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O_robo

麒麟夏陆夏,EC鲨美,锤基,SD,DC。伞修,魏叶,喻叶,喻黄。狱寺隼人痴汉不能救。剑三,策藏,道剑道,羊花,策花,DNF。我老婆一张嘴能气死我,游戏乃精神食物。今生无悔控萝莉。

【剑道】春尽 之四

错漏人间几度春:

之四


 


之后叶映澜说了什么叶烬就什么都听不进去了。


唯独知道的是,装扮成浩气盟的云清是沈狂歌的主意,当年云醉欠沈狂歌一个人情,就替他去找叶映澜打探一些消息。而浩气盟里并无云清此人,云醉找到了叶映澜之后立刻表明了自己是恶人谷人,并且叫云醉不叫云清。他替沈狂歌过来,问叶映澜一些话,知道了他们两的种种过去之后只是叹息,最后说会回去好好劝劝沈狂歌的,但是沈狂歌会不会听进去,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云醉回去之后觉得多说无益,只是让沈狂歌还是和叶映澜见上一面好好谈谈,可是沈狂歌脾气倔的很,根本没有听取云醉的意见。龙门荒漠两大据点的战事不断,不是沈狂歌赢了就是叶映澜险胜,这纯阳仿佛以争强好胜般来表达当年他对他没有信守承诺一般的不满。若是真的能谈,叶烬如今也不用帮他们带什么信了。


然后叶烬带着叶映澜写的一封信回到了龙门镇,沈狂歌早就急不可耐的在等他回来。见他回来之后,只一个劲的问叶映澜看了信之后说了什么,叶烬按照叶映澜所说的如实回答:“他什么都没说,只是让我把这个交给你。”


叶烬取出了叶映澜写给沈狂歌的信,对方一把抢过迅速拆了信封抖出里面的信笺来。


长条状的信笺上只写了寥寥数字,却看得沈狂歌的眉头一皱,他迅速将信笺捏在手中,神色浓重的往前走了一步,开始喃喃自语:“……岁晚青山路,白首……期同归……?”


随后叶烬便让沈狂歌自己去纠结叶映澜所写的信了,他则告别了龙门镇的众人,心情异常复杂地折回去了昆仑去。


当年叶映澜的无意一言,就成了叶烬多年以来的心病,在昆仑呆了数年之后被洛青枫一句话解开了心结。


叶烬回了昆仑之后,便去了营帐里向云醉汇报自己已经把信带到,并且沈镇主要求他做的他都也已经替他办好了,现在回来昆仑复命。


那时云醉正在为今日探子前来上报浩气盟那边有点动静,可能会要搞偷袭而头疼,想战略正是想的头疼,眼看叶烬回来便立刻舒展开了眉头,笑道:“你回来了?事情可都办妥了?”


叶烬对着他点了点头,心里其实有很多话想问云醉,可是一来地位悬殊,二来他一看到云醉的脸一下子不知道应该如何开口。神情有些倦怠疲惫地点了点头,回道:“嗯,沈镇主让我办的事情也都办妥了。”


云醉听完,估摸着叶烬也是知道自己让他带的密信内容是什么了,往外面张望了一下确定门口没有守卫,然后站起来压低了声音问道:“……狂歌后来有说什么了吗?”


叶烬摇摇头:“叶映澜给沈镇主写了一封信,信上只有一句话。”


“什么?”


“……好像是,岁晚青山路,白首期同归。”


云醉听完,若有所思的低下了头,叶烬原本还想说些什么,结果却见云醉突然抬头,跳了一个话题。他打量了叶烬几眼,有些关切地问道:“我看你精神不是很好,在龙门发生了什么了吗?”


叶烬听了,原本想问的话全部一股脑儿咽了下去:“没什么!可能就是有点累了……”


云醉将信将疑看了他几眼,似是看出了什么般也不点破,只是顺其自然接道:“累了就先去好好休息吧,我还有有些战略的部署要重新计划,你若是路上看到洛青枫,便将帮我把他叫过来。”


“好。”叶烬点了点头,“那我便先下去了。”


见云醉点了点头,叶烬这才转身离开了营帐,踏出了营帐后觉得有些轻松,但又有些怅然若失。抬头便见那个白衣白发的道子握着剑朝这边走来,到了叶烬面前问了一句:“他是不是找我。”


叶烬隐约听闻这昆仑与云醉比较亲近的人便是个纯阳,长着一头白发,名为洛青枫,应该就是眼前这个人了。他看着洛青枫点了点头后,后者也似乎是看他有心事般的打量了几番,但是并未多说什么便进了营帐里。


感觉到叶烬的气息逐渐远了,确认那藏剑是走了,洛青枫这才上前将手里的剑搁到了桌上,直白道:“你瞒了他什么?”


“这都能被你看出来了。”云醉笑笑,也不生气,替他倒了一杯茶,推到了他的面前后,将地图完全展了开来。


洛青枫往门口的方向看了看,指了指自己的脸:“他的脸上写的一清二楚啊,想不看见都难。”


“还能是什么事,就是当初沈狂歌拜托我去找叶映澜的时候,在龙门救下的那个被沙尘暴所困意识昏迷的藏剑。”云醉叹了一口气,“你觉得我能直接跟他摊牌说我就是那个浩气盟的云清吗?”


“他倒是没跑去浩气盟找‘云清’?”洛青枫点点头,说了句恰当也不恰当的成语:“为情所困?”


“唉,你那成日里就想着修剑修剑的脑袋,怎么可能会想到为情所困这种词,谁教你的?是不是叶醉山?”云醉想抬手敲敲洛青枫的脑袋,被后者快速躲开了,“他运气好也不好,当初被沈狂歌逮住硬是压着来恶人谷了。”


“……找不到其他词了。”洛青枫想了半天,也想不出另外更为恰当贴切的词来,不过也觉得叶烬挺是无辜,一下子也明白为什么云醉对叶烬差别待遇,摇了摇头道,“不说了,今日探子来报的消息我已经知道了,浩气盟是打算后几日里,夜晚先是烧了我们的粮草,然后再夜袭冰血大营?”


云醉给自己倒了一杯茶,看着洛青枫也喝了一口,便手指沾着茶水,在地图的西落雪谷地的一个角落画了一个圈,又在其他不同的几个地方圈点道:“这里是我们的粮草的几个藏匿点,浩气盟偷袭冰血大营好办,约莫会同时进行,来的人不会太多,大约准备拖延时间。他们想一箭双雕,我想不出能两全其美的办法。”


洛青枫看了看地图被圈过的地方,问了句:“能确切他们什么时候来吗?”


“三日之内。”


“还有没有其他备用藏匿粮草的地方?”


“……你的意思是……?”云醉微微错愕,似是开窍了,“你的意思是……我们这几日转移粮草的点,然后在原来的点上安排人手,等他们来了再唱一出空城计?”



评论

热度(18)

  1. MIO_robo太游方外睨红尘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