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O_robo

麒麟夏陆夏,EC鲨美,锤基,SD,DC。伞修,魏叶,喻叶,喻黄。狱寺隼人痴汉不能救。剑三,策藏,道剑道,羊花,策花,DNF。我老婆一张嘴能气死我,游戏乃精神食物。今生无悔控萝莉。

【剑道】春尽 之三

错漏人间几度春:

之三

飞沙关的浩气盟的人,似乎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难以接触。或许是因为飞沙关统领和龙门镇镇主的关系有点点那么微妙所导致?叶烬看叶映澜带着一个恶人谷的人进来也不觉得好奇,还很自然而然的跟他打招呼。
虽然叶烬一一回应,但是为什么开口跟他说的都是“又来啦”、“辛苦你了”、“好好劝劝你们镇主啊”云云之类的话。叶映澜和沈狂歌之间到底有什么奇怪的过节啊!而且叶烬突然非常好奇沈狂歌到底写了什么给叶映澜。
叶映澜将叶烬引至一处房里,叫人给他上座泡茶还上来了几碟精致的点心。
叶烬一看,冷汗就要下来了,不对啊,这信还没拿出来,这是要来场鸿门宴吗?
叶烬其实是多想了,叶映澜只是做到待客之道而已。龙门荒漠两大据点最为微妙,飞沙关和龙门镇虽说常年战事不断,但是两大首领有着奇妙的关系,所以在停手时两方人遇到对方都其乐融融甚至能邀请到一张桌子上来吃饭。
叶映澜其实是有苦说不出,不过当年也怪他自己一意孤行,要是提前说一声似乎也不会落得这个地步。
堂堂飞沙关统领替叶烬倒了杯茶后,又给自己倒了一杯,喝了一口定了定神问道:“……抱歉冒昧问一下,狂歌在写这封信的时候,少侠就在旁边看着吗?”
叶烬还以为他会说什么问题,结果是这些无关紧要的,但是还是没有放松警惕背脊绷的老直,面部有些僵硬的点了点头后拿出了那封信交给了叶映澜。不过桌上的点心和茶倒是一口都没动。
“那……请问,狂歌写这封信之后又露出什么表情吗?”
叶烬想了想,除了那一大串不明的狂笑之外,似乎哪里都不对。他咽了咽口水道:“实在……表达不出当时的情景,叶统领你不如先看看信再说?”
“叫我映澜就好,何必那么拘束。”叶映澜只是叹气,只好取了信,将信拆开看了内容。
气氛诡异的让叶烬有些压抑,他实在是忍不住,拿起茶杯喝了一口茶水压惊。
叶映澜看着信的内容神色似乎有些凝重,过了一会儿便将信纸往桌上一搁,也不管这样叶烬能不能看到,便是抬手扶额似乎有些头疼的长叹一声。
顺着叶烬的视线看过去,信纸上没有署名,只有写的张牙舞爪的几个字,昭示着写信人的幸灾乐祸:蠢货你也有向我投降的今天哈哈哈哈哈哈哈!!
叶烬拿着茶杯的手一歪,茶水溅出来了一些。
然后我们的飞沙关统领叶映澜又要叹气了,叶烬一口气憋着硬是没笑出来,咽下肚里突然也觉得好奇,一下子没顾得地位的悬殊就冒昧问了句:“你跟沈镇主……到底有什么过节啊?”
叶映澜见他那么问,倒也没生气,只是那么多年以来,他还真的没跟任何人说过这件事的起因经过来。就连难得跨越浩气恶人阵营之别的云醉,也不知道这事得真相。
事情大概也要从十年前说起,那时候叶映澜随着自己的师傅来到了纯阳宫,认识了那会儿也只有十五六岁,但还只有豆丁点大,单纯坦言直率的沈狂歌,跟沉默寡言实则性子沉稳早熟的叶映澜性格完全相反。他的师傅也没想到两人能够玩到一块儿去,后来年纪渐长,除了书信不断之外,叶映澜也经常来纯阳找沈狂歌。
一来二去,两人情谊只增不减,后来情投意合逐渐交好。虽然如此,叶映澜也只是单单牵过沈狂歌的手而已,连亲都未曾亲过。
就这样很是平静的过了没两年,也就是现在的五年之前,叶映澜或许是因为当时年纪的叛逆之心,又或许是心有雄心壮志。那年他为沈狂歌铸了一把长剑,急匆匆地亲自送去了纯阳送给了沈狂歌,跟他说,等他的掌门许可他下山后,便要跟他携手游历人间天下。
然后下山他便去了南屏山入了浩气盟,却不知阵营管束森严,他被分配去了南屏望北村驻守,除了逐步提高自己的能力出人头地之外,哪有机会去跟沈狂歌游历天下?
而等到沈狂歌终于下了华山,第一件事便是去了藏剑山庄找叶映澜,却被告知对方去了浩气盟两年不曾回来。
这承诺,居然算是失约了。
或许沈狂歌去了浩气盟找叶映澜问个清楚还好,但是沈狂歌觉得叶映澜不信守诺言,一气之下拂袖入了恶人谷。
叶映澜因为能力渐长,得到了重视后,去年才被分配到了龙门镇后飞沙关这两个据点把手。却是没想到失去联系的沈狂歌突然带着他的恶人大军一夜之间占领了龙门镇,叶映澜不得不带着伤兵退至飞沙关驻守。
那天恶人大军的突袭,连带着一把火烧光了他们的粮草。沈狂歌当年剑技不如叶映澜,却独独异常聪明,他在两年内就能够领兵吃掉了龙门镇,可见他的聪明非比寻常。那日夜里负伤的叶映澜被恶人大军包围,他抬头时看到站在屋顶的沈狂歌。
他长大了,面孔不再稚嫩,也不再单纯。
他手里的剑还是当年他送过去的那一把,腰间挂着写着十恶总司的腰牌,也表明了他是恶人谷的人,而四周的火光映亮了他的脸。
叶映澜这才得以看到沈狂歌的面孔,看到他正在对自己冷笑。
他垂下头去,觉得就算沈狂歌杀了自己也不会说些什么,除去当年他没有信守承诺之外,两人又是阵营之隔。
可是沈狂歌没有。
沈狂歌只是看着他冷笑,然后逐渐收敛了笑意,露出一个很无奈,又很难过很受伤的表情来。
可是叶映澜对着他低下了头,并未看到他的表情。如果叶映澜那时候抬头了,说不定他现在也不会坐在这飞沙关里了。
然后他就听到沈狂歌说:“放他走。”
“镇主可是……”
“我说了,放他走!”
叶映澜再次抬起头的时候,沈狂歌已经转身跃下了屋顶。而恶人大军都面面相觑,却不敢违抗沈狂歌,便纷纷放下兵器,让出一条路来让叶映澜离开。
叶映澜或许应该追过去,可是他没有,他却走了。
“后来云醉被沈狂歌拜托来我这里,他冒充成浩气盟的人来找我。见到我时,便说自己其实是恶人谷的人,说想跟我谈谈。”叶映澜想继续倒茶,却发现茶壶已经空了,“这之前,被狂歌抓的飞沙关浩气盟的人,没几天就全被他毫发无损的放了回来。他们回来之后,就说沈狂歌没有为难他们,只是一直问:你们统领是不是叫叶映澜?”
叶烬听到这里时,眉头一皱,问道:“等等,你说云指挥冒充成浩气盟的人来找你?”
叶映澜有些不解他为何问这个,点了点头道:“他冒充成了一个叫云清的浩气盟弟子。”

评论

热度(22)

  1. MIO_robo太游方外睨红尘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