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O_robo

麒麟夏陆夏,EC鲨美,锤基,SD,DC。伞修,魏叶,喻叶,喻黄。狱寺隼人痴汉不能救。剑三,策藏,道剑道,羊花,策花,DNF。我老婆一张嘴能气死我,游戏乃精神食物。今生无悔控萝莉。

【金色大街】(喻黄喻)8-9

燕麦泥:

昨天那章真受欢迎啊,有虐才有市场是这个意思吗……




8.




故事在黄少天的世界中完全是另一个版本。




那天中午大一的小姑娘给他发短信,说今天过生日想请他吃饭。


这个总是没办法拒绝的,于是下午下课之后黄少天就去找她,两个人也是挑了校门附近的一家饭馆。


黄少天说唉唉真是不好意思你说的太突然了我没来得及准备礼物。


“没关系的,”女孩露出微笑,视线却垂落在桌子上有些紧张,“你能来我已经很高兴。”




其实黄少天很敏感,菜还没端上来他就觉得今天的气氛有点危险。


他却只能装作不知道的样子。


最后是他买的单,不能让女生请客啊。


他刚把找回来的零钱放进钱包里,对面的人突然开始告白。




她说学长我喜欢你。


她说我知道你这么聪明的人,肯定早就看出来了。


她说所以你能不能给我一个机会。




黄少天确实看出来了,他也认认真真的思考过。


他觉得这个女孩子挺可爱的,相处起来也很愉快。


然而好像总是差了点什么。




但是喜欢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不是在第一天觉得没喜欢上就要按下终止键。


世上哪有那么多一见钟情。


所以黄少天给了自己两个月的时间。


他想等等看。




他虽然话多,什么东西不能乱讲他却很清楚。


于是在最困惑和迷茫的那几天,他只问过喻文州一次。




喻文州看起来并没有多少兴趣。




这很正常,喻文州这个人好像从来不对谁的八卦特别感兴趣。


但是你的挚友在烦恼,就不能表现的稍微热心一点吗!


黄少天当时很想用手肘勾住他的脖子拉下来勒他几分钟。




无论如何,黄少天觉得喻文州是对的。


他肯定看出自己没那么喜欢那个女孩,所以不应该答应跟她在一起。


喻文州总是对的。


等了两个月,黄少天果然还是没有喜欢上她。


现在人家告白了,黄少天必须要诚实面对自己的心情。




可是啊可是,在女孩子生日的时候让她伤心是人干的事儿吗!


于是黄少天只好说:“你让我考虑一下,明天告诉你。”




这个答案似乎让小姑娘看见希望,她羞涩的抿着嘴角,点头说好。


黄少天把她送回教室,自己却心烦意乱,索性直接回了宿舍。


把书包甩在床角,他坐在床上拿出手机,看见QQ提示闪个不停。


点进去一看,群里正聊的热火朝天。


下午他和女生一起走出校门的背影,竟然被李迅拍下来了,放在群里八卦头条。




夜雨声烦


滚滚滚!都散了都散了!不好好自习瞎看什么!李迅你是不是今年四级还想考423!


鬼灯萤火


艾玛,主角出现了!您还满意我的技术吗,需要影印吗,第二张半价


风城烟雨


黄少啊,约会的时候玩手机不好


枪淋弹雨


自习我帮你请假了


鬼迷神疑


没想到第一个脱团的竟然是黄少,虽说道不同不相为谋,大家兄弟一场,还是祝你们幸福


沐雨橙风


祝你们幸福+1


鬼刻


祝你们幸福+2


王不留行


我早就看出你的面相,祝你们幸福+3




转眼排到10086,黄少天简直烦的不想再跟他们废话。


突然响起门口开锁的声音,黄少天吃惊的抬起头,喻文州竟然推门而进,黑色的头发被风吹得有些乱,衬的他的脸更加白了。




黄少天觉得风起云涌,一夜之间整个世界就变了天。


突然校园里多出很多情侣,突然老师说明天要考试。


突然树叶都掉的干干净净,突然初冬的寒意流窜的张牙舞爪。


突然喻文州忙碌起来,突然他(被)脱了团。


突然他们很久没有说话,他甚至不知道喻文州每天在干什么。




突然喻文州就说他有喜欢的人了。




谁啊?????!!!!!!!!!!!!!!




黄少天真想冲到对面把他摇醒,跟他说你不能这么吊着我你得给我交代清楚。


但是当然他不能,于是他只好一个人躺在黑暗中挺尸,眼睛睁开又闭上,再睁开再闭上。




其实他问了。


喻文州跟他说完之后,他的大脑空白两秒,竟然还卡壳了一下。


“是、是吗……哪天给我介绍介绍呗。”




但是喻文州笑了,他翻了个身,闭上眼睛。


像在说一个秘密,他轻轻的呢喃:“不告诉你。”




喻文州很快就睡着了,仿佛是一刹那的事。


刘海遮住他的眼睛,阴影在他脸上疲倦的垂落,黄少天简直不明白他怎么把自己搞的连睡着都那么累。


又小心摸了摸他的额头,似乎没有什么异样。


黄少天只好帮他掖紧被沿,关上房间的顶灯,重新窝回自己的床上。




然后他开始失眠。


一边头疼明天要怎么拒绝那个女孩,一边又在想喻文州到底喜欢的是谁,是学生会的吗,新生吗,怎么自己一点都不知道。


乱七八糟的念头不停旋转,黄少天迷迷糊糊的在梦境与现实的缝隙中穿梭,只有黑暗和寒冷一成不变。


不知道折腾了多久,他突然睁开眼睛坐起来。


光彩的朝阳从窗户中涌进他们宿舍,房间里还有窸窸窣窣的声音,似乎是郑轩在穿衣服。


黄少天愣愣的坐了半分钟,才反应过来哪里不对,匆忙跳下床,冲到对面去摸喻文州的额头。




果然是烫的。




郑轩看见他的动作:“文州发烧了?”


也是,平常这个时间他早就离开宿舍。


黄少天抱着胳膊盯了一会,转头跟郑轩说:“幸好今天是大课。你先走吧,我去买点药。”




黄少天拎着早餐和药回来,发现喻文州竟然醒了,脸颊还沾着水珠似乎刚洗漱完,正在往身上套毛衣。


“烧糊涂了吧,”黄少天毫不客气的扯了一把他的衣摆,“这样还想出去?”


喻文州是真的没力气,被他一拉身体晃了下,伸手去扶桌子。


黄少天吓了一跳,赶紧握住他的手,把他按回床上:“躺好躺好!”


喻文州抬起头看着他微笑,声音有些沙哑:“没想去上课,就是有点冷。”


“最好是!”黄少天又念叨起来,“那么累还喝酒,你是跟自己有多大仇。”




喻文州没有说话,任由黄少天把他塞进被子里,竖起枕头靠在身后,然后把还热乎的早餐放在他手里。


“你呢?”


“我吃过了。”黄少天摆摆手,拖着椅子坐到他床边,“专业课我帮你请假,你今天就老老实实歇着吧。”


喻文州“嗯”了一声,他其实没有胃口,但还是一口一口硬咽下去。




黄少天欲言又止的看着他,心里纠结死了。


昨晚上还没有反应过来,现在想想,喻文州这个半死不活的样子,说不定都是暗恋对象的原因。


最近每天耗在学生会也是为了跟人家多接触接触?这么不开心是还没告白?


为什么不说出来,为什么不告诉他。


昨晚说不定也是借着醉话才说漏嘴,否则还不知道要瞒到什么时候。




喻文州勉强吃了一半,实在吃不下了,将碗筷放在桌上:“放着吧,我等会再吃。”


“等会就别吃了,我再带热的回来给你。”


黄少天收拾收拾,直接将塑料袋扔进垃圾桶。


他揽起喻文州的肩膀,把枕头重新放好,再让他躺回去。


喻文州一直看着他的脸,这么近的距离,黄少天的刘海都要蹭到他的脸上。




黄少天掖着被子,突然听到喻文州叫他:“少天……”


“嗯?”黄少天抬头。


喻文州似乎才反应过来自己叫了他,摇摇头,不知何时覆在他手背上的手指也轻轻松开。




他移开视线:“对了,你帮我拿点东西给张新杰。”


“在哪,书包里?”


看见喻文州点头,黄少天打开他的书包翻找,“学生会给你发多少钱啊,叶修当初干的那么嚣张,怎么到你这就这么苦逼。”


喻文州只是笑着看他,任由他埋怨。




“好了我走了,”黄少天叮嘱他,“你记得吃药,有事给我打电话。”


嗯,喻文州温顺的点头。




9.




上完课,黄少天给张新杰发短信问他在哪,张新杰说在学生会。


你们还真是鞠躬尽瘁啊!




黄少天把东西给张新杰,李轩凑上来问:“听说文州病了?”


“是啊,不知道昨晚上还跟谁喝酒去了。”


张新杰的镜片一道反光:“跟我们去的。”


“我靠,是不是你们下毒,书里不都是这么写的吗,把会长做掉自己趁机上位什么的。”


“那也得等他干完活,现在把他做掉是要累死我们啊,”李轩指了指摊开一桌子的文件,“必须是团委的人凑的钱。”




张新杰从旁边找出一份表格:“这是今天发的,你带回去给他吧。”


“什么东西。”明明都是汉字,黄少天发现自己竟然看不懂。


“代码,”李轩又开始扯淡,“你看不懂吧,这是张新杰和肖时钦发明的,只有他们仨看得懂,为了防止泄露机密。”


黄少天退后一步,“我们不能做朋友了,万一敌人对我严刑拷打,我一定先把你供出去。”




张新杰简直不想理他们,又去忙自己的。


闹了半天,黄少天突然拉住李轩:“哎,我问你点事。”


“怎么。”


“今年学生会新进来多少人?”


李轩想了想:“二三十?等到年底就不知道能剩几个了。”


“这些人里有没有……对文州特别感兴趣的。”




问完之后黄少天在心里给自己点了个赞。


真是巧妙啊,机智啊,难道我还有做记者的天赋。




李轩乐了:“看你这话说的,喜欢喻文州的那不得从建院排到小礼堂啊。”


建筑学院在最北边,大家总欺负它,说它比北门还要北。


黄少天被噎个满,又不能反驳。


虽然没有仔细想过,他也知道学生会长确实是最大光环,就连叶修,当年的脑残粉都要论斤卖,只有真正进会的人才知道他的邪恶之处。


黄少天没办法,只好问:“……那文州有没有,特别对谁感兴趣的。”




李轩沉默了。


黄少天一眼看出他的心虚:“什么,你竟然也知道!”




但是李轩想的根本跟他不在一条线上,满脑子刷过“昨晚上喻文州回去跟他说什么了?”“这是劝好了还是劝坏了?”“张新杰你敢不敢出来帮帮我。”


他只好含糊其辞:“哦,好像是有这么回事……”


“怎么回事!”黄少天怎么可能放过他。


李轩赶紧说:“不是,我瞎猜的,没跟他求证过,不能乱说,你还是自己去问他吧。”


黄少天皱着眉:“他好像不想让我知道。”


你得先拒了那个小姑娘啊!李轩心想这思想工作怎么都让我给赶上了:“那可能是没到说的时候,他肯定会告诉你的。”


说完这句李轩暗自打了个冷颤,喻文州肯定会说吧,不会藏一辈子吧………………




黄少天不知道他复杂的心理活动,拍拍他肩膀:“算了,我先走了。”


李轩把他送到门口,黄少天还转过头说:“你们快点干活!别全都留给文州!最好什么也不要留给他!”


“……”李轩简直想砍死刚才操心的自己。




黄少天走到一楼,没有出去,顺手在旁边的房间扯了把椅子坐下来。


他拿出手机,对着短信界面开始打字,打了很多行,又全部删掉。


反反复复拖了很久,他最后还是只发送出去:【对不起】。




放下手机,黄少天靠着椅背发了会呆。


他刚才做了一件很可怕的事情,只有真的做了才知道,那是比想象中更加糟糕的感觉。




不知道过了多久,手机突然震动起来。


【你在上课吗?我在你们系的楼下等你。】


黄少天赶紧起身往那边走。


正是上课的时间,校园里只有零零散散的人,很容易就看见女孩坐在长凳上。


她转过头,看见黄少天,突然有眼泪顺着脸颊滑下来。


黄少天一下子就吓得不敢再往前走了。


他不是没见过女生哭,可是不管见多少次都不知道要怎么办。


何况还是因为自己哭的。




黄少天只好硬着头皮走过去。


“对不起,”他轻声说,“我只是……”


“不喜欢我。”


小姑娘点点头,眼泪又掉下来,“我明白的。”




黄少天很少有这样完全说不出话的时候。


他只能看着她,强迫自己不能逃开,必须面对这一切。


女孩突然说:“我可以抱一下你吗。”


黄少天愣了一下,然后微微张开手。


女孩靠过来抱住了他。




黄少天从来不知道一个人可以抖成这样,那种颤抖是比眼泪和哽咽更加剧烈的东西。


直接从身体的接触中将她的痛苦和悲伤传递过来,厚重的将他层层包围,几乎无法呼吸。


他可以闻到女孩用的洗发水的清香,也许眼泪正慢慢湿透他肩膀的衣服。


黄少天犹豫了一会,轻轻用手搂住她的后背。


“对不起。”


他又说了一遍。




冬日的太阳虚有其表,光芒又寒冷的照在校园。


黄少天一个人坐在长椅上,觉得这两天过的糟透了。


或者这两个月都糟糕透了,也许他应该从一开始就拒绝那个女孩。


喜欢竟然有那么大的力量,在它带来的幸福和痛苦面前,所有人都脆弱的不堪一击。




他突然想到喻文州。


喻文州也是这样在喜欢那个人吗,他会这么难受,也是因为对方拒绝了他吗。


喻文州当然不会哭的,也不会轻易向人表现出来。


但是黄少天能感觉到,他想起昨天晚上喻文州握住他手腕时候的眼睛。


虽然脸上在微笑,眼睛里却全是压抑和激烈的悲伤。


他甚至从来没有见到喻文州为别的事情悲伤过。




负面的情绪一样有感染力,黄少天觉得自己都要被喻文州的痛苦淹没了。


是谁让他这么难过。


如果是自己,就一定不会让他那么难过。


如果是……自己……和喻文州…………




细小的尘埃随着光线浮荡。


就在这凛冽而刺骨的阳光中,黄少天的心跳慢慢加快,没过多久,又一点一点连血液都冷下去。




他想明白了一件事情。









评论

热度(7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