,SD,DC。伞修,魏叶,喻叶,喻黄。狱寺隼人痴汉不能救。剑三,策藏,道剑道,羊花,策花,DNF。我老婆一张嘴能气死我,游戏乃精神食物。今生无悔控萝莉。

【金色大街】(喻黄喻)11

燕麦泥:

11.




如果面前有个悬崖,黄少天就把喻文州推下去。


但是没有,所以他只能按捺着,沿着扶手走完每段楼梯。




走出楼道,竟然又开始下起小雪。


黄少天抬起头望着天空,那是一种毫无生机的混沌和苍白,连氧分子都奄奄一息似的,让人喘不过气。


他一步一步的踩在雪沫上,虽然感觉越来越冷,却始终没有加快脚步。




他告诉自己没有生气,但是他找不出借口遮掩心中的失望。


他从来没想过喻文州也会有让他失望的一天。


他曾经以为就算全世界都与他为敌,喻文州也一定不会让他失望的。


然而刚才喻文州站在他面前,只有一个手臂远的距离,黄少天却怎么都够不着他了。




黄少天最后看了一眼雪雾中的教学楼,窗户紧闭,仿佛一座孤独的城堡。


然后他拉起围巾遮住口鼻,头也不回的向前走去。




转眼就到年底,圣诞因为不是假日,学生会没有多做活动。


不过单是全校的节日装饰就够折腾的,彩灯、彩带、花卉、纸牌……主广场还摆了一棵巨大的圣诞树。


为了有惊喜感,大部分都是趁大家回到宿舍之后,学生会连夜赶工完成。


到了第二天晚上,夜幕降临,校道上燃起红黄蓝绿的光芒,莹莹滟滟向四面八方流去,浪漫至极。




百花缭乱


喻文州好样的!叶修当年搞的那些寒酸劲简直不能比!


一叶之秋


时代在进步啊,三年前你还在用诺基亚的小砖头呢。文州这次做的挺漂亮的,我就知道小姑娘们和张佳乐最爱这一套了


沐雨橙风


秀秀,我想去拍张圣诞树的照片


风城烟雨


好的,等我自习完去找你


鬼灯萤火


T T


逢山鬼泣


你哭啥,趁着还年轻赶紧去享受享受


鬼迷神疑


首先,你得,有个女朋友


鬼灯萤火


这两天每个来找我说话的小姑娘,都在问周泽楷的圣诞有什么安排T T


一枪穿云


……


鬼迷神疑


我去李迅你真是干一行爱一行啊,都开始卖情报了啊


唐三打


应该只有小周的情报能卖的出去吧


鬼迷神疑


林大大别伤心呀,您依然是我们社院一棵草!


石不转


李迅,你还卖过谁的情报。


鬼灯萤火


说起来不好意思,目前还在拓展业务阶段,除了校草就只有会长的了


一叶之秋


前任会长呢?现在的年轻人也太忘本!


鬼灯萤火


叶神您太神秘了,她们就是想买照片我也没有啊


风城烟雨


等等,你还卖照片?有喻文州的吗,我们院有个小姑娘想要


百花缭乱


上次黄少天那张让你一夜成名打出口碑了是吗


一叶之秋


我说今天怎么这么安静,看来良辰美景,少天又……


鬼迷神疑


懂。


百花缭乱


懂。


索克萨尔


李迅,校刊要用的照片,你拍好了吗^^


鬼灯萤火


……Orz


鬼灯萤火


等等等等等会长别生气我错了我这就去!!!!!!!!!!!!!!!!




其实叶修没说错,黄少天确实正在校道上闲逛。


只不过不是和小姑娘,是和郑轩。




这个圣诞的布置虽然漂亮,也没什么稀罕,每年都有,并且会一直持续到新年之后。


前两年黄少天都是和喻文州一起看的。


下了晚自习之后,两个人在人潮中慢悠悠的闲逛,偶尔念叨几下路上太腻歪的情侣,或者对着彩灯自拍来自拍去的女孩子。


全是一些无关紧要的事,却总是说的很开心。




只要两个人在一起,不管说什么做什么都很开心。


这样的朋友,也许一辈子只有一个,也许一辈子一个都没有。


他们那么了解彼此,所以黄少天一直想象不出他们吵架会是什么样子。




现在他知道了。


但是这样说也不准确,如果黄少天只把他当朋友,肯定不会变成这副模样。


他们会拉开距离,是因为黄少天已经没有办法保持朋友的立场去看他。


和友情不同,爱情总会滋生秘密。


比如黄少天喜欢喻文州。


这个秘密藏匿在他身体深处,他不敢告诉任何人。




因为心态变了,跟喻文州一起走在这条浪漫的灯河里,变成比往年重要得多的事。


所以现在黄少天很不高兴。


见不到面不高兴,见到了也不高兴。


自从那天喻文州挣开他的手,黄少天就不太想看见他,也不想跟他说话。




郑轩在旁边操碎了心。


以前他还嫌弃312的气氛太甜,现在的低气压能把人憋出忧郁症。


手机叮叮当当响起来,郑轩看了一眼。


“黄少,宋晓说院里多出一个摊子,问你能不能去帮忙。”


“……什么?”


这心不在焉的状态还能不能行。


“跨年的夜市。”


“啊……”黄少天含糊的答应下来,“行吧。”




跨年可比圣诞热闹多了,毕竟是一整年里最大的活动。


三个多小时的晚会,零点的烟火,贯穿整条主校道的夜市,还有各种游戏和抽奖。


就算他们不吵架,那天晚上黄少天肯定也是没办法拉着喻文州出去玩的。


喻文州大概是全校最忙的人,他不用去做什么,但是所有事情出了问题都要来找他。




现在正好,黄少天把自己裹的毛茸茸的,蹲在摊子上做生意。


身边没有人,至少还有钱吧。




宋晓他们那个摊子是卖气球的,原来那哥们的女朋友在隔壁市,突然要来,就这么叛变了革命。


摊子不大,就是气球要现做比较麻烦。


他们下午的时候已经用机器吹了一大堆,没想到太受欢迎,不得不一边做一边卖。




忙了半天,黄少天水都没喝上几口,总算把两袋气球都卖完了。


他揉了揉被绳子勒红的手指,坐在椅子上问宋晓:“几点了?”


“什么?”


人多声嘈,说话都得跟喊山似的。


黄少天累的不想说话,指指手腕,宋晓拉起袖子将手腕伸到他面前。


已经十一点了。


黄少天又歇了一会,拍拍宋晓的肩膀:“我出去逛逛。”


宋晓依然听不清楚,不过看他嘴型大概明白是什么意思,点了点头,又接着去忙。




黄少天手插在兜里,随着人潮慢慢向前走。


两旁的树上悬挂着红色灯笼,摇摇曳曳像江水流向远方。


这种环境里很少有像他这样一个人走的,都是三三两两,热闹非凡。


擦身而过的女孩们打扮的花枝招展,眼影在夜色中蝴蝶一般。


很多人戴着不停闪烁的荧光头饰,还有贴在脸上的彩色贴纸,在黑夜中破出一条起起伏伏的光路,仿佛有凤凰游离水面。


人声鼎沸,黄少天的视线扫过他们年轻而神采奕奕的脸,大笑和尖叫毫无间歇的耳边回荡。




他们真开心啊。


黄少天觉得自己不慎撞进一个电影的画面里,浸过水似的颜色鲜明逼真。


他们沉浸在自己的欢乐中,没有人能发现自己的格格不入。




又漫无目的的走了一会,黄少天忍不住攥了下手心。


他在旁边的摊子上买了两块刚出锅的蛋饼,然后向中央广场走去。




广场上搭着的舞台,在夜空下就像个巨大的发光体。


晚会已经临近尾声,很多人都去逛夜市了,剩下的也没几个在专心看表演,现场有些乱糟糟的。


黄少天沿着外围转了半圈,偶尔看见两个学生会的人,黄少天拉住他们:“文州呢?”


全都摇头说不知道。


黄少天只好继续往前找。




渐渐走到舞台侧面,黄少天突然停下脚步。


隔着人来人往,喻文州正和一个女孩在不起眼的阴影里,两个人坐在一张长桌子上。


那个女孩说了什么,喻文州认真听着,突然笑起来。


这么远的距离,分明是看不清的,黄少天却觉得自己能看见喻文州的脸,唇角弯出弧度,和侧过头时的轮廓。


他正好站在其中一个音响的附近,舞台的配乐正到高潮,震耳欲聋,连地面都在微微摇晃。




喻文州竟然也是在这电影里的。




沉浸在快乐中,和那些人一样遥不可及。




黄少天一动不动的看了一会,也许只有几秒,也许一个世纪那么漫长。


然后他转过身,重新走进人潮中。




这次他走的很快,不看两旁的热闹,也不看路上的行人。


只是一味的往前走,漫无目的又压不住的急切。


路过宋晓的摊子,黄少天随手将拎着的袋子塞给他:“给你们吃的。”


宋晓接过来,看出是什么东西刚要道谢,一抬头已经找不到黄少天的影子。




找不出词语来形容心里的翻江倒海,等回过神来,黄少天终于停下脚步。


他左右看看,发现自己走到许愿墙这边来了。


这是学校的一个长围墙,每到年底,就贴上横布,让大家可以在上面写一些愿望。


黄少天自己没写过,往年也没有注意。


现在不知道怎么想的,他凑到前面,索性慢慢的看起来。




颜色五花八门,字体也美丑不一。


愿望大多是那么几种,学业、健康、工作、爱情。


有些人写的很长,抄了段诗句,或者小说里的台词;有些人只有短短几个字,依然印象深刻,带着不同的力量。


明明是不认识的人,也不知道每个人背后有怎样的故事。


但是那些字句总是令人感动的,能穿透空气,变成形体,顺着血液涌入心里。




黄少天正看的认真,突然听见身后的人群响起一阵惊呼。


他转头去看,黑色的夜空炸开一朵红色的烟花。


紧接着是绿色,黄色,微光扶摇而上,然后无数流星倾盆坠落,刹那间天地一片光明。




那是怎样汹涌的艳丽,仿佛整条银河都倾倒下来。


斑斓的光彩在虹膜上不停闪烁,火星陨落的那么近,几乎触手可及。


人群不时爆发出欢呼,新的一年来到了。




在这场盛大的狂欢中,黄少天独自仰头注视着夜空。


他忽然觉得有些喘不过气,不得不张开嘴呼吸。


风声铺天盖地,寒冷的空气灌入他的身体,不知名的痛感撕心裂肺。


刚才看到的那些苦涩而浪漫的句子,纠缠着神经,在脑中隐隐作响。




黄少天固执的睁着眼睛,他以为会有酸意涌上鼻梁。


然而直到整片夜空恢复黑暗,再无动静,他也始终没有流出一滴眼泪。









评论

热度(7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