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O_robo

麒麟夏陆夏,EC鲨美,锤基,SD,DC。伞修,魏叶,喻叶,喻黄。狱寺隼人痴汉不能救。剑三,策藏,道剑道,羊花,策花,DNF。我老婆一张嘴能气死我,游戏乃精神食物。今生无悔控萝莉。

【金色大街】(喻黄喻)10

燕麦泥:

喻黄竟然不同月还能同日,一冬一夏整整六个月,so!对立!so!互补!


(激动的泪水QQQ


顺便说我是O型摩羯,我的同类是Mr.吴羽策和Mr.张新杰,现在你们知道我是个多性冷的人了吧 #预防针# 




10.




黄少天买了午饭回宿舍,看见喻文州又睡着了。


他摸摸喻文州的额头,热度已经退下去。


黄少天坐在椅子上,怔怔的看着他沉睡中的脸。


喻文州的长相柔和,睡着的时候格外安静。他的眼睛有些狭长,笑起来总像有什么在里面流动。


虽然也是好看的,但绝不会有人拿他和那个可爱的女孩子来比较。


所以黄少天觉得自己一定是脑子被门挤了,不然怎么会这样看着他,心里头就痒痒的,某种冲动扼住喉咙,破土欲出。




喻文州似乎出了一点汗,黄少天伸出手帮他将被子往下褪一些。


又怕他凉着,只好重新掖紧。


这样反反复复,连黄少天都觉得自己像个傻瓜。


关心则乱,他烦躁的挠挠胳膊,不能再看下去了,转身回自己床上趴着。




手机突然想起QQ的提示音,打开一看,又是一张照片。


黄少天简直要气死了。




夜雨声烦


李迅你特么是在学校里装了三百个摄像头吧!怎么哪都有你啊!


鬼灯萤火


没有没有,今天实验比较简单,我不小心往窗外一看……


一叶之秋


少天啊,光天化日的注意一下影响,下回要抱也换个地方


逢山鬼泣


等等我看漏了两集吧,怎么就进展到这了?!


风城烟雨


你看漏了,昨晚上已经播过约会共餐那段




眼看着他们又要轮一遍昨晚,黄少天噼里啪啦打了一大堆字准备刷屏。


突然对面有些响动,喻文州翻了个身,睁开眼睛看着他,低哑的问:“……几点了。”


“中午,”黄少天扔掉手机,倒了一杯热水递给他,“你觉得怎么样?饿不饿?我这有吃的。”


喻文州撑起身体靠在床头,发梢凌乱的样子使他看上去更加苍白一些,但他还是温和的说:“没关系,就是有点累。”




黄少天突然有点不太会说话了,他的心态还没有完全转换到新的角色定位上。


除了别扭和紧张,他的脑子里一直有个声音提醒喻文州现在正喜欢着别人。


一想到这个就仿佛什么东西在顶撞他的胃,特别特别不高兴。


到底是谁啊!黄少天心想等喻文州病好一定得从他嘴里把那个名字撬出来。


等等,他好像又不想知道,最好喻文州永远都不要在他面前提起那个人。




“少天……少天?”


“啊?”黄少天回过神。


“我问你吃过饭了吗。”


“哦,还没有。”


黄少天拆开塑料袋,拿出几个饭盒:“哎呀,忘记拿筷子了,我问问隔壁有没有。”




喻文州笑着看他走出去,突然想起自己的手机,在床上找了半天才发现。


没有未接电话,只有几条短信,和信息数已经变成99+的QQ。


喻文州点开,刚开始随便划了两下,手指移动的速度渐渐慢下来。


他看的很仔细,一条一条读过去,也许因为发烧的虚弱,密密麻麻的字数让人眩晕,明明看见了,却看不懂似的。


相比之下,图要来的直观很多。


喻文州盯着屏幕,心想李迅的技术还不错,把少天拍的很好看。


只不过……




只不过。


喻文州忍了一会,然后手指去点关闭的图标。


竟然手指滑开,连续点了三次才关上。


他刚将手机放回枕头边,黄少天正好走进来:“我就知道隔壁天天叫外卖肯定一堆筷子,给。”


喻文州微笑着拆开筷子,拆的不好,边上毛躁躁的。


他用手指去拨,细尖的竹屑一下子扎进指腹。


他不著痕迹的拔掉,接过黄少天递给他的饭盒,开始吃这顿苦涩的午饭。




这大概是他们之间最干涸的一次共餐,两个人各自想着难堪的事,谁都没注意自己吃了什么。


好不容易吃完,黄少天收拾一下,揉了揉眼睛:“我要睡一会,你呢。”


喻文州摇头:“等会吧,我睡得太多了。”


黄少天爬上床,他本来昨晚就没休息好,很快就睡着了。


喻文州打开电脑看了一会,眼膜和太阳穴又开始疼,只好继续躺回去。


他抬起手看了看拇指,已经看不出痕迹,连血都没有出。


但是那种刺痛还残留着,甚至转移到另一个地方,就像那些照片,看上一眼就再也忘不掉。


他翻了个身,背对着黄少天,重新闭上眼睛。




低烧来的快,去的也快,身体却要慢慢养一养。


喻文州觉得自己病的非常莫名其妙,也没有鼻塞咳嗽,只是突然被抽空全身的力气,血肉模糊的难受了一晚,第三天已经恢复如初,什么迹象都没留下。




再去学生会的时候,李轩竟然超额高效的完成了任务,把他那份也做完了。


“怎么回事,良心发现啊。”喻文州笑着看他。


李轩有些惭愧:“是我没教育好李迅,对不起党和组织。”


喻文州笑着垂下睫毛:“别再说这些吧,我已经开不起这种玩笑了。”


李轩心里一惊,但是看见他平静的脸色,停顿了一下,最终还是岔开话题。




黄少天却在这时候,开始频繁的往学生会跑。


知情的几位最初还以为他是来找喻文州,几乎要唱起庆祝歌,但是渐渐的发现他好像也不是为喻文州来的。


喻文州太忙了,加上不知有意无意的回避,黄少天经常跟他说不上话,一个人在会里瞎逛。


还一副非常关心低年级同学的样子,跟他们打得一片火热。


“什么情况?”肖时钦都看不明白了,悄悄示意张新杰。


张新杰也摇头,视线在两个人的背影中又多转一圈。




这个事情里就没有一个明白人。




初雪落的毫无症状,早晨睁开眼,外面皑皑一片。


黄少天懒惰的打了个哈欠,再次缩回被窝里。


今天是周日,但是喻文州又出门了。


黄少天的心情有点不太好。




他做了一个梦。


梦里的喻文州一改冷淡,仿佛回到从前那些亲密无间的时光里,站在台阶下对他微笑。


那是春天的雨后夜晚,他们并肩走过窃窃私语的树木,绕满蚊虫的路灯,波纹流转的水洼。


桃花几近凋谢,玉兰落下枝头,空气中弥漫着潮湿而腐朽的花香。


一切都那么舒适,连黄少天都懒得说话,只是走的松松散散,撞到喻文州的肩膀,然后离开,然后又撞到喻文州的肩膀。




他们同时看见前面有人站在光影里,稍微走的近点,原来是小姑娘在告白。


那个男的不就是今年最出名的新生吗,叫什么来着,哦,周泽楷。


不好走过去,两个人停在大榕树后面,黄少天轻声问:“这是情人节之后的第几个了?”


喻文州安静的比了个【八】的手势。


啧啧,黄少天撇嘴,“长得帅了不起,追的人都要排队。”


喻文州轻笑:“你也会有那么一天。”




黄少天顾着看八卦,慢了一拍才反应:“你说什么?”


喻文州扬扬下巴:“被人拦在路上告白。”


黄少天看着喻文州,看见他阴影中的温柔侧脸,衬衫领子上橘黄的光斑。


一阵冲动突如其来,黄少天突然说:“不要她们。”


嗯?喻文州转过脸看着他。


“文州,我……”




黄少天焦急起来。


不知道为什么,舌头就是不听话,那几个音节怎么都发不出口。




喻文州笑了,他轻声说:“我明白的。”


他伸手覆住黄少天垂在身侧的手背,黄少天便动弹不得。




“我都明白。”


他又重复一遍,带着笑意的脸慢慢向黄少天靠近。




然后黄少天就醒了。




别提有多丧。




梦里不知身是客。


心跳和幸福的感觉还清楚记得,萦绕在身体中久久不散。


黄少天盯着天花板很久,才慢慢回过神,抬起手遮住脸。




谁没有做过几个美梦。


但是你敢不敢再尝一次梦醒之后的苦闷和绝望。




【我都明白】


明白个鬼!梦全是反的。


黄少天简直不想起床了。


他花了两个星期去学生会来回打探,愣是没有找出喻文州喜欢的到底是谁。


不是说喻文州对她们不好,恰恰相反,喻文州对谁都挺好的。


他只有对自己不好,黄少天愣愣的睁着眼睛。


喻文州在回避他。




【我都明白】


……难道他发现了?


黄少天顿时挣出一身冷汗。


他们以前常常勾肩搭背,自从黄少天心里有鬼,就不太敢去触碰他。


手背贴着手背,心跳都要满世界的跑一圈。




他也曾经妄想过,或许喻文州被拒绝之后就不再喜欢那个女孩。


但是事实证明喻文州没有,他依旧郁郁寡欢,压抑着感官,烫不会觉得烫,冷也觉不出冷。


黄少天前天晚上买了一小盒雪糕,回来看见喻文州正背对着他在看电脑。


他一时兴起,偷偷用雪糕盒去贴喻文州的脸。


没想到喻文州只是瑟缩了一下,抬起头发现是他,便平常的问:“怎么了?”


这是正常人的反应吗?!


黄少天讨个无趣,咬着勺子飞快的把雪糕吃完,什么也不想说。




喻文州肯定还喜欢那个人,不然为什么这么不开心。


既然不开心,为什么还要喜欢她。


黄少天的心里过不去这个坎,她对喻文州不好,喻文州怎么不找个对他好的。


聪明人蠢起来简直不是一般的蠢。




郁闷了一个小时,黄少天揉揉头发坐起来,开始穿衣服。


他决定还是去找喻文州。




因为是周日,又到了饭点,整层楼都没什么人。


他一间一间的找,找到最大的教室,看见喻文州正和几个人在商量什么。


黄少天走进去,他们刚好结束似的,提起午饭的事。


李轩看见黄少天,十分配合的说:“那我们先走了。”


有个女孩冲喻文州挥挥手:“会长拜拜。”


嗯,喻文州点头,“下雪了,路上小心。”


黄少天忍不住多看她一眼。


喻文州却叫他:“少天?有什么事吗。”




“没有没有,找你去吃饭。”


黄少天手插在衣服兜里,盯着他将散纸叠好订起来,仔细放进文件夹。


没想到喻文州说:“你自己去吧,我还不饿。”


“那怎么行,”黄少天皱眉:“你是好了伤疤忘了疼啊,还想再病一次?”


喻文州笑了笑:“我早餐吃的晚,不然你跟李轩他们一起去。”




失恋多大点事,萎两天就算了,茶饭不思幼不幼稚。


黄少天不听他的,拉住他的手腕就往外扯。


喻文州竟然扭动着手腕,挣脱开他。




黄少天没反应过来,以为自己弄疼他,使他生气了。


他回过头刚要道歉,却看见喻文州还是微笑着。


他常常这样对黄少天微笑的,狭长的眼睛弯成优美的弧度。




可是这次他的眼睛里没有东西在流动。


他只是笑着说:“我不去了。”









评论

热度(6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