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O_robo

麒麟夏陆夏,EC鲨美,锤基,SD,DC。伞修,魏叶,喻叶,喻黄。狱寺隼人痴汉不能救。剑三,策藏,道剑道,羊花,策花,DNF。我老婆一张嘴能气死我,游戏乃精神食物。今生无悔控萝莉。

【拓辉】少年游

如歌行板:

·2105年春!!!新的篇章!!!17岁的太一学长啊啊啊啊啊!!!!【狂喜乱舞




■ 少 年 游 ■


>>>终局


一滴泪引发的奇迹。


神原拓也其实很羡慕那对双胞胎。心有灵犀的默契,模仿都模仿不来。数码世界的时候就知道了,他和辉二磨了很久才磨出来的默契度,有时候甚至比不上兄弟俩一个眼神的交流。自己的弟弟小自己几岁,就算回来了成熟了,也减不掉年龄带来的无奈。吵吵闹闹总是有的,他也无法成为辉一那么好的兄长,温柔的,能够守住弟弟身后那个重要的位置。那样一次又一次做好后方,让辉二能无畏地战斗。若是换做自己,他想,他做不到那样。


但你有你自己的方式不是么,在关心弟弟这方面。源辉二如是说。


彼时正是神原拓也和信也吵架期间,闹脾气的哥哥干脆跑出来找同伴聊天。源辉二被一个电话拖出家门时脸上还是极度无奈的表情,天知道那个白痴又在发什么疯。后来了解了事情的原委,他便更加无奈。“这种事情,找辉一更好吧。”他这么说,“你们俩都是哥哥。”拓也摸了摸头——这是他尴尬时会做的动作——说我和辉一没有和你熟啊。借口。源辉二瞥了他一眼,你明明比我还先见到他。但就算这么说着,辉二也没有转身就走。


从数码世界回来以后,大家的确都变了很多。变得体贴而成熟的拓也,变得更温柔的泉,变得坚强而勇敢的友树,变得更会为他人着想的纯平,还有,日渐开朗的辉二和解开了心结的辉一。


那次旅程,大概是他们生命的转折点。从哪个方面来讲都是。


结果拓也去找辉一商讨关于弟弟的教育问题的那天,源辉二还是陪了神原拓也很久。虽然他曾想打个电话叫辉一出来,但是被拓也制止了。


“辉一啊,他腹黑度太高了。”神原拓也说的话有些意味不明。源辉二一挑眉,说你难道忘了风神兽进化那次的事情了么。拓也傻笑:“不就是乌贼兽自己把自己转飞了么。辉二你不要转移话题啦我到底该怎么办啊。”源辉二叹了口气,行我再帮你分析分析吧,反正你智商从没上过线。然后神原拓也嚷嚷着辉二你少看不起人,我从现实世界回来以后就强了很多你没发现吗!源辉二淡淡地回了一句明明只是粗人的感觉增强了而已。


于是例行的吵吵闹闹。就好像数码世界里那么多次的吵架一样。


和弟弟的相处有问题吧,拓也君,不管是自家弟弟还是别人弟弟。


只是,那个“为什么非要来找我”的问题,就在吵闹中被无视了。而那天本想讨论的问题,除了最开始辉二说的那句话以外,就再也没什么结论了。现实世界的好处就是这样,吵架绝对不会有什么干涉,不像曾经,吵着吵着就来了敌人,于是就从死对头变成了好队友。


战斗结束以后的生活,平静而幸福。然而不知道在平静背后,竟还有小小的风暴正在酝酿。




>>>聚会


在数码世界成为朋友的几人,在回到现实世界后也常常聚会。六人的聚会往往是拓也或者泉组织的,纯平和友树参与得特别积极。大概都是闲不住爱闹腾的家伙。为了迎合所有人的口味,聚会的模式总是一个圈。在某个安静些的公园或者书店集合,然后去游戏厅,找到好吃的餐馆饱餐一顿后,去KTV闹腾。最后依旧在安静的道路上分开。


往往在KTV里闹得最厉害的是拓也,然后小泉纯平和友树也会参与进去。聚会里最安静的永远是源家两兄弟,辉二一个人坐在包厢的一角,身边是同样相貌但脸带微笑的辉一。这种时候闹得最疯的leader总会把他们两个拽进欢乐的气氛里。比如把他们拖到点歌机前,又或者干脆塞过去一支麦。辉二想拒绝,但是拓也一眯眼睛笑得非常嚣张。


“源辉二你房间里的吉他出卖你了,别跟我说什么不会音乐。”


于是最后妥协的总是辉二。


平心而论,源辉二的声音很好听,淡淡的却很有味道。是很有辨识度的声线。他又喜欢慢拍的歌,就显得他的声音特别温柔。包厢里的光线仿佛围绕着他似的,一圈一圈涟漪般泛滥开来。


光之斗士,源辉二。伴随了他半年的名号会在波高兽的书里继续存在,而现实世界里,他不过是一个少年。如此而已。


哪怕有些时候他的的确确显现出“光”的特质来。


往往在辉二唱歌的时候,喧闹的包厢会安静下来。少年的声音就被无限放大,带着蓝色的波光,变成海浪轻轻拍打在心上。而那个最先对同伴做出“嘘”的动作的,总是一开始闹得最厉害的人。神原拓也。


问及原因,拓也就会挠挠头傻笑:“在数码世界老是听见辉二你的惨叫嘛……有福利当然要好好欣赏。”被特殊待遇的那个回过去一个蔑视的眼神:“你叫的有比我少吗?”


神原拓也嘴角一抽。两边又掐起来了。友树想要不要劝架,被小泉和纯平给制止了。


“他们啊,根本是越吵感情越好的那种,不用劝的啦。”织本泉如是说。


木村辉一自始至终保持围观,翘着嘴角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虽然当初冒险时已经被打过预防针,但是看到回到现实世界的两人依然不改针锋相对的本色,尼桑表示,他家弟弟才不是那么好欺负的。


咦?这有什么逻辑关系吗?木村辉一笑得很温柔,让人背后直冒凉气:“没有吗?”


辉一大人您说什么都是对的。


神原拓也也许不知道,源辉二是听他唱歌听得最认真的人之一。


源辉二一定知道,他唱歌时第一个要大家安静的是神原拓也。


似乎有些不公平?


谁知道呢。神原拓也身后的亲友团阵容庞大,那个“也许”到底是不是真的“也许”,除了他本人没人说得清。


聚会除了联络感情,还有别的作用。起码他们的国中是在同一所学校,甚至拓也和辉二还有小泉很幸运地被分进了同一个班。稍小些的友树握了握拳头表示会紧跟哥哥姐姐的步伐,于是两年后斗士们完成了在国中的大集合。那时候的柴山纯平是以毕业校友的身份回来的。


这是后话了。




>>>冬


源辉二其实怕冷。这是神原拓也后来知道的。这大概可以解释为什么在数码世界的时候只有他穿的是长袖。外套和T恤的两件装。


要知道那会儿织本泉穿的可是露脐装的短裙。


可是偏偏源辉二又喜欢逞强。脱了外套给泉,自己却和其他人一起吹冷风。又或者把拓也推开一个人承受冰恶魔兽的冷气。不知道是家教太成功还是怎么的。


也不知道有没有落下什么病根。反正他也不会说。


所以神原拓也看见披了件双排扣呢大衣就来赴约的源辉二时实在非常生气。


该死的,要风度不要温度。


那时拓也裹着件暗红色的羽绒服,脖子上面还挂着围巾。炎系斗士对寒冷的抵抗力并不高,甚至比不上冰见友树这个小朋友。不过总比辉二强。拓也看了看辉二有些白的脸色,撇撇嘴这么想。


走在街上的时候神原拓也不经意间擦到了源辉二的手。意料之中的冰凉。他眉心一紧,想也没想就把自己戴的黑色手套塞进了辉二手里。然后冲进路边一家店拎了一条格子围巾出来。


“丝围巾有什么用嘛。”他一边说,一边把围巾戴到辉二脖子上,像给神原信也围一样,还弄出个不错的花样。


他没去仔细想,平日里那么讨厌他人碰触的源辉二,为什么没有拒绝围巾手套也没有拒绝他亲昵得有些过了度的动作。


当他们坐下稍作休息的时候,辉二看了看周围的环境表示很难得。神原拓也一向喜欢游戏厅或者运动场多一点。但是游戏厅的噪音估计会让源辉二狠狠鄙视他的品味,而运动场……现在是冬天难道去喝西北风?


所以街边咖啡店的确是个不错的选择不是么。


“所以,这次为什么又叫我出来?”源辉二倒了点牛奶到自己那杯蓝山里,在“又”字上稍稍加了一点重音。他看着神原拓也在玻璃上涂涂画画,笔画末尾的水珠一溜儿往下滑。对于这种略带了些孩子气的动作,他只能不露痕迹地一挑眉毛。


“……”拓也沉默了一下,“就是出来逛逛。”


源辉二手一抖,差点把咖啡洒出来。逛逛?!大冬天出来吹冷风?!对面的同伴似乎感觉到了什么,对他报以歉意的微笑:“好吧,其实是想给泉买圣诞礼物。”


你早说不就好了。源辉二一撇嘴。


神原拓也在不久前向织本泉表白,但是被表白的一方没有做出明确的回应。女孩子对他笑了笑说:“拓也,你确定你喜欢的是我?”


神原拓也表示很迷茫。他觉得可能是泉认为他还不够好,于是趁着圣诞节想稍微献点殷勤。作为“好兄弟”的源辉二,理所当然被拓也拖出来做参谋。


但是啊,织本泉后来说,其实并不是这个原因呢。


那天两个人在街上逛了好久,到最后还是什么都没买。拓也说想不出小泉到底缺什么,以她现在的人气冬天肯定不缺保暖用具,送围巾手套未免太没新意。结果只能两手空空送上一句圣诞快乐。


神原拓也没注意到,其实他拉着源辉二出门买东西那天是平安夜。那么路上顺手买的围巾和干脆就送出去的黑色手套,算不算一份圣诞礼物呢?


再后来,真的是很后来的事情了,拓也发现冬天的时候,辉二总是围着那条围巾,戴着那双手套。他也不去揭穿辉二小小的私心,只是一个人看着被水雾模糊的玻璃窗,笑得非常非常灿烂。




>>>醉酒


辉一和小泉的事情,着实让拓也非常郁闷。郁闷的少年迫切地求安慰。纯平是不能找了,谈不上安慰说不定还被同病相怜地羡慕嫉妒恨。友树在准备升学考试也不方便去打扰。


于是拓也只能去找辉二。


不过源辉二对他这种什么事都把自己拖出来,美其名曰“有福同享有难同当”的行为,早就予以了默认。


两个人在公园的长椅上坐着,手边放着从便利店拎来的罐装啤酒。说是找人谈天,现在的情形却是辉二看着身边的家伙一罐罐往嘴里倒酒。拓也的酒量不见得多好,很快脸就红了。


“喂,醉了我可不管你啊。”源辉二皱了皱眉,却没有拒绝拓也伸手向他再要一罐的动作。手上一使力,易拉罐的拉环就开了。


“……啊?啊。”拓也伸手接了酒,反应慢半拍似的,半晌才回答一句。半醉的酒鬼一边喝,一边迷迷糊糊地心说辉二你什么时候说话算数过。数码世界那会儿也是,明明说不管我的死活,最后还不是上来帮我挡了暗黑兽那一剑。


太温柔了啊,你。


最后买醉的当然是醉了。神原拓也晃晃悠悠一转身就倒进了源辉二怀里。酒罐子洒了一地。脸红的跟他衣服似的,念叨着小泉辉二辉二小泉辉二辉二辉二。被扑的那个不胜其烦,心想着要不干脆把头巾摘下来堵住他嘴,后来还是因为怕脏怕麻烦等等原因作罢。可是始作俑者还在兀自喋喋不休。就在源辉二最后忍无可忍决定一巴掌打过去的时候,拓也嘟囔了一句“喜欢”然后就再没了声音,也不知道是说给谁听。


只是辉二的动作一下子就停住了。


后来源辉二给这件事找的解释是反正他都睡着了就不浪费力气了,可那时拓也看着他闪烁的眼神心想这肯定是个借口。谁说的来着,解释就是掩饰。


织本泉说,拓也算得上是酒后吐真言的典型。当初几个人聚会的时候她坐在拓也的边上,多灌了些酒的神原拓也嘴里念叨的名字并不是她。于是后来拓也对她表白的时候她笑得意味深长。


“拓也,你确定你喜欢的是我?”


和木村辉一在一起后泉提到过这件事,辉一笑得非常温柔:“我早就知道了。不过辉二嘛……”他摇了摇头对自家弟弟的性格表示无奈。也许辉二知道,但是他永远都不会先开口。木村辉一这么说。身边的金发女孩一摊手,要不干脆帮帮他们两个算了。


“顺其自然吧。”辉一看向公园的方向,“况且我不希望辉二这么早就嫁出去。”


“诶——?!”


“开玩笑的。”玩了一个小小的文字游戏,辉一说着牵住自家女友的手。


后来辉二不知道从什么地方知道了辉一和泉的对话,他对哥哥无奈地笑了笑。“恶趣味一点都没改?”“没这个必要嘛。难道你希望我好心地帮你一把?”“……还是算了。”源辉二看着躺在自己边上熟睡的家伙,不露痕迹地翘了翘嘴角。




>>>往昔


神原拓也总是会做梦,梦到那次冒险的事情。是那样遥远却又触手可及的过去,深深根植在记忆里。


六翅兽黑色和白色的翅膀。银镜兽手里刺目的白光。回到现实世界时自己半龙半人的模样。黑暗森林入口小小的门。究极天使兽光辉灿烂的城堡。蜗牛兽们垂直在山体的村子。乌贼兽喊着叫我女王大人的吓人样子。被变形的魔弹兽追着逃命的样子。火焰村温暖的房子。暗红色的漂亮星云。神圣天女兽城堡前大片大片的雪白花朵。天空里飞翔的“浮游浮游”叫着的小精灵。创始村彩虹色的光。一块一块消失的土地。


又或者。问答兽被弹了裤子后涨红了脸惨叫的样子。波高兽一脸严肃地翻着书的样子。仙女兽和风神兽漂亮地飞翔。电光兽手里的雷。冰熊兽吹出的雪。凯撒狮子兽威风凛凛的模样。黑狮兽手里的枪。巴撒兽闭着眼祈祷。雷光兽坦克似的身躯压过地面轰隆隆地响。机车兽们一脸不情愿地载他们上路。


还有。失控的炎龙兽。被梦魇的冰熊兽。冲着巨岩兽直冲过去的银狼兽。地下迷宫里刺向烂泥兽的剑。汉堡兽村里难吃得有些神奇的汉堡。暗黑兽毫不留情的剑击。照亮了森林的一束光。满身伤痕的矿石兽。玩具之国的棉花糖。魔弹兽体内通向未知的通道。冰恶魔兽的狞笑。抵挡了基路比兽攻击的身影。破碎的铠甲。闪亮的数码密码。


源辉二。


当他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他猛然一惊。什么时候梦里有一多半都是和辉二有关的事情了。拓也想起之前泉问他的话,不禁有点心烦意乱。只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当天晚上他就梦到了辉二替他挡了暗黑兽一击身受重伤的情景。


其实神原拓也是有些迟钝的家伙。但是一旦意识到什么,却会变得异常敏锐。用辉二的话说,那个叫“野蛮人的直觉”。


所以在那之后他更加容易想起他和辉二的过往。数码世界的吵吵闹闹也好,现实世界的吵吵闹闹也好。然后发现似乎有什么在吵吵闹闹里发芽变质了。他想起那次出门逛街时买的围巾,暗蓝色的格子,亮蓝色的边框,还有辉二因为寒冷而更加白的肤色。他想起咖啡厅里热气熏蒸模糊了少年面部的轮廓,只显出一个温柔的影子。


然后他去找小泉。果不其然金发少女挽着蓝发少年的手。辉一保持着一贯温和的微笑,对他说:“要加油了啊拓也。”他不明所以地眨眨眼睛,还在想要不要说一句谢谢。


所以说兄弟这关算过了?神原拓也突然冒出来这样的念头,什么玩意儿啊乱七八糟的。


也许他需要一点时间,让所谓的“直觉”变成确定的“判断”。




>>>刺激


如果……


可惜没有如果。


神原拓也是被手机铃声吵醒的。破手机只会单调的“铃铃铃”吵得人心烦气躁。他把头抬起来,一推桌上叠的乱七八糟的作业,懒洋洋地发问:“喂?”


“拓也!你快点来医院!辉二出车祸了!”电话那头是小泉惊慌的声音。


橙红色的眸子骤然睁大:“我马上到!”说完便一阵风似的冲出家门。满脑子都是辉二辉二辉二的他甚至忘了问一问泉,那家伙到底是怎么出车祸的。然后无视了心底的小小恐惧。


医院里大伙儿都在。辉一的衣服上溅上了几滴血,男孩子浑身的颤抖还没有彻底平息,暗蓝色眼睛里的惊慌挥之不去。织本泉坐在一边安慰着辉一,旁边还有友树和纯平。拓也紧盯着手术室鲜红的字眼,他第一次觉得红色竟那么让人讨厌。


木村辉一慢慢平静下来,开始向围上去的伙伴讲述事情的经过。其实不是什么特别大型的车祸,但是看着慢慢扩散开的血迹,做兄长的还是感到害怕。源辉二的父母正好这阵子出国去了,把辉二交给了辉一他们家照顾。本来今天兄弟俩要给妈妈过生日,结果在买礼物的路上竟出了这种事。要不是源辉二身手敏捷,被撞的估计就是辉一了。


“……一人进一次手术室……扯平了……”辉二昏迷过去之前这么说。


他们还能说什么呢。数码世界的时候辉二就经常替他们抵挡攻击了不是么,况且这回遭遇危险的是自己的亲哥哥。


他们都知道,源辉二其实是个害怕孤独,害怕失去的人。所以他们只能祈祷,让这个在数码世界这么险恶环境里都生存下来的家伙好好活下去。


手术室的灯灭了。白大褂走出来开始例行公事:“谁是患者的家属?”


“我是他哥哥。”辉一走上前,“请问辉二——我弟弟他怎么样?”


医生摘下口罩笑了笑:“没有危险,但是伤口会留疤。等一会儿就可以去看他了。”


大家都大大地松了口气。拓也扯出个微笑:“我就说把,那家伙哪有那么容易死。”


因为辉二的父母都不在,辉一的母亲又疲于工作,木村辉一虽然想时时刻刻陪在辉二身边但是情况不允许,所以大家自发排了班来照顾辉二。这群斗士,以拓也带头都是一堆料理废,而辉一又不希望弟弟吃医院里的饭菜,于是每天多做一份“病号餐”。


神原拓也毫无悬念地争取到了比较多的班次。他干脆带了作业来医院做,每天每天看着病床上的家伙醒醒睡睡,他居然难得地耐心。


偶尔因为难题而抓耳挠腮的时候,神原拓也会听到源辉二轻轻的一声笑——这一般代表他心情尚可。于是拓也就干脆让辉二帮他讲题,说多睡了脑子会迟钝还不如做做脑力训练。然后病号就会瞥他一眼,这种题目算得上脑力训练?本着不欺负病号的原则,神原拓也基本会努力忍耐,有时候忍无可忍也只能随便抓起一张草稿纸在上面乱涂乱画发泄情绪,然后辉一或者泉就会进来打断他们了。


又或者有时他走进病房的时候发现源辉二在午睡,于是跑到床边轻轻地把他叫醒。因为麻醉的关系,头几天药效过了辉二总会觉得浑身疼,疼得睡不着觉也是经常的,于是生物钟就乱了。木村辉一担心弟弟,嘱咐几个来陪的让他们看着点,别让辉二中午睡太久晚上睡不着。别人的情况不清楚,神原拓也倒是经常碰到辉二午睡的情况。一来二去他也发现原来那家伙有低血压,没睡饱了就把他叫醒就会出现一段时间的呆滞期。他突然想,以前在数码世界那么艰难的环境里,源辉二这家伙到底休息好没有。


叫人起床的福利也不少,迷迷糊糊的源辉二总是格外的好欺负。拓也摸透了这一点后便经常对辉二那张白皙的脸下毒手,捏掐揉无所不为。一不留神没控制好时间,辉二醒透以后就会反击,只是身上有伤,就只能动口不动手。神原拓也看着源辉二憋屈得只能放嘴炮的表情,心里笑到内伤。


原来这家伙超级可爱的啊啊啊!


其实这是难得的休闲时光。突然变多的相处时间让神原拓也更清楚地了解对方的性格,看到更多他的样子。也有更多的时间用于梳理自己有些混乱的思绪。


其实冒险的时候离死亡很近的情形不是没有碰到过,但是没有哪一次比得上这次让拓也更心慌。以至于很久以后他看着辉二喉结下方的伤疤还是会觉得心里某处隐隐作痛。他想他有点明白了。关于那些混乱。


辉二出院的时候大家都来了。场面一片欢脱的闹腾。源辉二庆幸自己没有死掉,庆幸自己出事是假期,因此没有落下太多课程,但是他并不是特别喜欢这么热闹的出院仪式。毕竟辉一出院的时候他们已经闹过一次了。


于是寡言的少年只能看着同伴们闹,脸上挂着无奈的笑。




>>>未来


新学期伊始,神原拓也发现自己和源辉二成了同桌。棕发少年心里高喊着德玛西亚然后对上蓝发少年消融了寒冰的眼神。源辉二对他笑了笑,表情里带了点纵容似的无奈的温柔。


……咦这个形容词似乎有点不太对?管他的。


于是以后就有每天早上的必看剧目——


“喂辉二,那个……英语作业……”


“……又没做?!”


“昨天陪信也去游乐园了所以……”


“……拿去,下不为例。”


围观的同学们表示,源辉二你下不为例都说了几遍了!别人找你借你都不给啊!每天这么早来是为了干嘛啊!


源辉二扫视四周。


噤声。只剩下拓也刷刷刷疯狂抄写的声音。


角落里有几个女生聚在一起窃窃私语:“……辉二君和拓也君到底谁是攻啊……”


神原拓也有时候想,源辉二会不会也和他有一样的心思。从前听纯平说他们两个其实完全相反又极度相似,也许还真的一语中的。同样的倔强,同样重视自己身边的人,只是一个似火热情,一个如冰冷静。


不相识的陌生人。八字不合的队友。默契的战友。最亲密的伙伴。


但是没有人有胆量跨过最后一条线。


也许他可以试着做那个越界者?他又不怕什么囚徒困境。


于是他干了。作为当初队伍里的队长,充满了似火热情和勇气的炎系斗士,神原拓也做了一个决定,艰难程度堪比当初把自己再度送上列车。


神原拓也向源辉二表白。


“辉二我喜欢你,是恋人的那种喜欢。我是认真的。”打直球最符合他的性格,“不管你的决定是什么,中午都来天台给我一个答案。”说完他把头转了过去。


第一节课的铃声刚好响起。


然后他拿余光欣赏源辉二一上午的纠结表情。


中午的时候神原拓也拿着便当盒坐在天台,面朝铁丝网春暖花开。身后传来脚步声,熟悉的节奏。然后吱呀一声,天台的门打开了。他转过身去。


“辉二。”他冲着那个身影笑了。


 


距离蓝发少年脸红,还有10秒。


距离棕发少年狠狠抱住蓝发少年,还有54秒。


距离蓝发少年恼羞成怒,还有128秒。


距离棕发少年第N次造访蓝发少年的卧室,还有——


距离蓝发少年被棕发少年拐进家门,还有——


 


那就是另一个故事了。


 


FIN



评论

热度(1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