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O_robo

麒麟夏陆夏,EC鲨美,锤基,SD,DC。伞修,魏叶,喻叶,喻黄。狱寺隼人痴汉不能救。剑三,策藏,道剑道,羊花,策花,DNF。我老婆一张嘴能气死我,游戏乃精神食物。今生无悔控萝莉。

【魏琛/蓝雨中心】想当初 01

长短行:

黄少天提着行李站在G市火车站的出站口。


四周全是人,挤挤挨挨地像要把他卷到不知名的地方去。黄少天人小胆子大,丝毫不慌,揽紧了行李另一手抓着手机冲对面大喊:“老大!!老大你人在哪呢!!我在出站口呢你再不来我就被拐骗走了!!”


电话里的人哼哼唧唧:“拐,拐,拐得走算他本事,你原地站着不许动,我往过去走呢。出站口那个路灯下面是不是?”


黄少天继续嚷嚷:“你能靠点谱吗,这一排路灯呢!你好歹说个第几个呀……哎、哎老大你快点来!过来了个坏人一直盯着我!!过马路的时候叼个烟就开始看着我了肯定是个人贩子……他离我越来越近了!他朝我走过来了!!他——啊!!! ”




人贩子一巴掌兜了在他后脑壳上。


“拐你干屁,细胳膊细腿的,扛个大包都得倒贴饭钱,”来人沙滩大裤衩紧身白背心,踩个凉拖叼个烟,如今人贩子都不这么露骨。


他一手插裤兜里,一手向矮他一个半头的黄少天伸了过来:“索克萨尔,魏琛,今天开始是你队长。”


十五岁的少年黄少天被一巴掌拍闷了,讷讷把手伸过去。


真晃眼,这人怎么这么高啊。


他仰着头把眼睛眯起来,文不对题地想着。




两个人打了出租回俱乐部,一路上边走边堵,耗时良久。黄少天第一次来G市,一路上东张西望的,时不时看看魏琛,希望他能有点东道的样子,好歹介绍一下市容市貌风景名胜,魏琛哪来的这种觉悟,坐在旁边吹着口哨看着车窗外的长龙,黄少天回头几次,都看他一脸得瑟美的不行,到底是憋不住了,拿胳膊肘戳了戳他:“哎哎,老大,这条路下去到哪儿了啊,咱们俱乐部在哪?”


魏琛一段小曲儿正哼得投入,摇头晃脑的,不搭理他。


黄少天继续戳戳戳:“说句话啊?理理人啊?在这傻乐什么呢?”


“乐什么你说呢?”魏琛用眼角的余光瞥了他一眼,又露出了那种得意的神色,“乐可算把你骗过来了呗,你爸妈那关费劲死我了,怎么那么难哄。”


黄少天觉得前排司机狐疑地回头看了一看。


“我爸最后打电话去联盟的法律部门问了,确定了合法才放我来的。”他连忙补充了一句。


“哎呦还有法律部?我还以为他们打算弄个皮包公司,干一票就散伙呢。”


司机又回头看了看他俩。


魏琛倒一点也不收敛,就着司机的眼神指了个方向:“左拐,下个路口劳驾左拐,哎哟师傅你走的是直行道啊,并道还来得及吗?”


司机恨恨瞪他一眼,抓紧并道去了。




不久后黄少天第一次踏进了蓝雨俱乐部。


两层楼,一层是训练营,二层是战队训练室会议室。魏琛直接带黄少天上了二楼,哗啦一声推开了最大一个训练室的门,拍着的肩膀把他往前一带,推到了训练室中间:“来了,夜雨声烦,就是这小家伙!”


一堆脑袋从显示器和靠背椅后冒出来,目光全落在黄少天身上。


都是些二十郎当岁的年轻人。


前些日子在队长的指使下,他们每个人都没少折腾这个叫夜雨声烦的小剑客,上道一点的带上赌注约战竞技场,下作一点的,一群人围杀他完了还要堵复活点,可谓是无所不用其极。


后来知道了魏琛的打算,大多数人心里可都打了个小鼓。


私人恩怨也就罢了,下这种狠手,居然是打算拉人家来加入战队,所有人想着自己的所作所为都狠狠抹了一把汗,觉得人家不记恨个三两年就很不错了,进战队这事八成是没戏的。


结果今天这人就站这里了,这多少也有些惊悚。大家都放下手头的事情围了过来。


大多数人在抓紧时间吐槽队长。


“多大点个孩子啊,魏队,你联系好人家爸妈了吗,可别过几天让人家家长给告了。”


“怎么这么小,哪年的啊?有十六了吗?”


“魏队你真没人性,这么小的孩子你也欺负。”




也有和黄少天打招呼的。


“小烦,记得那个堵了你三个小时的弹药师吗?”


“烦烦,你上次刷着骂了一百多条世界的那个气功就是我,你好你好!”


“你一边去吧,夜雨你好啊,你差点把那个弹药师干掉的那次,打的很漂亮!我是那个在旁边给弹药师刷血的牧师,刷的我还挺累的,你打的累不累?”




黄少天觉得自己积累了一路的忐忑和培养了一路的尊敬在这一刹化为乌有。


他想大喊我靠我靠就是你们啊下手那么狠是人干的事吗有本事来PKPKPKPK单挑单挑单挑,但一个迟疑下时机就已经全失。随后他就像个被扔进孩子堆的大号布偶熊,有人揉他脑袋有人捏他肩膀,还有人拉着他手看来看去啧啧有声地感叹他的手速。这群人年纪都比黄少天大,看到他像看到从小黏着自己玩的邻居家小屁孩似的,可是一点矜持都没有。


一群人围着他和魏琛,嘻嘻哈哈了一会,就又回到了各自的位置上,训练室在片刻的喧哗之后又恢复了安静,每个人又重新把注意力投注在了训练上。


现在正是荣耀联赛第一赛季常规赛的收官期,蓝雨战队积分第六,还在为保住季后赛的门票而努力。






魏琛交待他今天好好休息一下,等明天训练营的学员名单彻底定下来后就跟着他们一起训练,但年轻人别的没有,就是精力恢复的快,黄少天把行李丢进了宿舍冲了个澡,在自己的床上打了几滚就觉得自己血蓝全满,闲不住了。


宿舍所在的楼层一片安静,黄少天溜溜达达的从自己的屋子出来,只觉得脚步重一点都是噪音,走路都走的格外小心,悄无声息地走到了楼梯道。


结果这静悄悄地一拐弯不要紧,与此同时拐角里也传出了砰地一声。


黄少天被拐角处正在关门的人吓了一跳,对方也很明显被他的无声无息弄的一个激灵。


这是谁来着,他努力地回想着魏琛介绍过的每一个人,中等个子,带副眼镜……


“方队,是方队吗?对不起啊我其实还有点没认清人,就记得老大介绍你的时候一晃就过了……”


对面人抱着一个大牛皮纸袋笑了:“是我是我,你在这轻手轻脚地干什么呢,吓我一跳。”


这位副队长看起来比魏琛要靠谱的多,黄少天把自己闲得无聊这件事告诉他之后,方世镜表示自己正要去训练营,顺路可以一起过去,也熟悉熟悉俱乐部里的环境。和魏琛打交道过久的黄少天一时间如沐春风——有问必答,答的还都很靠谱,这种久违的感觉让黄少天对副队长产生了十分亲近的感觉,两人边走边聊,黄少天忽然想起来一件事,就问方世镜:“哎对了副队你是哪个角色来着我怎么忘了啊?”


“呵呵,刚才人那么多,记不清太正常了,我是江枫渔火。”




江枫渔火是网游里一个用神圣之火追着自己烧了半条街、还手他就刷血,不还手他就上减速拖住自己、最后招来大部队把自己灭了的牧师。


黄少天觉得自己需要学习的还很多。






方世镜从训练营发完测试成绩回来后,战队已经是下午休息时间了。


“其实以他的水平,跳过前半年的训练也没关系,跟着到队里来磨合一下多好。”他进屋就抱起茶杯,坐在桌子上对魏琛说。


魏琛烟叼在嘴上,正在火急火燎地满屋子找打火机:“新来这保洁大姐太凶残了,我这打火机放一个她扔一个,这第八个了!”


“老板特意交待的吧,这训练室里,你也克制一下,”方世镜答了他一句,继续追问:“问你话呢,把少天扔训练营去,怎么打算的?”


“还能怎么打算,咱们最近有精力带他磨合吗?再过两轮打嘉世了,妈的,叶秋这架势我还真有点头疼,咱们得再好好琢磨琢磨。”


把最后一个抽屉翻了个底朝天也没找到一件能点烟的家伙,魏琛只能过来搭方世镜的肩:“走走走,上顶楼溜一圈去。”


“黄少天,”方世镜看着魏琛,“你就没打算把他放在咱们这队里吧。”


魏琛顿了顿,咂了一口还没点燃的烟,又拍拍方世镜的肩膀:“走吧,上去吧,带上火。”




方世镜也抽烟,但烟瘾不大,人又比魏琛整齐一些,所以就常常沦为魏琛的移动打火机。


天台上风大,两人遮挡了半天才把烟点着,青烟一起来就被风搅乱,不及升腾就散去了。


“说说吧,连我都瞒没意思了啊。”


方世镜和魏琛相识于网游,有过一段兵戈相见不死不休的岁月。他玩过不少职业,对所有读条远程都颇有心得,遇见魏琛的术士后棋逢对手,两人的技术也好猥琐也好,在那一时期都得到了长足的进步,打到最后各有进益,方觉臭味相投,私交渐笃。直至后来一起被蓝雨邀请成了队友,这番际遇他们也彼此都觉有趣。


“瞒得过吗,你不也看出来了,”魏琛左右活动着肩颈,“让他再费劲适应咱们这个队伍,不划算。他以后的队友又不是我们。”


方世镜听他这么说,出神想了一会什么,跟着点了点头。


魏琛继续说:“我不信你没感觉啊,就说现在这一天训练,晚上再复个盘,你累不累吧老方?”


方世镜不干:“滚你的蛋,谁老方,你别把我叫老了。”


“就说累不累吧!”


“……比十八九岁那会当然比不得了,但还行,累归累,补得回来。”


听他这么说,魏琛嘿然一笑。


两人谁都不接腔了。


现在还补得回来,一年以后呢?两年后又会怎样?


他们都知道自己的巅峰时期已经不久,早期网游的野路子带给了他们更多的游戏乐趣和经验,但也带来了很多对于职业选手来说不可逆的损害和难以改正的坏习惯,这些都让他们的职业生涯变得格外有限。


“都到今天了,就别让他重蹈咱们的覆辙了,多可惜。” 魏琛吐了一口烟,“跟着训练营,把毛病去一去,习惯培养一下,好好打,打个十年八年的。”


“看不出你还挺贪心的,十年八年,我们能再打个三四年不错了。”


“屁,怎么听话的,我这说少天呢。”


结果方世镜似笑非笑地看着魏琛:“哟?戳中你心事了?你这次就没有点找个接班人的意思?”


魏琛勃然:“接你妹妹个腿,老子风华正茂,再战五年毫无问题,今年还要在决赛上揍叶秋那个小兔崽子呢,要找也是找个跟班,找什么接班人。”


“真不是打算交班?”


“再扯淡信不信揍你啊!”


“好好好,队长您息怒呗,”方世镜挥挥手把烟头碾灭在水泥台上,如释重负地出了口气,“今年的战绩离期待值有差距,我知道你压力大……俱乐部那边别太在意,试水一年的准备他们还是做好了的,这一年打好基础最重要,别急,别乱动其他心思,蓝雨是要你带着夺冠的。”


魏琛一脸见了鬼的表情看着他。


后者笑话他:“装,装,继续装吧你就。”


两人面面相觑,最后终于是魏琛憋不住了,捡着烟屁股狠狠吸了一口:“也不是急。”他眉头蹙起来,像在组织语言一样地侧着头,“你说咱们在网游里,说句实话吧,横行霸道惯了,厉害角色就那么数得上的几个,今天你状态好你赢,明天我心情好我赢,胜负也从来没这么绝对过——可是你看现在。”


“咱们打的这么难,我是万万没有想到。前八的队伍,哪个都不是省油的灯,尤其叶秋那小子简直像不要命一样,以前玩的时候没见过他这么拼过,嘉世那个气功师也挺了得的,现在能拦他们一下的,我看也只有老郭了。”


“……按你这么说,咱们下下轮对嘉世,有多少把握?”


“哎哟你这什么表情,想什么呢!”魏琛看着方世镜有些担忧起来的神色,忽然捶了他一拳,咧嘴一笑。


一个既兴奋,又极其享受的笑,好像即将面对的事情将带给他莫大的愉悦。


“胜负且不论,但有件事我可清楚的很——叶秋他妈还欠老子两场带材料的竞技场呢,算给他打个折,这次一并跟他清算干净!”






在教室门口和方世镜分手后,黄少天并没有马上离开,而是又在教室后门那里逗留了一会。


教室里全是和他年龄相仿的少年,三五成群地扎堆聊着什么,方世镜把一叠测试结果交给训练营相关人员后,整个教室的人都安静了下来,全部都眼巴巴地往讲台看过去。


一瞬间黄少天觉得自己又回到了初中,放假的前一天每个人都在等着期末成绩,心情又期待,又忐忑。


他觉得特别有趣,就靠在后门那里看。




为了配合各大战队训练营的建立和发展,联盟结合荣耀中对各项基础数据的要求,出了一套基本测试,主要包括了对手速和游戏熟悉度等几个方面的测评,一般用于战队甄选学员,也用于有志于此人用以自测,职业圈要维持它的高水平,一定的硬性数据基础也是必须的,虽然联盟没有明确规定,但基本上这份测评数据不达标的人,大多也都知难而退了。


现在教室里正在发放的,正是这份测评的结果。




“最后这部分是手速不合格的同学……点名的时候举一下手,我把测评报告发给你们。”


训导员的声音在说这句话时特意放的比较柔和,其中夹杂着的是掩饰不去的惋惜。


对游戏的了解可以补,技能的操作可以练习,但手速,尤其测试的是绝对手速的情况下,如果成绩不合格,那基本上可以说是不具备成为一名职业选手的资格了。




黄少天人在教室后门,根本听不清前面教导员说了什么,只觉得一时间整个教室的人都安静了不少,想必是什么重要的事情,也就格外注意地看了起来。


教导员每说一句什么,就有一个人迟迟疑疑地举起了手,再迟迟疑疑地接过教导员递来的一叠东西。好几个人看了一眼结果直接就伏在了桌上,也有捂住嘴巴呜咽出声的,十几岁的孩子,都不太会刻意控制情绪,所以在分发的是什么东西,哪怕不明就里,也能猜到八成。


教导员手中的结果越来越少。


差不多倒数最后几份的时候,叫到的是一个坐在中后排的少年,听到自己名字的时候,他不仅仅是举起了手,还整个人都站了起来,双手接过了教导员递来的报告。


教导员安慰地拍了拍他的肩,又离开了。


而这个少年并没有坐回去。


他在一片窃窃私语中笔挺地站立着,双手捧着那份报告,静静地看了片刻,然后伸手翻过了第一页的结果,开始详细地阅读随后冗长无趣、对他而言或许还有些残忍的结果分析。


但是没有人注意到他。此刻最后的成绩也已经全部发完,整个教室恢复了喧哗,前台上的指导员已经被一群学员包围了起来,每个人都在惴惴不安地询问着自己的未来。


我会被录取吗?我的成绩还能再提高吗?这份评价准确吗?我以后能进入战队吗?


到处都充斥着诸如此类的疑问,而最后那一部分手速被判死刑的人,则连提出问题的力量都已失去了似的,有的已经开始整理东西准备离开,有的则还在发呆,更多的人是故作洒脱地大声地谈笑起来。




门外的黄少天都被这一下变乱的气氛弄的有点摸不到头脑,他不知道教导员说的话,也听不清别人乱哄哄的都在讨论些什么,只能定下目光去看那个孑然不动的人。


他看着那个少年,少年却在怔怔盯平摊在面前的几页报告,片刻之后伸出手将它们整理成一叠攥在手中,然后几不可辨地、轻轻地点了点头。




决定了什么事情吗?


黄少天凭直觉这么猜想着。




短暂的混乱之后教导员开始进行下一道程序。成绩既然已经分发完毕,接下来就是要确定进入训练营的正式报名了。之前的测试阶段只进行了简单的知识普及,也并不算正式的训练,但如果决定要正式进入训练营,性质将和就读一所学校差不多,需要花费的时间和精力可就没有这么简单了。


已经有一批人在得到并不如意的成绩之后离开,教导员清点了一下此刻教室里的人数,表示请每一个被点到名的同学举手告知要不要正式报名。




一次一次举手,一次一次是与否,很多人在这个路口与荣耀分道扬镳,但更多人自此之后,将它刻入骨血。




黄少天一直注意着刚才那个少年,现在他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容色安定,显然已经早就有了选择。前排的登记人员很快就叫到了一个名字,而他在听到“喻文州”三个字的时候,毫不迟疑地举起了手。


“喻文州是吗?”


“是我,我报名。”


低头写注解的教导员抬起了目光。


“我确定一下,你……要正式注册为训练营学员吗?”


“是的。”


“……好的,下一个。”


点名波澜不惊地继续了下去,依旧没人注意到教导员这个多出来的问题。


但黄少天看到了,一直安之若素的少年喻文州,在回答了这两个问题之后,露出了一个如释重负的笑容。




并不是怕困难。


也不是担心被否定、被看轻、被放弃。




当年的喻文州最怕的,只是错过荣耀而已。




【TBC】

评论

热度(553)