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O_robo

麒麟夏陆夏,EC鲨美,锤基,SD,DC。伞修,魏叶,喻叶,喻黄。狱寺隼人痴汉不能救。剑三,策藏,道剑道,羊花,策花,DNF。我老婆一张嘴能气死我,游戏乃精神食物。今生无悔控萝莉。

【金色大街】(喻黄喻)3

燕麦泥:

3.




周末翻过去,到了星期一,又开始辛辛苦苦挣血汗钱。


黄少天早上出门的时候就说要开会,不知道能几点回家,如果没有他的短信就不用等他一起吃饭了。


喻文州把他送到公司门口,黄少天跳下车,反手关上车门,隔着玻璃冲他挥了挥手。


喻文州笑着看他背影慢慢走远,然后打转向灯,重新汇入车流。




然而临近傍晚,窗外突然开始下雨。


隔着朦胧的玻璃,仿佛有谁把一个染色盘混进雨水,倾盆而落,一并浸泡了这座城市。


等到下班的时候,停车场的地上已经漫起一个个水洼。喻文州小心避开它们,然后坐进车里。


高峰期的交通依然丧心病狂,冰凉而漆黑的雨水好像让大家更加不耐烦了,不时有喇叭在身后穷追不舍。


喻文州有点心不在焉,机械的踩着刹车然后放开,再踩再放开。


终于在第八个路口的时候,左边转弯车道特别通畅,一辆一辆车飞快的从身边经过。


也许是那种尖锐的声音触碰到喻文州的神经,他突然看了看后视镜,然后打转方向盘跟在那些车后面。


转弯的时候轮胎溅起一排水珠,对面车的前灯像白色刀片似的划过眼前。




这条路是往黄少天公司的。


喻文州反应过来,渐渐减缓速度,找了个路边的停车场拐进去。


他从后座拿出一把直柄雨伞,撑起来,开始慢慢往那个写字楼走。




其实他不知道黄少天什么时候能下班,也可能他已经跟同事吃饭去了。


有时候浪漫跟没脑子只有一线之隔,喻文州低头看着路面,想着想着就突然笑起来。




很多人都说他聪明,好像他总是在做对的事情。


但是他有时也会明知道标准答案长什么样,却偏偏捡个最难得分的攥在手心里。


比如黄少天;


还有黄少天。




喻文州一直清清楚楚记得意识到自己感情的时候。


那是大二快要结束的五月,连续放晴了三个礼拜,天空碧蓝像要滴水,夹竹桃盛开的轰轰烈烈。


为了庆祝孙哲平张佳乐毕业,他们在附近的公园搞了次野餐。


闹到最后,带了太多啤酒喝不完,不知道谁先起的头,开始往人身上浇。




叶修身为史上最有影响力的学生会长,被集火的惨不忍睹,头发上全是泡沫,眼睛怎么抹也抹不干净,还要小心别喝进嘴里去。


黄少天也被泼的湿了半边衣服,看见叶修的狼狈样子,站在喻文州的身边笑的直不起腰。


他的发梢粘在脖子上,树荫丛中漏下的光,使他的眼睛闪闪发亮。


大笑的声音用力撞在鼓膜,喻文州却只能听见自己的心跳咚咚作响。




他一定不是从那一刻才开始喜欢黄少天的,但他的确在那一刻开始醒过来。


那种感情破土而出,确确实实变成形体,出现在他面前,不能再用任何谎言蒙混过去。


只是喜欢上一个人就有如此巨大的力量,喻文州闭上眼睛,再次睁开,一切景色都没有变化,但他知道这个世界已经有什么不一样了。




然而觉醒归觉醒,未来的路还很长。


喻文州觉得每一个人在发现喜欢的第一时间,都是选择将感情藏起来的。


藏起来,然后再慢慢的仔细的思考,怎样将喜欢从一个人的事情,变成两个人的事。




但是对象是黄少天,就有点太难办了。


黄少天跟他同系同班同宿舍,每天黏在一起连蚊子都飞不进来。


这个说法诞生于另一位同系同班同宿舍的郑轩同学。


夏天的时候有人抱怨为什么蚊子总是咬他,从来不咬黄少天和喻文州。


郑轩在上铺懒洋洋的说,你也得先让蚊子飞进去才行啊,蚊子刚一接近他俩,啪,就被挤死了。


那天晚上郑轩也被咬的够呛,起床之后盯着蚊帐特别不明白为什么。喻文州在旁边随口说:“不好意思啊,我台灯好像刮着你的蚊帐了,露了点缝。”


然后他体贴的递了瓶花露水过来。


所以郑轩还得对他表示感谢。


312的日子真是没法过了。




关于312的故事,郑轩十分不愿意说,说起来都是泪。


其实他宁愿过有蚊子的夏天,也不愿意过寒冷的冬天。


另外那哥们是走读的,家很近,冬天基本回家睡。


失去了战友的郑轩同学某一天早上起来,发现等等、你们怎么就睡一张床上了。


“冷呗。”黄少天只撂两个字的时候,那股【这么简单你都不明白】的拽劲真是能噎死你。




当然这也不能怪黄少天,因为那个时候他们确实是很纯洁的。


等到后来两个人各怀鬼胎,彼此都不敢再一起睡了。


全程围观他们用浮夸的演技自欺欺人的郑轩同学,每天都在就着压力吃饭。




说是下套,不过是嘴上讨的便宜罢了。


喜欢之后总是心有忐忑,哪怕喻文州这样缜密的人,也会有觉得非常难受、很累但是不想放弃、因为黄少天的一个拒绝突然眼膜干涩,又因为他的一个笑容心甘情愿的时候。


但是一想到黄少天也曾经因为他而体会过甜蜜和疼痛的种种,心里头全是说不出的高兴。




喻文州就这么一路回想一路微笑,终于慢悠悠的磨蹭到了黄少天公司的楼下。


他移开伞,仰头看了看,还有不少窗户是亮着光的,不知道有没有他想找的那一束。


怎么办。


他应该打电话,可是又不想打电话。


怎么办呢。




雨势却突然剧烈起来,坠在黑色的伞面震震作响。


顺着弧度滑下去的雨珠,砸向地面,又迸溅起来打湿喻文州的裤脚。


茫茫雨夜,仅有的行人也是匆匆跑过,只有他一个人站在这。


所以说,浪漫和没脑子只有一线之隔。


喻文州若有似无的笑着,叹了一口气。




他最后又看了台阶上的大堂一眼,没想到,黄少天竟然正从里面走出来。


他站的太显眼了,黄少天也立即发现了他,隔着这么远都能看见他脸上的惊讶。


黄少天匆匆忙忙和同事告别,冲进漫天的雨里,一路小跑跑到喻文州的伞下面。




“哎哎你怎么、你怎么在这儿?”


喻文州没说话,笑着又把伞往他那边移了点。


惊喜和难以置信从黄少天的眼睛里满溢而出:“你来接我?”




就是这个样子,以前的黄少天,和现在的黄少天。


让他心甘情愿的样子,一点都没有变。


但是怎么能让对方觉得浪漫而不是没脑子也是很需要技术含量的,喻文州避重就轻:“那边堵车,只能从这条路走。我刚想打你电话,你就出来了。”


黄少天似乎信以为真,没去纠缠:“那你也应该在车里等,这阵雨也下的太大了,走走走,赶紧回车里去。你车停哪儿了?”


喻文州指指来的方向。




他正要迈步,手中的伞柄突然被黄少天扯了一下。


伞面在水幕中转了一圈,甩出连串的水线,然后滑下来摩擦着头发,将两个人的脸笼罩起来。


黄少天搂住他肩膀,笑嘻嘻的嘴唇亲上他的。









评论

热度(6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