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O_robo

麒麟夏陆夏,EC鲨美,锤基,SD,DC。伞修,魏叶,喻叶,喻黄。狱寺隼人痴汉不能救。剑三,策藏,道剑道,羊花,策花,DNF。我老婆一张嘴能气死我,游戏乃精神食物。今生无悔控萝莉。

【剑道】春尽 之五

错漏人间几度春:

之五


 


让叶烬最为印象深刻的,是他刚来昆仑没多久,浩气向恶人谷发动的第一次战役。


或许是说浩气盟蓄谋已久,又或许是云醉并未告诉他,只是没想到浩气真的杀上了冰血大营的高地来。叶烬被斩断的头颅和四肢,吓得以为自己还在梦里,可是粘稠的血液和难闻的血腥味却不得不让他彻底醒过来。当他回神时,云醉安排部署在四处蛰伏着的人,早已快速将侵略者全数拿下,甚至一个活口都没留。


洛青枫则早在几天之前就安排了人将粮草秘密送往其他地方,这天晚上直接来了个空城计将浩气盟的人杀了个措手不及。


虽然留了几个活口后来那几人都因为不想受恶人谷的刑法说出半分关于浩气的秘密,便咬舌自尽了。这场战事连持续半个时辰的时间都没有,浩气盟的用心良苦被云醉干净利落的全数扼杀在了襁褓里。


似乎是受了些刺激的叶烬还是有些晃神,即使那件事情已经过去数日。又听闻浩气盟那次大创,说是短时间内昆仑里暂时便没有其他战事会发生了。


叶烬不过是个涉世未深的小藏剑罢了,哪见过这样的世面,几日精神恍惚仿佛那浓稠的血液还黏在身上。他甚至抬不起手来去握自己的剑,好在云醉没有什么要他做,不让他一定会出差错。


这样的叶烬被洛青枫看到了,纯阳人虽然冷了些但是还是异常细心地将这件事告诉了云醉,云醉想了想便叫洛青枫帮忙传话让叶烬晚上独自来帐营找他。洛青枫虽然不知道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但是还是帮他传了话。


叶烬一方面是因为当日的情形历历在目,另一方面是他纠结于云醉就是云清,听了洛青枫说的话之后还是有些惊讶,不知深夜云醉又要他做些什么。不过他还是去了,帐营前依旧没有人,新雪已经埋没了之前的血迹,他进了帐营之后,意外发现云醉此次什么都没做,反而在桌上放了几坛酒和两个酒碗。他自己已经开了一坛将两只酒碗都倒满,自己先已喝了半碗下去。


“你来了?”云醉喝酒的动作未停,只是招呼他过来坐,桌前早就备好了一把椅子,似乎就在等他上座,“过来坐。”


叶烬犹豫了半晌,还是走过去坐了下来,却一点也不敢碰眼前的酒。直到云醉喝完了一碗,看着叶烬居然纹丝不动,将酒碗往他的面前推了推,似是醉了般道:“你也喝。”


“云指挥……”叶烬踌躇了半晌,还是大义凛然地道出了事实,“我……我不能喝酒……喝一小口就会醉……”


云醉正要倒酒的动作一顿,有些惊讶地看着叶烬,似乎是被这个事实吓到了。


叶烬还以为他不高兴,急忙辩解道:“那个、那个如果喝醉了就有可能会耍酒疯,说不定会把你的营帐都给掀了!……以防万一我还是不喝好了……”


虽然那么说着,但是目光还是在酒碗和酒坛之间游移,似乎很想贪杯的样子。


“噗——叫我云醉便好,别那么生疏。”云醉没忍住还是笑出了声,好在他早有准备,从那堆酒坛里挑出了其中一坛,利索地直截了当地将他那碗倒进自己碗里,再掀了那坛给他重新倒了一碗,一时间桂花香四溢,再将那酒碗推到了他的面前,“龙门客栈老板娘亲酿的桂花酒,喝不醉人的,你尝尝。”


叶烬的目光还是很疑惑,但是既然都是云醉让他喝了,而且他也说了自己喝醉可能会做出什么举动来,只好硬着头皮喝了一口。


除了满口的桂花甜味,叶烬这个不知如何品酒的人自然喝不出有什么特别的地方。云醉倒是没有为难他问他些这桂花酒是用什么东西酿的问题,倒是手肘撑着桌面,手掌撑着脸,微微歪着头问他:“知道我为什么今晚要找你来吗?”


叶烬放下酒碗,似是不敢再碰了生怕喝醉,老实地摇了摇头。


云醉也不避讳,直截了当:“青枫跟我说了,说你最近的神情似乎有些恍惚?”


“可能是最近没睡好的缘故吧……”叶烬的视线开始往旁边飘,似乎不愿意直视云醉的目光。


“叶烬。”云醉直白地喊了他一声,看着藏剑有些慌张得眼神,便俯身握住了他的一只手,“其实……在你没来之前,洛青枫刚来这里的时候,他也是这样的。”


云醉的手心很暖,叶烬不由自主抬起头来去看他的眼睛,却看到眼前的纯阳正在笑,让他不由自主的想要去回应他的话:“嗯?”


“叶烬你知道入了阵营,要面对什么吗?”


你要面对生离死别,要面对死亦同归,你要明白生亦可贵可若是不握剑在手,你即是埋骨一堆,在这里,你应该长大变得懂事起来,这里并不是你家乡那温柔乡。


“或许你开始不能接受,但是这是一次,还会有下一次,下下次。无法接受的话最后会变得麻木不堪,可是我不想你变成这样。”云醉抬起手来,竟像一个兄长一样安抚般地摸了摸叶烬的头,“试着去接受它们吧,或许你会觉得难以接受,可是最重要的是你还活着,还要面对更多美好的事物。”



评论

热度(22)

  1. MIO_robo太游方外睨红尘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