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O_robo

麒麟夏陆夏,EC鲨美,锤基,SD,DC。伞修,魏叶,喻叶,喻黄。狱寺隼人痴汉不能救。剑三,策藏,道剑道,羊花,策花,DNF。我老婆一张嘴能气死我,游戏乃精神食物。今生无悔控萝莉。

【金色大街】(喻黄喻)2

燕麦泥:

不好意思啊我比较慢热


虽然这文也没什么好热的||||






2.




他们去的是喻文州很喜欢的一家书店,并不大,一共只有两层。二楼有一片区域,专门放着老板喜欢的书,里面的类别五花八门,但一定是老板读过的,问他什么都能聊得起来。


进门之后,黄少天顺手从热门畅销的架子上摸了两本,指指角落的座椅:“那边等你。”


然后就把喻文州丢在重重书架中自己歇着去了。




喻文州逛起书店,简直像黄少天逛超市一样的漫长,每一列的每一层,每个东西都要看清它的名字,知道它是什么内容。


他也不是带着目标去找什么特定的书,但凡感兴趣就要拿起来看一看翻一翻。


手欠!黄少天总结。


喻文州笑:“你不是啊。”


“我不是,”黄少天伶牙俐齿,“我是有旺盛的好奇心。”


那不就是人欠,喻文州没跟他计较。




不过今天运气不太好,底层逛完也没发现什么有趣的读物。


喻文州走上二楼,绕过两排育儿、厨艺和花卉的专题,刚走进文学区,就发现前面站着的人非常眼熟。


“欸,”他走过去碰了下对方的胳膊。


张新杰转过脸看见他:“……下午好。”




不管多少次,看见张新杰那个严谨的模样还是很有意思。


喻文州笑着说:“听老板说你很久没来了,最近很忙吗?”


“有一点,”张新杰用指尖推了下眼镜,“刚刚做完季末。”


喻文州了然的点头,那堆层层叠叠的数字报表是有够受的,不过……


“你怎么在看童话故事啊?”


“表姐的女儿要过生日,”张新杰摊开刚才的页面指给喻文州看,“但是你看,这段写错了。”




小孩子才不管什么太阳系银河系呢,他们比较愿意听星星会眨眼睛这种话。


喻文州笑着从书架抽出另外一本王子公主的童话:“你还是买这种。”


张新杰接过来翻了翻,用一种鲜少出现的妥协语气说:“也好,谢谢……你一个人来?”


不是,喻文州说:“少天在楼下等我,他不太逛书店。”


这句话不知道让张新杰想起什么,他安静的微笑了一下。


喻文州也笑:“不打扰你了,我再往前走走。”


张新杰点头:“再见。”




等喻文州走完二层再出来,张新杰自然已经不在了。


他最后还是没挑着什么书,觉得有点可惜,下楼去找黄少天。


黄少天依旧坐在靠角落的位置,眼睛盯着纸张,神情专注。


但是喻文州知道他并不沉浸在故事中。


黄少天是典型的聪明人,阅读很快,擅长抓重点。他甚至总能冷静的站在外围,观看故事里面的跌宕起伏,人情冷暖。


当然他也会被感染,但是感染和动摇是两码事。




喻文州就特别喜欢他突然认真的样子,每次看见都想搂过来亲一下。


大庭广众啊大庭广众,喻文州只好装作若无其事的走过去,拉开他身边的椅子。


“这么快。”黄少天察觉到他,却没抬头,手指又灵活的翻过一页。


嗯,喻文州伸手帮他理了理衬衫的衣领,“碰见张新杰了。”




黄少天没接话,过了一会,才直起身子,合上看了一半的书:“不好看不好看,句子挺好的,但是主角太能瞎折腾……你刚说看见张新杰了?他来买书?”


“给他外甥女买童话呢。”


黄少天一下就乐了:“他看见那么没规矩的东西肯定特别难受吧,乌鸦能说话,猪还能上树。我跟你说,现在小孩的东西做的越来越厉害啦,上回我看电视……”


喻文州拉起他:“边走边说。”




到达马场正是午后四点,阳光里都是青草和土地的味道。


可能是嫌晒,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多客人。


两个人刚选完马,喻文州的手机忽然响起来。


“你先去,一会找你。”他拍拍黄少天那匹马的脖子。




然而等他接完电话,骑着马跑了一圈,愣是没有找到黄少天。


虽然黄少天骑术不错,要等自己是不会跑那么快的。


喻文州心里有些奇怪,直到又回到休息区,发现黄少天正盘着腿缩在长椅上玩手机。


“少天。”


喻文州喊他。




“哎呀你总算回来啦!”


黄少天看见他,高兴的跳下椅子走过来。


“怎么回事?”在这坐了多久,马呢?


黄少天仰着脸:“我那匹马好像身体不太舒服,后半圈突然就跑不动了。我懒得再去牵一匹,干脆在这等等你。”




换马有什么麻烦的,喻文州怎么会看不出他的心思。


居高临下的看过去,黄少天茶色的头发都在闪闪发光,像个小太阳。


喻文州笑着拉动缰绳,侧过马匹:“上来吧。”




他让出脚蹬,黄少天抬脚踩住,一用力便灵巧的翻身跨上马背。


他从身后伸手环住喻文州的腰,接过缰绳,轻轻夹了下马肚子,马匹轻快的向草地小跑起来。




一跑起来,风就大了,撩起喻文州的发尾擦过黄少天的鼻尖。


两个人紧贴在一起,黄少天的怀抱倒是暖洋洋的非常舒服。


他扯了绳子放慢速度:“哎,刚才谁的电话?”




“肖时钦。”


喻文州的声音散在风里听不清楚,黄少天便凑过去,下颌搁在他肩膀上:“他怎么了?”


喻文州配合的微微侧过脸:“说是要同学聚会。”


“聚什么啊十天半个月就能见一次的。”


“好像是楚云秀那边提起来的,想把叶修他们也找来,还有年纪小的几个,明年学校里不就没有咱们认识的人了吗。”


还真是,黄少天嘀咕。他们入学的时候叶修韩文清那届是最后一年,因为打游戏混在一起,后来又带着新入学的小孩玩。他们毕业时候的那期新生,今年都要毕业了。


“但是那么多人时间也不好排吧。”


“所以就是那么一说,”喻文州笑,“说不定就跟过生日似的几个人吃顿饭算了。”




说起生日,黄少天忿忿不平:“这么多年,叶修每次都拿烟糊弄我,像话吗这是!”


“他也送过烟灰缸。”喻文州正直的提醒。


“那是送给你的,诶你说他是不是那会就看出来了。”


“看出什么?”


黄少天反应过来,抿紧嘴不说话。


喻文州继续逗他:“看出你那时候喜欢我了?”


“不是你主动的吗!不是你主动的吗!”黄少天嚷嚷,“不是你非要把功劳揽到自己头上吗!”


喻文州感叹:“是啊,我当初给你下了多少个套。”


黄少天拒绝回顾黑历史,他凑上去狠狠咬了一口喻文州的耳朵,然后用力的夹了下马肚子,马匹开始飞快的向前奔驰。




一直玩到阳光变成红色,蜂蜜似的在睫毛和瞳孔里游荡。


黄少天先跳下马背,又非常绅士的扶住喻文州的手让他下来。


趁左右无人,两个人的手就牵在一起没有再松开。


黄少天转过头问:“晚上想吃什么啊?”


你定吧,喻文州温和的说。









评论

热度(6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