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O_robo

麒麟夏陆夏,EC鲨美,锤基,SD,DC。伞修,魏叶,喻叶,喻黄。狱寺隼人痴汉不能救。剑三,策藏,道剑道,羊花,策花,DNF。我老婆一张嘴能气死我,游戏乃精神食物。今生无悔控萝莉。

【剑道】以雪洗剑 之二

错漏人间几度春:

之二


 


叶醉吟在山谷里转了几天,头一天还真的一下子被他找到了出去的路。


那会儿他往冰原上走了一段路,抬头就能看到两方高耸的浩气与恶人的营地,可是他不知怎么的,想了想,又折回了那山谷里。


一方面是找冰魂和矿脉,他摸进了更深的地方,好在身上的衣服足够御寒,昆仑也并未刮风下雪。而这道山谷里,怕是风雪也吹不进来。而另一方面,他在若有若无的寻找那个道子的踪迹。


那纯阳身上穿的是几年前的南皇袍子的样式,就是已经被洗的发白,蓝色的部分已经开始掉色。叶醉吟在来昆仑之前折去华山纯阳的三清殿上求了个平安锁,路遇几个道子也没见过他们穿南皇衣饰,大多都是定国破虏,个别还见过几个穿秦风的,似乎已经是算是掌门下的高阶弟子了。


而那纯阳想必也已经离开华山不少年了,穿南皇,白发,不戴道冠。任由一头长发散乱在身后,也不去打理的样子,可叶醉吟却觉得那头白发并不乱。


前两天叶醉吟在那山谷里走了一段路,干粮能够解决温饱,把那冰晶掘下来含在嘴里含化了就是水,虽然冻牙了一些,但这是唯一的来源了。那山谷里除了两侧长着奇异的冰晶外,便没有其他东西了。


这倒是也叶醉吟有些失望,结果又走半日之后,意外发现冰晶的奇妙之处。


那冰晶虽然如同肆意疯长的杂草,叶醉吟在一日掘冰晶时,发现了不寻常之处——那冰晶里冻着某种稀有的矿脉。叶醉吟忽然想起从前在藏剑书阁里读过一则记载,昆仑有一冰晶,冰中藏矿,是为陨铁,数量稀少,极其珍贵。


这一发现让叶醉吟兴奋不已,虽然没能找到冰魂,却让他找到了记载中稀少的天外陨铁。接下来是他找到陨铁的第三日,他准备之后回长乐坊一趟,雇些年轻力壮的人来,将冰晶掘了带回去化了再送回藏剑。哪知就在他思考怎么运送天外陨铁的时候,无意中在山谷中找到了一条往山上去的路途。


叶醉吟找到那一条隐蔽的小道时,只看到它被无数冰晶包围着,似是无人发现过一般。他确认那些冰晶里并未有陨铁后,用泰阿尽数砍断。神兵泰阿虽并无剑锋,但配合藏剑的山居剑意仿佛一把浑然天成的利剑。


于是他上了那条小道,一直往山上去,大概也是约莫走了一个多时辰的样子。终于走到一片平地当中,那平地当中,居然立着一所房屋,看上去似乎有些年头。远远看着也未看到房屋里跳跃着灯火,可外头却摆放着各种粗制的利器,那些利器依旧如新,应该是有人住着的——像是猎人所居住的房屋。


叶醉吟先是好奇怎么这种地方居然还住着猎人,那么想着便走近了一些。


约莫也就走近了几十来步,他还未看出这屋内是否有人,却因为走近了一些,拐了一个角度,看到不远处正跪在雪里的楚子雪。


他的视力极好,可因为离得太远还是需要眯起眼来。


楚子雪双膝跪在雪里,细长的眼睫微微垂下,神情并不是冷的,看起来反而异常悲伤,他的眼里似有千种百种情绪,却任由绞碎在那黑色深潭里,沉进深处,仿佛从不过问。他只穿了一件南皇的道袍,虽然坐忘之力可以御寒,他的鼻尖脸颊依旧冻得通红。此时此刻,他跪在那里,腿间放着那柄通体发紫的剑,他正抓着一旁的新雪,一点一点,慢慢的,用雪擦拭过那柄长剑。


楚子雪的指尖被冻的通红,可他仿佛毫无知觉一般,继续用雪擦着那柄剑。


他看着那把剑,神情里有哀伤,有悲痛,更似是有说不清道不明的,如同抵死爱恋般的情愫。


就像在看自己的情人一样。


叶醉吟冷不丁的冒出了这个想法,却意外的发现自己并没有被这个想法吓到。


等到他被这个想法吓到的时候,他又看到楚子雪已经擦完了剑,居然脑子一热便抽出背后的轻剑以玉泉鱼跃快速逼近。


 


楚子雪住的那间屋子以前曾是一个猎人住的地方。


猎人还有一个妻子,两人一直居住在那里,他随着叶重霄跳入山谷后,被那名猎人所救。那猎人也不嫌弃他,就将屋子腾出了一个地方让他居住。


那几年来楚子雪并不想离开这里,为了报答那个猎人,他凭借着自己的剑术,帮那猎人击退了不少想要靠近此地的狼群。除此之外,还帮他弄些新鲜的猎物来。那猎人与他的妻子也把他当做是家人一同看待。


可是好景没过了三年,那猎人在一次独自外出时死在了外面。楚子雪寻到他的时候,他的尸体已经被一群狼群分刮撕碎成一堆碎片。


除了斩了那些狼之外,楚子雪并没有什么起死回生之术,他在纠结了许久之后最终回去告诉了猎人妻子他的死讯。


猎人的妻子听完了之后很平静,告诉楚子雪说,自己在长安有自己的家人,她当年不顾反对跟猎人来了这里一直生活的很幸福。她早就已经预料到这一天会发生,所以她现在心情很是平静。


猎人的妻子问他是不是还要呆在这里。


楚子雪点点头说是的,猎人妻子就说,能不能,帮她一个忙,送她离开这里,到长乐坊就好。


楚子雪答应了。


他将猎人妻子送去了长乐坊,猎人妻子又告诉他,屋子便是留给他了,他可以用各种猎物来长乐坊换些柴米油盐,好歹生活不会没了着落,他点点头表示知道了。他送走了猎人妻子之后又回了这里,然后一住便一直住到了现在。


那柄夜话白鹭在他寻到时就已经锈在了剑鞘里,仿佛随着自己的主人一起死了一般。而那把通体发紫的子雪剑却是楚子雪最后的念想,他隔一日便要用昆仑的新雪擦剑,这是他这几年来养成的古怪习惯。


当楚子雪已经用雪擦完了剑,见剑被擦拭之后依旧如新,他站了起来,抬手将冻僵的手触上了自己的脖颈取暖,被那温度冰得缩了缩脖子。


接着,纯阳想要还剑入鞘时,却偏头看到了站在不远处的叶醉吟已经拎着自己手里的轻剑直接朝他奔来——


那凌冽的剑气无一不在提醒他危险的到来。



评论

热度(27)

  1. MIO_robo太游方外睨红尘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