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O_robo

麒麟夏陆夏,EC鲨美,锤基,SD,DC。伞修,魏叶,喻叶,喻黄。狱寺隼人痴汉不能救。剑三,策藏,道剑道,羊花,策花,DNF。我老婆一张嘴能气死我,游戏乃精神食物。今生无悔控萝莉。

【剑道/烬醉】春尽 之一

错漏人间几度春:

之一

那日见了云醉之后,叶烬整整一个晚上都没睡着。躺在塌上翻来覆去想着云清和白日里看到的云醉,总觉得,这是同一个人吗?但是云清是浩气盟的,而云醉却与自己一样身处恶人谷,连名字都不一样,怎么看都觉得不像是同一个人。
可是明明长得如此相像,难道是双生子或者……是这世间冥冥注定的?叶烬那么想着更是睡不着了。
第二天叶烬就顶着一个熊猫眼起来,早晨才觉得昏昏欲睡。因为之前也有跟他一样被引荐过来的人,他是最后一个,今日似乎是通知他们被安排了去哪里。
昆仑的人手少了许多,不过并没有因此失去了主力,而恶人谷调派过来的人大多都是六阶位以下,甚至大多都是恶人谷的新血。跟云醉这种极道魔尊或是洛青枫这种灭天魔王比起来根本就是大巫见小巫。所以安排下去的也不过是些苦差事而已,没吃过苦的人叫苦连天。不过带来消息的不是那个亲切可人的云指挥,而是他身边那个冷冰冰的白发道子,他们也就只敢暗自叫苦,不敢当着他的面说这些话了。
叶烬不仅发现自己没有被安排到,一时间想问问那白发道子,但是看着对方冷若冰霜拒人以千里之外的样子,又踌躇不定。哪知对方竟然走到他的跟前,对他道:“你是叶烬?云醉找你。”
“……找我?”
“难道你不叫叶烬?”洛青枫问。
“我是、我是。”见他忙不迭的答应,洛青枫也没多说什么,只是看了他一眼,便转身往指挥帐营的方向走去。
叶烬见洛青枫带头在前,估摸是要带他去见云醉,他赶紧小跑跟在了那个纯阳身后。
指挥的帐营坐落在冰血大营靠中央的位置,从一处曲折的小路上去后,叶烬只觉得上面的风雪更是大。洛青枫衣着单薄,似乎丝毫不为那寒风所冻,倒是跟在他身后的叶烬只觉得刺骨的冷。
洛青枫到了云醉的帐营前,门口看守的两个雪魔卫纷纷点头对他示好。纯阳摆摆手示意他们可以离开,便撩了帐帘直接进去--连通报都不让人通报一声,可见洛青枫和云醉早就已经彼此熟悉。
叶烬跟着洛青枫进了帐营,云醉依旧坐在原来的那个位置上,正在看着昆仑的地图。
“云醉,我把他带来了。”洛青枫对着正在埋头奋笔疾书的云醉道。
“哦好。”云醉这才抬头放下笔。
洛青枫见已无自己的事,便握着自己的剑准备离开。
“青枫。”云醉突然把他叫住。
原本撩开帘子的洛青枫又转过身来。
“带几个人,把埋伏在西落雪谷地的浩气抓来吧。”云醉又提笔,在地图上的西落雪谷地处打了个红色的圈,又补充道,“抓活的。”
洛青枫听他说完,面色一如往常:“知道了,我现在就去安排。”
他说完,便真的离开了帐营。
叶烬在一旁听的云里雾里,只是知道云醉要洛青枫去西落雪谷地抓浩气的人,还要活的。其他便一概不知,他站在这里,似乎有些格格不入,叶烬甚至觉得自己有些不知所措。
“知道我为什么找你来么?”云醉笑着放下了手中的笔,这样问道。
叶烬一听,心里莫名的紧张起来,背一下子绷紧,连直视云醉的勇气都没有,舌头都开始打结:“不、不知道……”
“别紧张。”云醉从桌上取过一封封好的书信,举步走到他面前来,叶烬这才发现他似乎跟云清差不多高,“在这之前,我有所耳闻,你花了一年的时间游历了几乎整个大唐。”
叶烬一惊:“你怎么知道?”
云醉并没有因为他的打断而生气,反而一笑,说话都开始神神秘秘起来:“那你觉得,我是怎么当上冰血大营的总指挥的?”
想要成为指挥,不仅仅需要智谋和策略,更重要的是,要抓住最新的情报。云醉在情报方便一直做的很好,加上他天生便灵巧多变的谋略,如此年轻就成为了冰血大营的总指挥,甚至无人有任何的异议,就足以说明他的能力到底有多高了。
被那么一点,叶烬似乎有些开窍,声音低了下去:“……我知道了……”
“我知道你是被龙门镇镇主沈狂歌半强迫抓过来,纳了投名状进了恶人谷的,对吧?”
叶烬抿紧了嘴唇,最终妥协的点了点头。
“原本只是想外出游历增长见识的少爷……恶人谷当然也不是你想离开就能离开的。而你之前所看到的那些人,大多都是因为杀了不该杀的人,逃不过隐元会最终来了恶人谷。”云醉的每一个字仿佛冰锥一样砸在叶烬的心里,“你和他们不一样,我怕是你也从未见过阵营之争--不过正巧我手上有份闲活。”
云醉将那封信递给了叶烬:“这是封密信,就有劳你去龙门一趟,交给龙门镇镇主沈狂歌了。交完信不必急着回来,或许他会让你替他办些事。”
云醉眨了眨眼,还把自己那块极道魔尊的腰牌一同递了过去,又补充了一句:“安心,带着我的腰牌去,他不会为难你,让你做的都是些无关紧要的事。”
叶烬看了看云醉,又看了看他手中的信和腰牌,最终是伸出手去接过,表示自己接受了对方所安排的事。哪知云醉并未松手,只看到纯阳看着他挑了挑眉道:“怎么样,留在我身边替我办事吧?”
留在云醉身边并不是什么坏事,相比之前他安排下去的其他事情来说,这样的差事要好的太多。叶烬并不知他的意图为何,单纯的藏剑只觉得……更重要的是可以跟他走的更近。想到如此叶烬莫名的一阵心悸,定了定神后,看着云醉几乎近在咫尺的脸,笑着说好。

评论

热度(16)

  1. MIO_robo太游方外睨红尘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