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O_robo

麒麟夏陆夏,EC鲨美,锤基,SD,DC。伞修,魏叶,喻叶,喻黄。狱寺隼人痴汉不能救。剑三,策藏,道剑道,羊花,策花,DNF。我老婆一张嘴能气死我,游戏乃精神食物。今生无悔控萝莉。

【剑道】春尽 之六

错漏人间几度春:

之六




叶烬在闭眼睁眼的瞬间,发现自己并未呆在云醉的营帐里,而是握着剑站在雪地之中,他只觉得脸上有黏腻的液体,便伸手去摸了摸,才惊觉那是浓稠温热的鲜血。

只觉得突然身后袭来一道剑风,他还来不及转过身去看,就听到了鲜血溅在了雪地上的声音——他这才彻底回过头去,看到云醉挡在他的背后,手里握着一柄长剑,那剑身被鲜血所包裹,他方才正是一剑手刃了袭击叶烬的人。

叶烬看了看倒在地上的人,发现那是恶人谷的人,云醉皱着眉回头责备道:“你忘了我说的话了吗?”

他的面孔上也沾着血,却只能单单提醒了叶烬一句,又着手去对付其他的人。

叶烬转过头来,看到迎面提着砍刀冲着他来的人,居然就那么单单站着没有去挡也没有闪开,更没有出手攻击。

他就被那个一刀砍到了现实。




叶烬是从宿醉中清醒过来的,他揉了揉有些疼的太阳穴,挣扎着想要从床铺上爬起来。他荒谬的觉得居然这种时候能够梦到自己是怎么来到恶人谷从而认识云醉的,再从一个梦境跳到了另一个梦境。幸好,是那一刀把他彻底砍醒了。

他在床上坐了起来,有些茫然地看了看四周——似乎并不是他的房间。

再低头一看,却看到云醉竟然趴在床沿边上睡着了,这着实让叶烬吓了一大跳,随后才想起之前到底发生了什么。

几日前叶醉山秘密飞鸽传书给云醉一封密信,云醉叫了自己的几个亲信包括洛青枫和叶烬两人,说恶人谷要对叶醉山下手,或许可能会牵连到他们。若是昆仑近日有什么动荡,千万一定要小心留意不要被人在背后捅刀子。

果不其然叶醉山的预言成真,好在云醉有十足的把握剿灭了那些人,剩下他们自己的人之后,书信一封,以那些人叛逆的理由上书恶人谷内谷。然后商量着是时候要离开恶人谷了,而恶人谷是暗杀,在明里自然不能以什么理由动他们,云醉便提出要离开昆仑,甚至彻底离开恶人谷。

因为不知应该何去何从,茫然的众人毫无头绪,洛青枫更是,他似乎已经找不到呆下去的理由,也找不到离开的理由。

于是那天晚上云醉不知从哪里弄了几坛酒,拉了叶烬跑到冰血大营最高处的山峰上饮酒聊天。

叶烬并不担心没有地方去,即使来了恶人谷他依旧是藏剑山庄的弟子。只是让他更担心的是云醉,他定是不能回华山纯阳了。就在冥冥当中,借着自己一杯就倒,又喝了数杯的醉意,似乎就那么向他坦露了自己的情意,甚至似乎……还有些蛮狠地亲了他。

他将思绪重新整理了一下之后,才开始有些慌张起来,堪堪就在这个时候,云醉动了动,他揉了揉眼睛抬起头来,就那么醒了过来。

“你醒了?”云醉站了起来,转身走到桌边给他倒了一杯茶,又走了过来将茶杯递给了叶烬,声音里似乎还是很疲倦,“喝点水吧。”

叶烬有些忐忑不安地接过了水,踌躇了半晌也没喝上一口,云醉见他莫名地紧张,甚至不敢正面看着他的眼睛,有些困惑的,但是还是温柔地笑了笑,一只手覆上了他放在身侧的另一只手:“……怎么了?”

“没什么。”叶烬将手抽了出来,狠地喝了一口水,哪知喝的急了,喝到了气管里开始剧烈地咳嗽了起来,云醉就伸手抚了抚他的背帮他顺气。

叶烬没看到,云醉不动声色地勾了勾嘴唇,最后将茶杯接过,问道:“叶烬,之后有什么打算吗?”

“打算去哪里?”云醉的目光灼灼。

叶烬好不容易顺了呼吸,听云醉那么说,便下意识地说了出来:“肯定是回藏剑山庄了。”

云醉点了点头,没多说什么话,只是道:“这几天可能还会出现什么岔子,在离开昆仑之前千万要小心。你身上的伤还没完全好,小心有埋伏内应偷袭你。”

云醉说的叶烬身上的伤,是那日偷袭他们所留下的,虽然并不致命,但是也够叶烬受的了。这些天修养了几日,昨天又喝了酒,依旧有些伤身,不过好在走动已经没什么问题了。他摸了摸自己受伤的地方,点了点头道:“我会小心的——洛道长是不是还没决定之后去哪里?”

说起洛青枫云醉就一阵的头疼:“唉……我怕他继续留在昆仑受罪,若是没猜错的话,如果他继续留下来,一个月内会被调去南屏伴江村。”

叶烬一愣:“那个浩气盟的藏剑呢?就是负责运送兵器的藏剑。”

“叶赤旋……现在还在龙门,不知明日之内能不能赶回来。”云醉顿了顿,又摇了摇头,“我不知道他在想什么……或许叶赤旋是他唯一的希望了。假如面对叶赤旋时他足够心软的话。”

说完云醉对着叶烬眨了眨眼,忽而狡黠一笑:“你是不是有话要对我说?”

叶烬确实有话要最云醉说,从一开始就有话要跟他说,但是不知怎么的到了嘴边总是被一而再再而三地咽下去。

他想问问他昨天他是不是真的跟他说了自己喜欢他,还想问问他是不是真的亲了他。可是叶烬更想问的是,云醉身在恶人谷,虽然是恶人谷的指挥,但是他认识的可以交心的人实在是太少,他不得不离开并不是叶醉山的错,而是恶人谷的错。他不能回去华山,那是要去哪里?

所以叶烬很想问他,要不要跟他回藏剑山庄。

可是叶烬怎么都无法把那句话说出口来,似乎是怕他拒绝一般。

论年纪,他其实是要比云醉小上两岁,但是论心智,云醉自然比他更为成熟。叶烬不过离开藏剑寥寥几年,当然不能与他在恶人谷呆的时间相比,即使过了那么多年,叶烬的性格依旧单纯。

因而某些方面也要迟钝一些,在几年来云醉不仅指导他的剑法让他的剑术突飞猛进之外,叶烬似乎也习惯了在昆仑打打杀杀的生活。在闲暇时又总是跟云醉接触,后知后觉才迟钝地发现其实自己对他早就有所好感。

于是又藏着肚里一个字都不说,只是更加努力的练习剑法,希望有一天能够与他并肩。可是叶烬的想法太过明显,基本全写在脸上,他不知道冰血大营一大圈的人都知道了,连平日里似乎对什么都漠不关心的洛青枫都看出一二,还问云醉说他是不是对他有好感。

云醉早就心如明镜,只是不言不语,不点破也不逾越半分,似乎是在等他亲口说出来。

叶烬坐在床上沉默了半晌,最终还是摇了摇头表示并无什么话要同云醉说。

云醉盯着叶烬半天,看的叶烬总觉得芒刺在背,忍不住挺直了腰板。便看到纯阳搁下了空了的茶杯,稀松平常地说道:“我自然知道你要说什么,你想问我昨晚你酒后是不是有所失言失态,是不是跟我说了什么对我做了什么,然后你现在想问我,离开昆仑之后,要不要跟你回藏剑。”



评论

热度(23)

  1. MIO_robo太游方外睨红尘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