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O_robo

麒麟夏陆夏,EC鲨美,锤基,SD,DC。伞修,魏叶,喻叶,喻黄。狱寺隼人痴汉不能救。剑三,策藏,道剑道,羊花,策花,DNF。我老婆一张嘴能气死我,游戏乃精神食物。今生无悔控萝莉。

匠人·泰阿【抢轻剑组】【道剑】

Saisasuke723:

藏剑叫叶子,剑术一般,痴迷的是铸剑,他有个纯阳的朋友,闲云野鹤,道袍是灰不溜秋的,住在杭州一座老屋里,酒不离口,走到哪儿腰间都挂着酒葫芦,时不时去剑庐找他,和他聊天,看他铸剑。




他们就在这剑庐里相识,道人的剑坏了,找叶子修,


“破铜烂铁,重新铸一把算了。”


“诶呦少爷您瞧贫道这穷酸样,哪出得起铸新剑的银子,就这把,修成啥样算啥样。”道人乐呵着掏出腰间葫芦灌了口酒。


“……酒鬼。”


破铜烂铁的剑修了坏,坏了修,一来二往,就熟悉了,就成了朋友。




剑庐周围尽是银杏树,秋风起,杏叶落满地,道人每每喜欢得很。他看着日光下闪闪发亮的杏叶,灌了口酒,再低头,映入眼帘的便是靠在剑庐门口小憩的藏剑睡颜,“叶子,人如其名啊。”笑,又是口酒。




藏剑铸剑之外的最大爱好就是睡觉,道人闲野,上午在集市摆摊算卦,赚点小钱换了酒,悠悠达达晃去剑庐,总是能看到睡着的藏剑,把挂在门口的袍子轻轻盖在人身上,而后转身,拎起那人事先备好的食盒,坐在院子的小凳上,就着小菜喝小酒,赏那金黄的杏叶。




后来藏剑这爱好传染给了道人,道人看藏剑铸剑,藏剑铸得认真,道人看得专注,二人一旦无话,道人就能听着敲敲打打的声音打起盹。醒来时身上会披着藏剑的那件袍子。


与子同袍,与子同袍。




日子渐长,藏剑好奇,问道人为何既不待在华山的雪顶修道,抑或仗剑天涯闯荡个江湖,而只是待在这烟花风柳地消磨日子?


道人笑了笑,喝上口酒润了嗓,答:“那个人叫我在杭州等他,我若到处乱跑,他回来了寻不到我怎么办?”


藏剑看他低着头,对着那把破旧的剑,满眼的温柔。


莫名得,心抽了下。


 


后来,有个从边塞来的丐帮弟子牵了个小儿寻到杭州的老屋,说受人之托,将孩子交给道人抚养,


“他呢?”


“他说这小儿就是他,回华山吧。”




纯阳走了,收小儿为徒,带回华山用心抚养。临行前去剑庐与叶子告别,叶子送了他一把剑,一把他很早就铸好的要送出去的剑,


“千叶长生?”


“嗯。”


叶子看着一大一小的身影在杏叶落尽的杏树下渐行渐远,他从不离身的破剑不见了,他的酒葫芦也不见了,他小心地牵着小儿的手,仿佛牵着他的整个世界。




道人不知道,叶子后来铸了把重剑,名曰泰阿,剑身上雕满了金色的杏叶,立在剑庐的角落里,一直陪着藏剑,叶子说这把泰阿是他的墓碑,入土后就插在他的坟头,朝着西北方,那儿坐落着华山纯阳宫。




END

评论

热度(10)

  1. MIO_roboSaisasuke723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