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O_robo

麒麟夏陆夏,EC鲨美,锤基,SD,DC。伞修,魏叶,喻叶,喻黄。狱寺隼人痴汉不能救。剑三,策藏,道剑道,羊花,策花,DNF。我老婆一张嘴能气死我,游戏乃精神食物。今生无悔控萝莉。

【十三月】12

燕麦泥:

12.




还没等喻文州给出答复,黄少天在电话里又给了他一个比较正式的邀请:“要不要去看王杰希拍电影?你不是说没去过。”


喻文州很快反应过来:“他们找你唱歌?”


“是啊,”黄少天似乎在吃喉糖,不时听到糖块刮过牙齿的声音,“但是又不告诉我是什么歌,好像还没写出来,神神秘秘的。”


喻文州微微停顿了一下,若无其事地说:“那就去吧,是周末吗?”


黄少天说了日期,又要了喻文州的证件号拿去给楚云秀订机票。


喻文州笑了:“公款可以报销?”


“公司不报就我自己出,”黄少天哼哼,“我有钱!我专辑卖了十几万呢!”


唱片那点算什么钱,他今年接的两个代言才比较有看头,不过喻文州认为要是在这种时候肯定他,可就越来越往包养的路上跑偏了。黄少天大概觉得金主的身份特别过瘾,扮演得挺来劲儿的,前两天还问喻文州想不想换车。可惜一切在喻文州眼里就等于跳到书柜顶上抖耳朵的猫,放它几天,最后还是要被拎下来。




楚云秀订了周六最早一班飞机,黄少天在头等舱休息室里戴着巨大的墨镜,一张脸只剩鼻尖和下巴,黑T恤又帅又时尚。然而地勤人员递水过去的时候他第一下竟然没拿稳,喻文州远远坐在房间另一头看着,知道他肯定眼睛还没睁开。


果然上了飞机,头等舱除了他们三个没有别人。飞机开始在跑道上滑行,空姐都坐回自己的位置上,喻文州看着另一侧窗外阴沉的天空,突然肩膀一沉,转头看见黄少天歪着脑袋栽了过来。


“不是让你早点睡?”喻文州轻声问。


“几点睡都困,我生物钟没有早起这个功能,而且你不知道云秀叫我起床的方式多粗暴……”


“咳。”


黄少天像被拔了尾巴上的毛,转过头从椅背中间的夹缝里偷看楚云秀:“…你听见了?不不我没有抱怨的意思、”


“我没听见,”楚云秀慢条斯理地说,“只是想提醒你注意一下影响,顺便发现你好像在讲我坏话。”


“现在又没人、”黄少天狡辩。但他也知道飞机平稳之后空乘就会走动,只好离开喻文州往窗户那边靠,闭上眼睛继续赖床。




剧组现在拍摄的位置和上次喻文州来的已经不是同一个地方,今天似乎没有早上的戏要拍,现场零零星星几个工作人员,吃着早餐闲聊。喻文州正在打量布景,突然身后有人说:“你怎么来了?”


喻文州回过头,看到张新杰也有点惊讶,但他立即明白了,笑着问:“又超资了?”


这部电影是霸图投资,张新杰会出现大多是这个事,不过霸图财大气粗,对好导演一向大方。果然张新杰点点头:“其实还没有,但是王杰希想加东西,我来跟神医谈一谈。”


方士谦是制片界出了名的妙手回春,救起过许多因为资金不足差点夭折的电影。不过他对王杰希十分纵容,从来不拿成本压他,估计霸图最后还是要掏钱。喻文州伸手摸了摸眼前做工精良的道具,感叹着一分钱一分货,张新杰在旁边问:“你过来写歌?李轩不是……”


“快快快来拿着豆浆还是热的、”黄少天的声音从旁边冒出来,看见张新杰也意外地愣了一下。


“少天带我来的,”喻文州接过豆浆,顺便介绍,“张新杰,霸图副总。”


我知道我知道,黄少天笑嘻嘻跟他握了下手,“不过听说很久了今天是第一次见到。”


“我也是。”张新杰笑了笑,然后看看喻文州,“那你们先吃早餐吧,我进去找人。”


喻文州点头,看他走远,黄少天咬着蛋饼若有所思,小声说:“他很冷静啊?”


张新杰作为投资方,肯定已经知道黄少天要唱电影里的歌,当然黄少天指的不是这个。喻文州和他一起走到旁边的休息区,拉开两把椅子坐下:“那间酒吧现在是他管,还有什么不知道的……云秀呢?”


“先去酒店了,她好像昨晚也没睡好。刚才听他们说下午才开始拍。”


市区倒是离这里不远,但是他们没有车,黄少天哪能大周末的往人堆里扎。他手指无意识地在桌面敲了敲:“不如我们也回酒店?”


喻文州笑着看了他一眼,凑过去他耳边低低说了两句,黄少天耳朵又红了,一下站起身:“别瞎说!赶紧起来趁人少我们去逛逛。”




这里搭了一个民国时期的港口城市,因为贸易往来,道路商铺做得颇为繁华,只不过现在没什么人,倒有点像遗留的观光景点。他们一路东摸摸西看看,最后走进一间当时夜总会一样的小舞厅。可能前两天刚拍完戏,里面桌椅摆得有些散乱,桌面剩下的花却还没枯萎,只是微微蔫旧。


镜头之外的布景也就是那么回事儿,比一般的商业酒吧都差远了,但是黄少天沿着墙边找了半天,竟然被他找到开关,舞台上方亮起一小排彩灯,黄少天掸开高脚椅面的灰,笑嘻嘻坐上去,喻文州站在场内看他,点点头:“挺像的。”


“音箱他们拿走了,”黄少天拍拍眼前的麦克风,“不过还是可以唱一唱,你想听吗?”


说起来,喻文州还是第一次听黄少天唱歌,他买了黄少天的专辑,也看过很多次电视表演,却从来没想过亲耳听见会是在这样的地方。他正要答应,黄少天突然指了指旁边:“哎,不能白听啊,你给我伴个奏吧。”


喻文州顺着他的方向看见阴影中还有一台钢琴,这大概是钢琴刚刚进入中国时的样式,喻文州也觉得很新奇。他走过去打开琴盖,试了几个音:“唱什么?”


“挑你会的弹。”黄少天表示无所谓。


喻文州平时很少给人伴奏,一时之间能弹的曲子确实不多。他想了想,说了一首四五年前的流行歌,黄少天点头说好。




黄少天出道之前跑过酒吧,那时候攒了很多歌,虽然歌词不一定背得全,大概唱出来还是没问题。喻文州选的那首也算耳熟能详,前奏柔软抒情,黄少天看着他在阴影中模糊不清的侧脸,手搁在膝盖上,唱出了第一句。


麦克风只是摆摆样子,然而因为四周空荡,反而将黄少天的声音烘托出来。这和电视或者CD里经过电流处理的感觉微微不同,喻文州越过钢琴看他,以及他们面前整个旧时代的舞厅。黄少天的歌声清冽,甚至有点少年音,但是他们身处的这个环境,却有种曲终人散而腐朽的颜色。黄少天独自坐在舞台上,唱一首浪漫的情歌,底下没有一个观众,灯光微暗不明,空桌椅被尘埃层层包裹,仿佛只有钢琴填补了他断句中的每处空白。


喻文州是看过电影剧本的,大概记得在这个舞厅背景下发生了什么故事。现在他听着黄少天唱的歌,眼前的画面好像渗透了那些动荡时期的悲剧,数不尽的再会离别,还有几十年时光中的孤独。也许是被气氛渲染,黄少天唱歌的背影也让人有些不忍再看。其实一点都不灰暗,可是正因为他发着光,那样的光采无处搁置,在一片残景里几乎刺眼。


喻文州垂下眼睛,手指依然冷静地在黑白琴键上起落,脑子里却隐隐约约冒出一些别的念头。直到歌曲结尾,他低柔抹过最后几个音,听见骤然响起的掌声。




……掌声?喻文州诧异地抬头,才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进来几个剧组的工作人员,正坐在舞池下的桌旁,鼓着掌一脸激动兴奋。


当然她们的激动兴奋是给黄少天的,有个小姑娘喊:“黄少我好喜欢你啊!等会给我签个名吧!”


“好说好说,”黄少天微微一笑,非常有巨星架势地看着她们,“谢谢大家来我的第一场个人演唱会。”


“啊——”下面又开始尖叫和鼓掌,明明只有几个人,竟然也能搞出几分震耳欲聋。看来天底下的粉丝都是一个样,喻文州摸了摸耳朵,并不出来,就留在那片模糊的暗色中看着他们。黄少天随意地转了转高脚椅,继续说:“既然你们来了,那我就再唱一首吧。”


这次不需要讨论,喻文州直接右手下行刮过一排白键,紧跟着弹出非常明快的前奏。这是黄少天第一张专辑的主打歌,活跃热情,最适合炒气氛。黄少天当然立即反应过来,却似乎没想过喻文州会弹他的歌,惊讶地看了这边一眼,然而等他唱起第一句,底下就彻底热闹开了。




可能是谁在微信群里通报了这个消息,总之一首四分钟的歌过去,整个舞厅挤进了三十多个人。黄少天那首歌也算成名曲,不管是不是他的歌迷都能唱出一两句,跟着他的示意一起喊着副歌,乍一看真有点小型演唱会的意思。


有了观众,黄少天的意气再也无法遮掩,他站在舞台上抬起手,锋芒毕露,骄傲和自由,高音扬上去的时候空气里都有电流刺啦作响。然后这个黯淡沉睡的旧舞厅就活了过来,突然之间露出鲜艳的色泽,在喧嚣中不停升温。


随着喻文州连续按下最后几个和弦,黄少天完美收了音,下面掌声轰鸣,他把麦放回架上:“不唱啦不唱啦,谢谢大家!”


他刚走下台,小姑娘们一拥而上围上去要签名,喻文州悄无声息从旁边离开,绕过人群就看见张新杰和王杰希站在门口。王杰希从来是不邋遢的,不管导什么戏、在什么环境,至少都穿一件衬衫,显得非常正经。喻文州看他手插在裤兜里一副琢磨的样子,走过去问:“怎么你也来了…又想加戏?”


王杰希竟然点头:“黄少天的感染力不错,可以试一试。”


“他能不能演是他经纪人说了算,”喻文州笑了,“你可别以为谁都想演你的片子,楚云秀精明着呢。”


王杰希看了他一眼,正要说话,张新杰在旁边平静地说:“别想了,预算不够,下一部吧。”


本来也是说说而已,电影已经快拍完了,剩下零星几段,哪能说改就改。王杰希又看了会被人群簇拥的黄少天,转而问喻文州:“那你和他又是怎么回事?”


“就是你看到的这么回事。”喻文州轻描淡写,“剩下的问新杰,说不定他以后还能给你介绍一个。”


王杰希迟疑了一下,皱眉对张新杰说:“不,我不用了。”


“他说的你也信,”张新杰无奈推了下眼镜,看向还在笑的喻文州,“黄少知道你写歌?”


“还没,所以你们……”喻文州放轻声音,转头看着黄少天向他们这边走来。


“哎哟导演,你们剧组的人真有眼光,一看就经常拍大片。我本来只是想图个新鲜惊动大家真是不好意思啊。”


“没事,”王杰希淡然地说,“周泽楷来剧组的那天也这么热闹,习惯了。”


黄少天噎了一下,刚要炸毛,王杰希突然笑了笑:“你不服气的话,也来演一下我的电影怎么样?”


说完他不等黄少天回答,扬声向还在叽叽喳喳的工作人员们说:“先去吃午饭,一点半开机。”


王杰希真有威严,人群呼啦一下就散了。黄少天盯着他们走远的背影,咬牙拽住喻文州:“我靠,他刚才是不是故意激我?”


“是,所以别理他。”喻文州肯定地说,拍拍他的胳膊,“我们也走吧,云秀应该已经醒了。”









评论

热度(9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