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O_robo

麒麟夏陆夏,EC鲨美,锤基,SD,DC。伞修,魏叶,喻叶,喻黄。狱寺隼人痴汉不能救。剑三,策藏,道剑道,羊花,策花,DNF。我老婆一张嘴能气死我,游戏乃精神食物。今生无悔控萝莉。

【金色大街】(喻黄喻)6

燕麦泥:

6.




午休的时候收到黄少天短信,说张佳乐给他打了电话,周末要过生日请大家聚一聚。


果然晚上回家就看见群里在聊这件事。


KTV的地点和时间已经写在群公告,有小朋友问这是哪位学长啊?




君莫笑 21:34:02


张佳乐你都不知道,多有名啊,2004级,2010届


百花缭乱 21:34:13


滚滚滚滚滚!我延毕是有原因的!


海无量 21:34:15


光是张佳乐欢送会就开了三年,十里长街啊,都以为要送不出去了


百花缭乱 21:34:20


@冷暗雷 管管!


冷暗雷 21:34:31


对了,我周末要出差,去不了,礼物回头补给你


大漠孤烟 21:34:38


也出差,礼物让新杰带


再睡一夏 21:34:45


你们还有谁不去的我统计一下人数


再睡一夏 21:35:01


没有了吧?那我去打电话了


风城烟雨 21:35:09


你直接要最大的包间就行,他们太能闹


沐雨橙风 21:35:16


秀秀你到时候在地铁站等我,我们一起去吧


风城烟雨 21:35:19


好的亲爱的


逢山鬼泣 21:35:28


阿策咱们也一起去呀


鬼刻 21:40:25


方锐刚约我了


君莫笑 21:40:54


一起什么一起,你们当上厕所啊




喻文州懒洋洋的捧着茶杯,坐在电脑椅里看他们瞎闹。


黄少天收完衣服晃进来,趴着他的椅背瞅屏幕,然后手臂环过喻文州,直接就着他的键盘噼里啪啦敲起来。




索克萨尔 21:41:46


艾玛艾玛叶修你都跟谁一起上厕所啊看不出来你还有这种癖好


君莫笑 21:41:59


啧啧真正共用厕所的人


索克萨尔 21:42:04


呸呸呸周泽楷和江波涛不也是共用吗


无浪 21:42:11


但是我们不共用床的


鬼灯萤火 21:42:13


哈哈哈哈哈哈


百花缭乱 21:42:14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一枪穿云 21:42:15



生灵灭 21:42:16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索克萨尔 21:42:18


一起睡很暖和,小江可以试试^^


逢山鬼泣 21:42:22


……输了


王不留行 21:42:23


现充自重


风城烟雨 21:42:24


正主上线,柴火都准备起来




不理会他们,黄少天侧坐在扶手上:“要送张佳乐什么啊,礼物真是个麻烦的事儿。”


喻文州想了一会:“去商场逛逛吧。”




于是那天上午,他们稍微提早时间出了门。


商场的人还不多,擦得锃亮的瓷砖反射着头顶的白灯,每一步都像踩在荡漾的光里。


上班之后不太有空,加上网购越来越方便,已经很长时间没有逛街了。


但是商场里的东西总是看起来很精致的,喻文州随口问:“你有什么想要的吗?”


问完没有回应,喻文州一转身,发现黄少天竟然留在人家首饰柜上不知道在看什么。




首饰柜?


一瞬间喻文州心里百转千回,思维已经发散出去八百里。


这么急?


还想准备个惊喜呢。


倒也不是不行……




好在喻文州是个沉得住气的人,他不动声色走过去——


事实证明他想多了,黄少天只是在看耳饰。




高考结束之后,班上有几个男生说要去打耳洞,黄少天图个新鲜,也跟着去凑热闹。


但是他戴的耳钉不知不觉被刮掉了一个,等他发现的时候,右边的耳洞已经快长合起来。


他懒得再去打。


后来有次腻在一起胡闹,喻文州用舌尖玩他的耳钉,那种感觉非常羞耻又很奇怪,黄少天一怒之下把它摘掉,耳洞却留下了。


他的耳垂薄,平时倒也不怎么看得出来。


喻文州挺喜欢看他戴耳钉的,看上去多少有些锋利。不过商场里这种真金白银,不知道上班的时候合不合适。




“喜欢哪个?”喻文州陪着看了半天,转头问他。


“啊……”黄少天罕见的含糊其辞,伸手拉他,“没事没事,走吧。”


“黑色比较好?”如果要戴去公司的话。


嗯,黄少天同意。


到底想什么呢,喻文州好笑的看着他恍神。




踩上扶梯,黄少天终于从前面转过身,低头看他:“我那天看见人家戴一对的。”


耳钉不都是一对吗?喻文州想了想反应过来:“两个人?”


“嗯。”


喻文州笑了:“你想跟我一起戴?”


黄少天一脸纠结:“我想了,但是好像让你戴耳钉总觉得有点别扭,你别扭吗?你们公司让不让啊?画风都不对了吧。”


喻文州想起他们楼上部门好像还真有个戴耳环的男孩,之前在电梯里碰见好几次,是那种很小的金色素环,组里的小姑娘聊起来总叫他那个戴耳环的帅哥,大半年了都不知道人家名字叫什么。




电梯升上去变成平地,喻文州抬起手抚了下他的后背:“可以试一试。”


他本身无所谓的,能让黄少天高兴也不错。




最后给张佳乐买了一个扫地机器人。


用黄少天的话来说就是“正赶上打折,不贵,不用太感动。”


他跟喻文州一直是合送一份,能买的东西就比别人宽裕点。




叶修在旁边看见:“你们已经开始走这种路线了啊,有家属的人就是不一样。你送张佳乐有什么用不出一个月肯定坏,不如下回送我一个。”


“一边去!”张佳乐赶他,来来回回看手里这个盒子,“谢谢啊,这东西好用吗?”


“好玩。”喻文州笑眯眯的说。他俩在商场里玩了半天,幸亏大中午的顾客少。




不一会人来的差不多,点起歌整个包厢都热闹起来。


林敬言竟然出现了,说是出差改到下周;肖时钦反倒没来,电话里说临时要加班。


工作了各自的生活都变得忙碌,跟大学里毕竟不同,有些人真的很久没见,三三两两凑在一起聊天。


环绕的音响轰隆作响,彩色小灯像热带鱼似的游过他们的衣服和面孔,仿佛又回到那些青春不败的时光。




黄少天跟张佳乐喊完两三首歌,走到角落里要加入谈话。


但他绕来绕去竟然找不到空位,喻文州笑着拉住他:“坐我腿上?”


黄少天不耐烦拍开他的手,就说不能让他跟叶修说话!不能让他跟叶修说话!这才几分钟就被拐歪了!


叶修在旁边又嘴欠:“不然你坐我这,我坐文州腿上?”


黄少天嚷嚷起来:“你也好意思啊好意思,成天沦陷在腐败的生活里,看看你现在虚胖的样也不怕压坏我们家喻文州!”


还是找不着位置他转身要走,喻文州拉下他:“你就坐我这吧,我去趟洗手间。”




黄少天坐下之后想起来:“哎,帮我要瓶汽水。”


叶修也说:“那帮我要包烟吧。”


旁边方锐听见了,笑嘻嘻举手:“我有点饿了,会长帮我要盘炒面呗。”


他那时候的学生会长是喻文州,这么多年也没有改口。




喻文州索性找了纸笔,让大家传一遍,把想要的东西写下来他去前台点。


楚云秀感叹:“看看人家这会长当出来的觉悟。”


江波涛一边写一边笑:“也有坏处,他之后都没人敢坐那个位置了,要干的事情太多,真不知道他当初怎么顾的。”


李轩想不起来:“他后面的学生会长是谁来着?”


“唐昊啊,”方锐指指还在陶醉唱歌的人,“张佳乐他们院的。”


叶修插嘴:“张佳乐好几个院啊你说哪一个。”


没想到被张佳乐听见了,拿着话筒就开始喊:“叶修你别造谣,我只待过两个院!”


“好好唱,跑调了都。”叶修打发他,回头看方锐,“你接着说。”




方锐摇头:“我跟他们也不怎么熟。唐昊挺讲哥们义气的,就是人傲,刚开始那会那叫一个鸡飞狗跳,反正跟你和喻文州都不是一个风格……诶老林你是不是带过他?”


林敬言笑了笑:“研二的时候代过两堂课,还在课上跟我叫板呢。”


叶修懒洋洋的:“那是你脾气好。”


林敬言笑:“他跟孙翔是哥们。”


叶修不说话了。周围的知情人都幸灾乐祸起来。


叶修弹了下烟灰,有点无奈的说:“孙翔也不是性格问题,就是有时候不带脑子,愁人。”


黄少天看他犯愁的样子可高兴了:“让你祸害祖国花朵,我觉得他那种学生特别适合你这样的老师。”




叶修毕业之后,学生会长是接给王杰希的。


没想到王杰希只干了半年,突然要做交换学生,会长便换成喻文州。


喻文州从大二开始做学生会长,一直做到大四结束,把整个学校搞的是风调雨顺,国泰民安,连冯校长都夸他人才啊,喻同学你有没有兴趣留校?




当然最后喻文州没有留校,反倒是叶修硕博连读,直接留在学校当起老师。


大家都为冯校长默默的点了一根蜡。


但是随着朋友和学弟一批批的毕业,叶修变成学校里最寂寞的人。




他们在最好的年纪相遇,又在最好的年纪离别。


就像一列长长的日夜兼程的火车,经过无数风景,替换无数旅客。


等你离开它,手中只剩下被剪过一角的车票,证明这一切不是梦境。




蛋糕摆上来,烛光摇曳在张佳乐明亮的脸上。


“谢谢大家来,”他笑起来的样子一如初衷,“干个杯吧,祝我生日快乐。”




 





评论

热度(5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