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O_robo

麒麟夏陆夏,EC鲨美,锤基,SD,DC。伞修,魏叶,喻叶,喻黄。狱寺隼人痴汉不能救。剑三,策藏,道剑道,羊花,策花,DNF。我老婆一张嘴能气死我,游戏乃精神食物。今生无悔控萝莉。

【十三月】7

燕麦泥:

7.




也许张新杰的分析很有道理,至少他是站在一个完全旁观者的角度,而当事人自己,喻文州后来曾经想过几次,他和黄少天多少还是受了信息素的影响。Alpha和Omega之间哪有什么道理可讲,黄少天这次选了他,说不定以后也会被其他Alpha吸引,在这样的性别环境下,喜欢变成了一种模糊不清的概念。


但喻文州觉得自己还是挺喜欢黄少天的,不仅是黄少天靠过来的时候他没有拒绝,而是在太阳升起、两个人完整的告别之后,喻文州还会时不时想起他,想要再见他一面。




这不是什么难事,打开电视转几个台,黄少天就出现在屏幕里,茶色的头发在演播厅的灯下别有光采,笑起来单边虎牙若隐若现,不管玩什么游戏总是赢。


今天只是和张新杰在咖啡店坐一会,没想到也能看见他。为什么咖啡店的小电视要放娱乐节目,喻文州有些奇怪的看了眼倚着吧台的领班。


“他是等着看苏沐橙呢。”张新杰说。


“你怎么知道?”


“上次来的时候听过。”


果然过了一会开始放一个娱乐节目,苏沐橙是来宾之一,领班小哥立即直起了身。节目播到一半,黄少天和苏沐橙站在中间合唱了一首歌,歌好听,画面也赏心悦目,喻文州看见领班小哥一脸复杂,笑得茶都喝不下去了。


“怎么不是他们两个传绯闻?”张新杰随口问。


喻文州笑了:“叶修会同意?”


“叶修好像很看好黄少。”


霸图副总手里的信息量……喻文州突然想起来:“王杰希那个片子的男配,你们真的不打算推林敬言?”


入春霸图就开了记者会,宣布正式签入林敬言,但是并没说什么工作安排。张新杰摇摇头:“那边已经定了,用的周泽楷。”


周泽楷?喻文州有点惊讶,他只知道周泽楷是模特出道,这两年演了偶像剧,红得堪比水漫金山,人长得帅怎么都拦不住。电影应该是第一次,不知道能演出什么效果。


“好像下周就开机了。”张新杰说。


喻文州“嗯”了一声。王杰希拍电影捉摸不定,快起来一两个月,也有拖出大半年的。如果喻文州真要给他写歌,最近就得开始着手。


新年伊始就这么忙,喻文州叫服务生结账,对张新杰说:“走吧,我明天还要出差。”




喻文州回到家,收拾行李的时候顺手把王杰希的剧本塞进包里,第二天从候机的时候就开始看。他以前写歌都是有了灵感就写,写完放在李轩那里随便被拿去怎么用;但是现在这样针对一个主题去写,难度立即变大了,他也很少尝试。


不仅要看剧本,之后还得抽时间去剧组看看拍摄现场,幸好王杰希这次只在影视城内搭了个景,没搞到什么深山老林,或者黄土高原内某个火车转汽车再转汽车才能抵达的乡村。


等喻文州出差结束,王杰希的电影正好开机,接下来的那个周末,喻文州买了张机票,飞过去探班。




他事先没有跟王杰希打招呼,一旦开始拍摄,王杰希基本进入六亲不认的状态,外面的电话根本找不到他。


喻文州下了出租车,李轩出来接他。李轩包了大部分电影配乐,开机就来了,打算跟剧组混上一个月。两个人走进影视城,满眼都是记者,喻文州被这种大阵仗吓了一跳:“…干什么这是?”


“有热闹看,”李轩笑嘻嘻带着他绕过去,“今天周泽楷来。”


周泽楷去参加国外的一个时装秀,时间排不开,拖到今天才进组,一大清早就到了,正在里面定妆。今天过后就不会再放媒体进来,记者和摄像都卯足了劲。


这种场合王导肯定是不在的,大家眼看着神通广大的方士谦将一切打理得井井有条。李轩走过去,“神医,再给我们个牌牌呗。”


方士谦转头看见喻文州,和他打招呼:“来了?我这走不开,等会找人拿工作证给你。”


好,喻文州笑着答应。




两个人挤到人堆外面,随便找了张椅子坐着。李轩拿了杯水,压低声音:“这次黄少被提名了。”


按理说月末才会公布各个奖项的入围名单,但是李轩自然有内部消息。黄少天会入围,是意料之中的事,喻文州“嗯”了一声,“提了几项?”


“只知道男歌手,还有制作人。”


喻文州笑了:“哎哟,恭喜。”


之前李轩拿过一次最佳制作,已经不太紧张,他靠着椅背幽幽地说:“其实我觉得黄少这次很有胜算,但是阿策压了别人,哎,你说呢?”


吴羽策就没几次跟李轩压一样的,喻文州笑起来:“那你得把名单告诉我,我先回去听一遍。”


李轩正要说话,突然人群“哄”地炸开,两个人不明所以,连忙也跟着站起身。


站起身就明白了是怎么回事,王杰希这部电影的背景是民国时期,周泽楷穿着墨绿的军阀装,黑军靴白手套,还没戴帽子,一张英俊的脸完完整整露出来,闪光灯瞬间在四周爆起,他就像一个从刹刹霹雳中走出的人。


这下不只是记者,剧组里的助理、场记、统筹、道具……姑娘们瞬间叫疯了,喻文州捂住耳朵,哭笑不得地看着李轩也举起手机狂拍。


“你拍什么?”


李轩忙里抽空对他喊:“你不知道,李迅说……!”


他的话被淹没在群众的呼喊中,喻文州对眼前的景象叹为观止。在场的都是圈子里的人,什么大牌没见过,竟然像普通的粉丝一样。喻文州看了眼身后激动的小姑娘,主动让开位置。




中午清了场,王杰希出现,开始拍戏。喻文州以前去看过两次人家拍电视剧,电影现场还是第一次来,很明显能感觉到气氛的不同。据说电影导演都很有耐心,王杰希更是如此,他导戏的时候很专注,很认真,不会骂人,但也很少笑,就算没有台词和动作的错误,常常也是一遍遍磨,以喻文州这样外行人的角度,很多镜头都看不出NG的上一条和过的下一条有什么区别。


拍摄也和剧本很不一样,连续看了两天,喻文州已经对这个故事有了一种新的理解。


在回程的飞机上,喻文州拿出随身带着的记事本,他写歌词一向手写。机窗外正是黄昏,红霞弥漫在云端之上,在光影的奇妙效果下,有种天地倒转的错觉。


喻文州看了一会纸,又转头望着窗外,这样反反复复,最后写出几个句子。




到了月底,金曲奖的各个提名出来,果然黄少天入围最佳男歌手,李轩入围最佳专辑制作人,此外,那张专辑的主打歌也被提名了最佳作曲。


李轩打电话过来的时候,喻文州正深陷在写歌的中途,主歌已经写完,副歌却写了三个版本都不满意。写东西就是这样的,会陷落在一种情绪中出不来,王杰希那部电影算得上开放式结局,悲伤的情节却不少,喻文州已经将原著和剧本翻得烂熟,期间又去拍摄现场看了一次,好像整个人都被困进那个雨雾缭绕的故事里。


“颁奖典礼你想去吗,我有票。”


“什么?”


“金曲奖。”


哦,喻文州这才反应过来,他半个多月不看新闻了。离开钢琴,他走回电脑前,顺手点开网页,搜了下入围名单。


李轩在那边等了半天没回应:“怎么样?没兴趣?别人都求着我要票,怎么每年到你这票就这么难送呢?”


喻文州笑了:“还是给别人吧,我最近有点忙。”


李轩自然知道他在写歌,也知道写歌的人是个什么状态,只好说:“好吧,那你只能从电视上看我英俊潇洒的样子了。”




挂上电话,这件事情就被喻文州忘在了脑后。


接下来的半个月,他继续过着下班立即回家、不是对着白纸就是对着钢琴的生活。


临近金曲奖,电视和网络上的广告渐渐多起来,喻文州毕竟在杂志社工作,白天偶尔听见同事中的年轻人讨论几句。


午休的时候,旁边的小姑娘在看一个娱乐新闻,正好采访各个热门提名的歌手。喻文州不经意地看了两眼,就看见记者问黄少天入围的感想,有没有得奖信心。


“当然很高兴啦,至于能不能得奖,这种问题你怎么能问我呢?我是一定有信心的啊,谢谢我的制作人,谢谢唱片公司,还有各位评审……你看我连获奖感言都开始想了,你别笑,我觉得入围是个很容易让人开始做美梦的事……”


视频里的黄少天还在滔滔不绝,看视频的小姑娘笑着说:“黄少真烦,你看记者的表情都苦了。”


喻文州也笑了笑,轻声说:“是啊……”


一直看到整个新闻结束,喻文州回到自己的桌子前。他对着日历想了一会,拿起手机给李轩发短信。


——颁奖典礼的票还有吗?




不得不说,李轩是个非常靠得住的人,第二天就把票给了喻文州。


“你怎么又改主意了?”


喻文州把票放进钱包,随口说:“自己写不出来,去沾一下顶级音乐人的仙气。”


李轩乐了:“你请我吃饭啊,我天天让你沾。”


喻文州似笑非笑地看了他一眼:“你练好没得奖的表情了吗?”


……别提了,李轩瞬间贫不下去。他们闲聊过,虽然得奖人的感言也要想上很长时间,但是奖项落空、镜头扫过来的时候,那个瞬间才最让人尴尬。不管再怎么装大度,谁不是冲着奖项来的,群众都知道你失望,甚至用怜悯的眼光看你,李轩说他曾经有一次不想出席典礼,就是因为受不了那种气氛。


“没关系,”喻文州安慰他,“反正大家都看见你英俊潇洒的样子了。”




等到典礼当天,喻文州作为普通观众,拿着票排队入场。当然李轩给的票是很好的,往前隔了两排就是歌手和音乐人。


此时前面还是空着的,歌手们还在外面准备走红毯,喻文州有几年没参加过这种场合,坐下之后四周环绕了一圈,观众们都很兴奋,会馆里嗡嗡嗡嗡地说话声不绝于耳,五颜六色的灯牌已经亮了起来。


过了一会,两排的荧幕开始直播外面的红毯,随着一个个明星出现在镜头里,馆内的粉丝也不停地尖叫。这个效果真的不如在家看电视,喻文州几乎听不清明星被采访的时候在说什么。一直抬着脖子也有点酸,他移开视线,发现那些不走红毯的音乐人和关系者已经悄悄进场了。他看向李轩的位置,李轩正好回头跟别人说话,看见他,抬起手挥了挥。


就在这时,场内突然尖叫起黄少天的名字,喻文州看向荧幕,黄少天正走在红毯上,白衬衫黑西装,系了个暗金的领结,很衬他的头发颜色,笑嘻嘻和两旁的粉丝挥手,真是闪闪发光。


他语速本来就快,场馆里的观众又疯狂,这下更是听不见他对着场外主持人说了什么,喻文州看他嘴型,猜他大概也是说些场面话而已。


没过一会,黄少天走进礼堂内,他是从另一侧的过道进来,坐下之后在凌乱的人群中更是很难看清,喻文州却看着那个方向好一会,直到音乐声响起,他才将视线转向舞台。




颁奖过程是十分冗长的,光是出版奖就颁了将近一个小时,再加上嘉宾表演和广告。终于轮到个人奖,喻文州悄悄离席,走向场馆后侧的洗手间。


洗完手出来,转过拐角,走廊上站着一个人。喻文州愣了一下,他们已经不是第一次在洗手间、或者洗手间外碰到,真说不清楚是什么巧合。


黄少天听见脚步声,抬起头:“……是你啊。”


他用了和上次一样的开场白,喻文州笑了笑:“在等人?”


“没有。”黄少天简短回答,然后转开视线,不再说话了。


真不寻常,喻文州看了一下空荡荡的走廊,和墙上的小型直播荧幕,明白过来。


“你紧张吗?”


他尽量温柔地问。


黄少天双手插在西裤的口袋里,唇线很薄,他不笑的时候,侧脸竟然是有些冷淡的。他不说话,喻文州也陪他看着直播,正在颁最佳作曲的奖,场馆内的气氛非常紧张,就算不在场内坐着也能感受到,很难说这样会对黄少天的心理有什么帮助。喻文州正要开口,黄少天突然笑了一下。


“这个,”他冲着屏幕努了努嘴,“我本来想报另一首歌。”


“哪首?”


黄少天停顿了一下,含糊地说了一个歌名。


喻文州非常惊讶,黄少天说的就是他写的那首歌。那首歌并不是专辑主打,公司是不可能让他报那首的,但这些都不重要,黄少天明明亲口说过,他不喜欢那首歌。


但是喻文州还没来得及询问,颁奖嘉宾已经拆开了信封,念出获奖歌曲的名字。




黄少天释然地笑起来,虽然是他专辑里的歌,但这个奖本来就是给作曲人的,得了跟他没关系,不得也不至于很失落。


至少喻文州看出他不是那么失落,相反有种放心的感觉。再过两个奖就到专辑制作人了,毕竟提名也有黄少天的专辑,再缺席可不好,而且喻文州怎么也得给李轩捧个场。


“回去吧,”喻文州轻声说,“别担心,他们都和你一样紧张。”


黄少天抿了下嘴,终于说:“我得不了那个奖。”


喻文州笑了:“不是对自己很有信心?”


“我有,”黄少天认真地说,“所以才想得。但我去年才出道……”


他去年才出道,毫无悬念拿了最佳新人,如果今年连续得最佳男歌手,确实听上去不太可能。喻文州偏头:“叶秋也是这样过来的。”


黄少天差点跳脚:“叶秋能和别人一样吗!”


当年叶秋从出道就开始拿奖,最佳男歌手连着拿了三年,可他一直不出席颁奖典礼,不参商演,不办演唱会,就是卖碟,谁也不知道他长什么样。后来连专辑也不怎么出了,转做幕后,现在是苏沐橙的制作人,虽然最后一点很少人知道,因为他微微改了个名,现在叫叶修。


叶修的实力、机遇和当时市场都不可复制,大家也都默认不会再有这样的情况出现。黄少天当然不是想成为叶修,但正如他自己所说,他对这张专辑有信心,如果仅仅因为奖项平衡而没有得奖,是很无奈的结果。


不过,就事论事,喻文州说:“我觉得你能得。”


黄少天抬起眼睛看他,在发现喻文州似乎并不只是安慰后,突然笑了一下:“怎么样,要不要打个赌?”


自己压不得奖,让别人压他能得?喻文州被这种诡异的逻辑逗笑了:“你想赌什么。”


黄少天转转眼睛,浅色的瞳孔变得狡猾起来。


“你知道我想要什么。”




黄少天对那件事的惦记竟然还没过期,喻文州简直不知道要说什么。


他穿着黑白分明的正装,头发是新染的,不见一点偏色,这样近的距离下像个小王子。


但是喻文州知道他并不是规规矩矩的人。


在看见机会的时候,他会露出锋利的爪牙。




——不管他怎么想,先顺着他,等他放松了再把他引到你的布置里。


——你不是最擅长这个?




“好,”喻文州笑了笑,“如果我输了,就答应你。”




黄少天似乎没想到他这次会干脆同意,但他只愣了一秒,马上反应过来。


“说话算话,你可别赖账。”


“不会,”喻文州看着他,“那你呢?”


黄少天迟疑了一下:“我?”


会场内的音乐声再一次响起来,两个人同时意识到必须回去了。


“我输了就答应你一件事,随便什么都行。”


黄少天飞快地说,至少看上去已经不那么紧张了,拉了下喻文州,“快走快走,不然云秀又要骂我!”




他们各自从两边的通道悄悄走回座位,正好遇上颁奖人致辞完,屏幕上开始滚动各张入围专辑和制作人。喻文州看见镜头对准黄少天的时候,黄少天笑嘻嘻抬起手,摇了摇拳头给李轩鼓劲。


李轩走上台领奖的时候,喻文州笑着鼓掌,也不知道他看见没有。他也不是第一次拿了,上次的表现被朋友们笑了好久,这次总算游刃有余,称得上风度翩翩。


回去他就得大宴宾客,喻文州想,要挑个好的饭店。




终于屏幕上出现最佳男歌手的字样,这是关注度最高,竞争最激烈的奖项。主持人还在讲话,二三楼的粉丝已经喊翻了天,镜头切换到几位提名歌手,虽然大家都在微笑,弩张剑拔的气氛一触即发。


种种悬念和姿态做足,两分钟后开奖。


得奖人不是黄少天。











评论

热度(10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