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O_robo

麒麟夏陆夏,EC鲨美,锤基,SD,DC。伞修,魏叶,喻叶,喻黄。狱寺隼人痴汉不能救。剑三,策藏,道剑道,羊花,策花,DNF。我老婆一张嘴能气死我,游戏乃精神食物。今生无悔控萝莉。

【十三月】6

燕麦泥:

6.




“他不是圈子里的人。”楚云秀将一个档案夹放在黄少天面前。


“等等等等…”黄少天小声嘀咕,手指飞快在手机键盘上跳跃,屏幕上不停炸开缤纷锦簇的色团。又过了几秒,终于出现过关的字样,黄少天向后猛地靠了一下以示振奋,然后扔开手机,直起身将桌面上的文件夹抹到手里。他仔细看了一遍那两张薄薄的纸,“哎哟云秀你至于吗,连人家在学校里参加过作文比赛都翻出来了……这是什么?文具店?这张照片倒是拍得不错……”




资料上的履历十分平常,总之没有任何和娱乐圈有关的事件,制作、投资、后台、宣传、连群演之类的记录都没有。虽然和李轩确实是高中的同学,不知道跟王杰希是怎么认识的,王杰希可不是随便能混熟的人;而且喻文州竟然连那个酒吧的内场都能进去,谁不知道那里和霸图的关系。


其实最让黄少天起疑的并不是喻文州的人际关系,是他说出的话,常常让人觉得他是站在里面的,不然怎么会看得那么清楚。那晚在床上,黄少天本来想问他,结果被喻文州的手指弄得意乱情迷,张开嘴只溢出潮湿的呻吟。


当然天一亮黄少天就清醒过来,过了两天他对楚云秀说去查一查,现在却只查出一片空白。




楚云秀在另一张椅子上坐下,整理了一下裙摆:“还有一种可能……”


“他前男友是圈内人。”黄少天随口哼了一声,眉梢微微有些冷淡。


听出他情绪里莫名的酸劲,楚云秀挑起眉。黄少天回过神,扫了她一眼,迅速换上笑嘻嘻的表情:“你看,我是说,他会不会跟王杰希或者张新杰有过一腿?这是多大的料啊,怎么样你有没有点激动!”


楚云秀翻了个“这种小道简直是拉低我的格”的白眼,正红色的指甲敲了敲桌子:“别打岔,你又是怎么回事,惦记了这么久都没搞定他?”


黄少天丢开纸张,向后靠近椅背里,撇开脸抱怨:“不能怪我!他特别麻烦,软硬不吃。”




说实话楚云秀也觉得奇妙,黄少天现在刚开始红,意气风发,就算不看明星光环,他本身的条件也是极好的,真不知道那个喻文州在挑什么。楚云秀眨眨眼睛:“少天,你们是不是在床上……”


“我靠靠靠这是隐私行吗你能不能像个姑娘家!!”黄少天嚷嚷起来,耳朵毫无意外又红了。


“……别瞎想,我只是想问你们在床上的信息素是不是不合适。”


楚云秀一直很受不了黄少天这点,平时嬉嬉闹闹,脸皮反倒薄得要命。


“没有吧……”黄少天嘟囔,不合适怎么可能做第二次,而且喻文州亲他的时候明明也、


再想下去耳朵就更热了,黄少天连忙退开椅子站起身,烦躁地摆摆手:“算了算了别管他,说得好像世界上只有他一个Alpha一样!再去找找别人吧。”




其实不是那么容易找的,信息素对得上,性格也要有感觉,而且楚云秀也觉得喻文州是最好,才会放任黄少天这段时间的举动。喻文州看上去清醒又聪明,不是圈内人就更好了,不用担心给黄少天惹出什么麻烦。


但是现在喻文州不愿意也没有办法,虽然她觉得黄少天似乎对她隐瞒了点事情。


“那就再去找找看。”她将掉落的刘海挽在耳后,轻声说。




还没等黄少天找到可以发展的新对象,他那个被人盯上的绯闻还是炒了出来。


一群人去吃饭,最后出来的时候女方跟他讲起私事,两个人落后了一些,就被拍到单独的照片。没过几天各种“知情人士”纷纷爆料,说什么那个女演员是黄少天出道前在驻唱的酒吧就认识的,那时候常常等到深夜然后一起回家。


黄少天出席一个代言活动,记者们举着长枪大炮,全在追问绯闻的事。黄少天一开始只说是朋友,直到有个记者问:“黄少,听说她当初觉得驻唱没前途,你为了挽回她才决定做歌手?”


黄少天停顿了一下,似笑非笑的看他:“这个说法有意思但你可别拿我竖着当箭靶,要是那么简单就能做歌手,说不定很多情侣都要开始吵一吵了,到时候谁负责啊。”




喻文州是在咖啡店里看到这段的,张新杰在旁边说:“这句说得不好,生硬了。”


喻文州笑了笑:“他对唱歌还是有点认真。”


张新杰喝了一口茶,突然说:“我听店里的人说,他初一那天晚上是被你带走的?”


这句话讲得哪里不对,好像又没错,张新杰虽然每天作息规律,该知道的消息倒是一个不漏。喻文州想了一会,还是决定用微笑回应一切。


“他挺好的,和你很配。”张新杰继续用平铺直叙的语气说着吓死人的话。


“你还管这种闲事啊,”喻文州忍不住笑起来,随口问,“那你觉得他哪里好?”


“积极,正面,很有感染力。”张新杰准确地说,显然之前就观察过黄少天。喻文州觉得自己似乎应该为朋友认真的关心稍微感动一下,没想到张新杰后面还接了一句,“适合你写歌。”


喻文州哭笑不得:“你是建议我为了找写歌的灵感和他在一起?”


“没有,我是说,”张新杰镜片后的眼睛微微一笑,“这两件事可以同时进行,他既值得你喜欢,也值得你为他写歌,不是正好,你那首歌半年还没……”


好了,李轩,王杰希,现在连张新杰都开始拿那首未完的歌说事。喻文州放弃的揉了揉眼睛:“这个以后再说……而且你别说得那么随便,他又未必喜欢我。”


“你会追不到?”张新杰露出惊讶,重新看了眼电视里的黄少天,“…但他不是跟你走了。”




这正是他和黄少天之间的复杂之处,两个人想要的不是一回事。这个问题喻文州一时说不清楚,也不想细说,无奈摇了摇头,伸手叫服务生过来结账。


“难得你也会碰壁,”张新杰不知道想到什么,若有似无地笑了一下,“不过我还是看好,不管他怎么想,先顺着他,等他放松了再把他引到你的布置里。”


他看着喻文州,“你不是最擅长这个?”









评论

热度(9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