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O_robo

麒麟夏陆夏,EC鲨美,锤基,SD,DC。伞修,魏叶,喻叶,喻黄。狱寺隼人痴汉不能救。剑三,策藏,道剑道,羊花,策花,DNF。我老婆一张嘴能气死我,游戏乃精神食物。今生无悔控萝莉。

【剑道/烬醉】春尽 之零

错漏人间几度春:

同系列还有《夏满》和《秋意》……






【剑道/烬醉】春尽


 


 


 


之零


 


叶烬已经分不清了,他记得大概是头一次和云醉相见,是在他刚刚出庄没多久,在花了几个月的时间拜访了各大门派之后,竟然一路奔波到了龙门荒漠。


叶烬也不知道为什么要去龙门荒漠,不凑巧的是他资质尚浅,在出了关口就遇到了沙尘暴,幸好大难不死,他被一个纯阳救下。他醒来时发现自己处于一块岩壁凸出的阴影之下,龙门的夜晚与白日温度差相差极大,这会儿身上正被盖着一块厚厚的毛毡。一个白衣的道子坐在篝火前,扭头见他醒来便道:“你醒了?”


“你是……”还不到的十九的叶烬虽然个子很高,但是声音似乎还没长开,他口渴还头晕目眩,有些看不清对方的神色。


那白衣道子拍了拍衣摆站了起来,递过来一个水囊,声音很是好听:“初次见面,我叫云清。”


 


而此时叶烬已经站在了恶人谷的三生路上。


事情要从遇到云清开始说起,那个叫云清的纯阳,跟他陪他走了几日,除了说笑之外,叶烬也真的是单纯到把自己的家底都说的一干二净了,只差没说走之前还在床垫底下藏了去年的压岁钱。


云清说自己是浩气盟的人,这回是来调查恶人谷龙门镇镇主的行踪。


听起来像是一件极其机密的事情,但是偏偏云清就那么不咸不淡的跟叶烬说了,末了还眨眨眼说不要告诉别人哦。


然后叶烬就真的没有告诉任何人。


云清问起叶烬怎么会到龙门荒漠来的,叶烬说,不知道,突然觉得应该过来看看,就过来了,就觉得似乎会碰到什么人。接着云清就笑起来,他笑起来的样子很好看,虽然比叶烬矮了几乎一个头,但是总让叶烬觉得他要比自己年长几岁,莫名有种在兄长身边的安心感。


云清说:“是不是遇见了我?”


其实叶烬也说不清,到底是不是因为遇到了云清。


后来他跟云清分别,道后会有期,哪知叶烬走走停停去了其他地方,始终对这个纯阳带着一种莫名的情愫,于是就脑子一热又再次回了龙门荒漠,妄图能够找到他的身影。


只可惜那时的叶烬并不知龙门镇镇主坐何他人,等到他再次来到龙门,龙门镇的镇主早就隔朝换代。在他遇到云清的时候,那时候的龙门镇镇主是浩气盟的藏剑叶映澜,而在经历了几次战事之后,叶映澜吃不准沈狂歌变幻莫测的打法,只好不得不退居飞沙关,将龙门镇让给了恶人谷的纯阳沈狂歌。叶烬来的这会儿沈狂歌正和叶映澜打的火热,眼红着妄图吃下飞沙关占为己有。


叶烬过去不仅被战事干扰,还碰了一鼻子的灰,好在龙门镇的镇主并不是难惹的货色,看叶烬似乎清清白白老老实实,就一挥手叫人把他架去了恶人谷。直接给送进谷里,要他纳投名状插黄泉旗了。


可是云清说自己是在浩气盟,自己若是去了恶人谷那不是就跟他成了对立阵营?


叶烬似有这样的顾虑,但是剑术并不太精湛,加上那几天沈狂歌实在是闲的无聊,也不知是那根筋抽住了亲自送叶烬去了恶人谷。


能够成为龙门镇镇主的人,一定非常厉害,厉害到叶烬稍有反抗他就能一剑把他刺死了。叶烬忐忐忑忑一直跟着他,却意外的发现是个思维有些跳脱的纯阳,不仅话唠性子还急躁的很。


但是等到他看到蝴蝶刀血鸦陶寒亭时,才真正意识到自己已经没有退路了。


于是叶烬就那么欲哭无泪的进了恶人谷,估摸着陶寒亭觉得他不可能成为什么大气候就差遣了干些闲活。


在恶人谷外谷被差遣干些杂活的叶烬,偶尔也会去平安客栈休憩,那时候他遇到了一个人单挑十人的洛青枫,只觉得这纯阳的剑术了得,想起自己只会些蹩脚猫的功夫,一瞬间想要把自己的剑术练好。


就在叶烬东想西想,想着浩气盟的那个叫云清的纯阳时,来了恶人谷不到一年,他就被陶寒亭叫去了雪魔堂。


开始还以为自己做错了事,到了之后才发现是要把他调派去冰血大营,似乎是那里的人手不够。


于是他便听从了安排,第二天便快马加鞭赶去了昆仑冰血大营,带着陶寒亭的引荐信。他听闻冰血大营的指挥才上任不到一年,便是恶人谷的新起之秀,浩气盟都似乎难敌他一人,计谋灵活多变,又有各种见解。


叶烬被带到那个传说中如诸神一般的指挥面前时,他在看到对方的面孔时,一下子惊讶的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


那纯阳穿着一身白衣,手中握着朱笔在一张地图上圈点,见有人进来,便放下朱笔抬头看过来——那张脸长得和浩气盟的纯阳云清长得丝毫不差,就连笑容都与他记忆中的完全重叠,甚至是声音——


“初次见面,我是冰血大营的指挥,云醉。”


 


——连声音都一模一样。



评论

热度(24)

  1. MIO_robo太游方外睨红尘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