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O_robo

麒麟夏陆夏,EC鲨美,锤基,SD,DC。伞修,魏叶,喻叶,喻黄。狱寺隼人痴汉不能救。剑三,策藏,道剑道,羊花,策花,DNF。我老婆一张嘴能气死我,游戏乃精神食物。今生无悔控萝莉。

【剑道】以雪洗剑 之一

错漏人间几度春:

之一


 


楚子雪已经很久很久没有在昆仑山谷里遇到人了。


要说上一次,似乎是恶人谷里的三个斗胆以为可以杀掉他的人,结果他手刃了一个后,又打伤了另两个人。他们口口声声说着因为他是楚子炎的弟弟,又给他按上在昆仑胡作非为的罪名,就说要除掉他。楚子雪就那么一瞬不瞬地看着他们,不笑也不哭,脸上没有任何的喜怒哀乐,最后看着可笑的三人剩下两人负伤回去,他也不追。


楚子雪觉得很是好笑,然后突然发现自己其实也是善恶不分的。


可是楚子炎却……


楚子雪每每想起楚子炎心中就是一阵抽痛,连带着某个他以为他几乎都要忘却的名字一起。


仿佛撕心裂肺。又或许是自己当时的咎由自取。


他站在奈何桥上,脚边是落进忘川水里的孤魂野鬼,张开双手握住他的脚踝想将他拖进无尽深渊。他如一棵傲骨的松树一般扎根在原地,好像不为所动,其实早就动了丝丝恻隐之心。


楚子雪已经在这山谷中呆了快有三四年了,到底三年还是四年他自己也分不清了。接下来就成了外头传闻中善恶不分见人便杀的疯道,他倒是觉得无所谓,可是他在此地如此之久,却依旧没找到自己想要找到的东西。


 


除了他背上的夜话白鹭。


那是他的执念,是他的根,是他的病。更是他现下唯一活下来的理由。


 


而眼前这个藏剑,却让他觉得背上的夜话白鹭的分量格外的重,重到他几乎抬不起脚来。他看着那藏剑也看着他,背后的那把似是闪烁着奇异光辉的重剑昭示着是柄神兵,楚子雪并未见过这样细巧的重剑,只是冷静道:“西湖藏剑叶家人。”


看对方点了点头,他便抬头看了看上头的悬崖,方才他是听到有冰层断裂的声音才过来的,果不其然他赶到时便看到一个身着金衫华服的人以千百回转的轻功轻巧落地,打量了一下四周后转过身来看到了他。


“这种地方你也敢来。”


看那藏剑动了动嘴唇,似是想要解释,但是终究未说出口。


楚子雪见他不是恶人谷的人,也不是来自浩气盟,顿时失去了兴趣转身要走:“我不杀藏剑的人,你走吧。”


然后楚子雪便顺着自己的意,就真的走了。但是那藏剑似乎不依不挠,还不怕死的跟了上来,在他后方二十尺左右,他走的快就也走的快,他走的慢他也走的慢,如果楚子雪停下来的话,他应该也会停下来。


果不其然那藏剑果然一直不怕死的跟着他,仿佛已经将生死置之度外了。楚子雪并不喜欢有人跟着他,最后有些忍无可忍地停下脚步来,转过身来,就看到那藏剑也停下脚步了,还面露喜色看着他。


楚子雪道:“你到底……”


结果那藏剑比他说的还快,声音盖过了他的,好像早就在等他停下脚步转过身来的那一刻。藏剑特别有礼貌地拱手道:“不好意思,在下是藏剑山庄的御神弟子,叶醉吟。因为听闻昆仑盛产冰魂和矿脉,特来此地寻找铸剑的材料。方才不小心落至山谷,一时间找不到出去的路,又听江湖传闻此山谷中有一名纯阳的道士长居此地,冒昧打扰到道长实在抱歉,不知道长是否知道从这里出去的路么?”


听江湖传闻此山谷中有一名纯阳的道士长居此地。嘴巴倒是能说会道,可是楚子雪一向对这些爱理不理,听了也无任何情绪起伏。


“若是贫道不知呢?”楚子雪看着叶醉吟,冷冰冰地丢出了一句。


“不知也罢。”叶醉吟似乎毫不在意他的无情,相反却抽出了身后的轻剑,乍看之下不过一柄普通的显得略微细窄的轻剑,细看下却发现上面的花纹精致繁复,粗略看过去竟是一丝花纹也看不出,“江湖上更说,在此地隐居的纯阳道士身负三把剑,身手了得,剑技惊人,使得是纯阳宫混元心法北冥剑气,叶某如今身在此地,又无从离开。在下看道长便是那传闻中的道士了,不如今朝你我比武论剑,来日江湖把酒言欢?”


楚子雪微微蹙起了眉,谢绝了他的邀请:“抱歉,贫道并无兴趣。”


说完他便运起纯阳派轻功逍遥游踏着莲步离开,连给叶醉吟继续说话的机会都没有,徒留他一个人独自在原地。


叶醉吟叹了一口气,没想到先是冰魂矿脉的源头泡了汤,就连那疯道也不肯与自己比试。只是……他抬起头来看着那纯阳离开的方向,他背上的那双轻重剑实在是引起了他的注意力,因为约莫在几年前他见过那双轻重剑,名为夜话白鹭。


所谓仅仅只是一面之缘,但那双轻重剑实在特殊,轻剑稍短,重剑比寻常重剑小了一圈,不必背在腰上,而是负在背上,一眼看了也叫人难以忘却。


那是藏剑山庄一名无双弟子叶重霄之物,几年前随着人一起消失不见,如今怎么会落到那纯阳手中?


几年前叶重霄的事情虽然也惊动了藏剑山庄,但叶醉吟到底不是管理这方面的人,有些话也只是听说。原本他失踪的那日是他要迎娶一名纯阳弟子的大喜之日,新娘失踪后他带着夜话白鹭离开后跟着也失踪,然后不了了之,藏剑山庄似乎是把这事压下来了,真相似乎知道的人很少。


叶醉吟自然是属于不知道真相的那绝大部分人。


而纯阳身上的夜话白鹭看上去也有些年头,剑柄已经开始生锈,没有任何保养过的迹象,就那么被他背在身上。若说是造假,也不太可能,若说他不保养,那么为何还要背在身上每日都形影不离?


叶醉吟那么想着,觉得冰魂和矿脉的事情或许可以暂且搁一搁,也或许一面跟着那纯阳一面也可以去寻冰魂矿脉?


 


只是……


叶醉吟抬起头来,看了看四周奇异的冰晶,又看了看此处的山谷不知通往的何处。现在必要的事情便是先想办法找到那个纯阳,再顺便找找有没有能够离开这个山谷的路。


叶醉吟进山谷前,的确是带了些干粮和水的,只是他没想到自己会落到谷底来,也没想到冰晶混淆了他的视线让他误以为是冰魂。水壶早就在下落的时候不知道掉到哪里去了,运气好的是干粮倒是没掉。


 


眼下便是要再次找到那个纯阳了。



评论

热度(32)

  1. MIO_robo太游方外睨红尘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